金龍書庫

l3qbn人氣玄幻小說 女公關的奇聞怪錄笔趣-第二百零四章 冰棺相伴-lg6se

女公關的奇聞怪錄
小說推薦女公關的奇聞怪錄
我昏昏浩浩地醒来,发现自己去到了一个以前从未来到的地方,我躺在地板上,这普通的地板没什么两样,地板长约2米,宽和高约1米,是用石材砌成,上面十分干净一尘不染,看有些新做的地板,地板上面有些雕刻的凤凰样式的花纹。除了这个地板,周围都是漫无边际的红水,那水的颜色就如同鲜血一样的夺目,也不知道这水有多深,而这个地板就漂浮在红水之上,有着说不出来的诡异。
我已经无心仔细欣赏了,我现在急于找到火炎,可是周围根本就没有火炎的踪迹,火炎去哪里了呢?当我从地板上站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刚醒来脑袋供氧不住,我一下子要摔倒了地板上,我的膝盖很不幸的撞到了地板上,地板发出了“咯噔——”一声。
甜妻萌萌噠
我的心一颤,因为要是正常的地板,摔到地上应该没有杂音,只会发出“蹬——”地一声,这说明这个地板里面是空心的,不然就不会传来嘈杂的回声,会不会火炎在地板里面呢?我想到这里,用手使劲的拍打着那地板,嘴里大叫道:“火炎……火炎……你在里面吗?……”
终于,在我用力地敲打下,地板里发出刺眼的光芒,照得这个地方整个像白天一样,地板也裂开了。火炎的俊俏的容颜展现在我的面前,令我没想到的是,这地板底下竟然藏着一个“大冰棺”,那是一个四周都结上厚厚一层透明冰的长方体,“大冰棺”的中间却是空心的,而这地板只是包裹着“大冰棺”的外壳,我清理着碎裂的碎裂的地板,把它们一片接着一片丢进了红色的血水当中。
火炎被透明的“大冰棺”冻在中间,就像活人一样躺在里面,要不是四周的菱角,真的无法分辨是死是活,火炎头上戴着金饰凤冠,身穿一身洁白的古装,腰里挂着一块凤式玉佩,双手在胸前互挽着,他的打扮和一个女人要嫁人似的,真不知到火炎遭遇了什么。
我拿出火机,这原本是为了预防蜡烛台被风吹灭了而准备了,可是现在那“大冰棺”的冰面坚硬无比,我捶得小手都快冻伤了。我想用火机的火烤化冰,虽然这个想法很幼稚,但在这种情况下我也别无他法了。
我烤了一会儿,然而,不仅“大冰棺”外表丝毫不动,而且我的整个胳膊也慢慢的变凉,身上结了薄薄的一层冰,懂得我嘴唇发紫,浑身打颤,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我废了半天劲,只能放弃了。
就在这时,诡异的一幕再次上演了,冰柜中的火炎脸慢慢地开始有些变化,那五官化成和那杨林做的人皮画像上的女人纯儿一模一样,化成纯儿的火炎,脸上浮现令人惊悚地笑容,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那“大冰柜”发出“噗通”地一声沉默在血水当中。
接着,我在水中扑腾了几下,我能感觉到这血红色的水中有东西在拉我脚。水性极好的,眼看着就要溺水了,我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还有做着挣扎道:“放开!别拉扯我的脚我不想跟你下去。”
在我说完之后,我的双脚还真的被放开了,我连忙向前游去,可这四面八方就只有血红色的红水,我又能游到哪里去了呢,就在我游了没多久,在我不远处的水下潜游着一个身穿着嫁衣的女人。
我定睛一看,又是那个叫纯儿的魅鬼!我看到纯儿那惨白的脸上露出诡异笑容,她身上所穿得衣服正是我在“大冰棺”里看到的那件嫁衣。纯儿在水下速度极快,很快就游到了我身边。就在这时候,我耳边突然听到冰冷声音:“下去吧,下面的世界很好玩,你的英俊的朋友还在等着你。”
我的美人爹爹 惟我
——什么?火炎难道在血红色的湖水底部吗?
那叫“纯儿”的女鬼追上了,我本想甩到开她逃命。可我感觉那双脚好像动弹不起来了,于是我回过头来只见那惨白的鬼手已经抓住了我的脚腕,纯儿那苍白的鬼脸露出凄冷的笑容。顿时那恐惧袭扰了上来,拼命的划着水。可无论我怎么努力就是在原地里打转,我被那水鬼拉扯着,感觉到自己身体慢慢下沉了。惊慌之中那水便从我的鼻子灌进了肺部,顿时意识变得模糊了起来。
我看到那女鬼纯儿那苍白的眼睛发出惨惨的绿光,那诡异的笑声常在我耳边响道:“下来吧?你的朋友在下面好孤单。”
——不……我还不想死……
我一想到死亡,我发出咆哮声:“我不能死!!!”
混世戰魔
廢土幸存者 夏天青蛙
紧接着,这整个空间化成碎片崩塌了,什么血水、什么“纯儿”的女鬼……
当我的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我看见我回到了山洞里,那壁画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我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方池,那方池中的水是血红色的,而这方池中浸泡着羊头女人的尸体和一个拼凑成的美人。
为什么是拼凑成的美人呢?那美人和画像之中的人皮女人纯儿长得一模一样,只不过,她现在呈现在我的面前是一具尸体,这具尸体的全身都是拿黑色细线补起来的,这具拼凑的尸体非常美,唯一的缺点就是这具尸体缺了一双眼睛。
整个山洞弥漫着一股怪异地味道,我想了起来,这就是我之前闻到由墙壁散发出来的毒气的味道,我赶忙用手捂住鼻子,但转念一想,这怪味道都充斥了这么久了,我要是被毒气熏死早就死了,我既然能醒过来,这应该说明我对这气体产生了免疫。想到这里,我松开了手,果然没有出事。
我望着眼前的血池,只是觉得尤其的恐怖,那些怪气好像就是从这血池中散发出来的,我得赶快离开这里才行。我想到这里连忙转身,没想到转身的时候,却对上一张脸——火炎脸色僵硬,目光呆滞的出现在我的身后。
“火炎……”我有些激动地叫着火炎,无论我怎么叫火炎,火炎就像一个植物人呆呆地站着,仿佛根本没听到我在说什么,我有些难过地问道:“火炎,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火炎依然没有回答,而一个阴森森地女声慢慢在山洞中回响:“宿星,没用的,他中了我的魅惑之术,你是唤不醒他的。”
我回望了这个山洞四周,却没有看到任何多余的人,我吓得连忙丢下火炎,想要离开这个山洞,可是,当我走到那山洞的门口的时候,我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给弹了回来,我从地板上站了起来,很狼狈地拍了拍屁股,对着山洞大喊道:“到底是谁,在这里装神弄鬼的,快点出来!?”
重華歸
“呵呵呵……宿星,你还是没有变,千百年来你一样的自私、冷漠。”那个女声在此在山洞里响了起来,还是那样来的无缘头。
那个声音的女主人仿佛是认识我一般,我不解地大喊道:“你到底是谁?快点出来,我不怕你,真的不怕你……”
婚不可
“那你来到血池边,你就会知道了。”那个女声对我命令道。
我毫不犹豫走血池边,冷漠地望着羊头女人和拼凑的尸体。
“这个城堡里所有的秘密不是一直都在你身边跟随着你吗?宿星,那个秘密就是我。”就在这时,那羊头女人的尸体哗啦地从血池中立了起来,而她的声音竟然和女鬼纯儿一样。
我记得羊头女人曾经告诉我,她的名字叫白泽,我这个时候,才知道这个声音的来源,是来自羊头女人的,我吓得连忙离血池中立起来的羊头女人白泽的身体远远的,我对白泽质问道:“你到底是什么来历?!”
羊头女人白泽恢复了自己的声音说道:“我就是纯儿,纯儿就是我,我们两个是一体,这不就是和你一样吗?宿星。”
“你在说什么,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对羊头女人白泽质问道,她似乎知道我身上的秘密。
羊头女人望了我一眼,她的眼中闪出幽红色的光芒,她地语气里对我满是同情地说道:“宿星,有些事情还是你不知道的好,最好还是永远都忘记,永远也不要想起来。”
“到底是什么事情呢?”我充满了疑惑,羊头女人白泽给了我莫名地亲切感。
“我乃是上古神兽的化身,我答应了一个人,永远不告诉的,神兽是最守诺言的。”那羊头女人说道。
我顿时感觉到无力吐槽,对那羊头女人白泽问道:“那你能告诉我什么?”
羊头女人的嘴角浮现诡异地笑容,她指了指血池中的另一具尸体,那个被缝合的神秘的女尸,她缓缓地说道:“我能告诉你这具尸体的来历。”
“咦?这些和城堡有什么关系?好像和我想要知道的有些远了吧。”我根本不在乎这个女尸的来历,我更在乎的是关于这个城堡里隐藏起来的秘密,还有杨林为什么要把我困在这里,杨林所建立起来的那些人形蜘蛛、守墓画到底在守护着什么?
羊头女人发出虚无缥缈地声音,那些声音轻飘飘地勾勒着我的神经,她说道:“所有的事情都是一起的,要想知道这些事情,只要知道血池中的另一具的女尸的来历,所有关于城堡的谜团都会自然而然的解开了……”
随着羊头女人地声音,我被带到了另一个女人的回忆当中……
待续……

Categories
懸疑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