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龍書庫

kbzme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帝凰之淚 新域-第二七三章 曾經……讀書-hjsap

帝凰之淚
小說推薦帝凰之淚
第二七三章 曾经……
“不为什么,你,该死!”
如晴天霹雳般,这句话在凰夜的脑子里回荡着……
凰夜抬头,眼睛里写满了不可思议,和刚刚一模一样的情景,再一次重写,只不过这一次,那一个个的祭司,换成了另外一些人,不变的是这些人依旧熟悉。
看着这些熟悉的人,做出了同一个动作,那就是朝她伸出了手,袖间无一例外,都朝她飞来了锁链。
那锁链……
凰夜笑了,是幻觉吗?
这锁链和刚刚记忆中,简直一摸一样,符文,还能看到楚幽在对她笑……
手脚、腰、脖颈,都被锁死了。
想想刚才的黑暗,刚才的坠落,她就算是死,都不要再来一回了。
死?
面前人,想要的不就是要她死么?
凰夜看着周围还在掐诀的手,她脸上的带了一丝的疯狂:“凰夜,我们都是凰夜,根本就没有什么衍术尽头,没有什束缚,没有不甘,没有逆转,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这里不能有两个凰夜,所以你才想杀了我是不是!”
凰夜的眼里,脸上都是疯狂,带着看穿对面那个自己的疯狂,她嘶吼着:
“回答我!是不是!”
“我是凰羽渊,你是凰夜,我们不一样,所以,我不能回答你。”
凰羽渊看着凰夜的样子,眼里的决绝更加的明显了。
她向后退一步,退出了几人的包围圈,然后说:“让她魂飞魄散,世间再看不到她的影子。”
话音落下,凰夜就感觉锁着自己的锁链在慢慢的缩紧,在慢慢的挤压着她的每一寸骨头。
脖颈间窒息的感觉,让眼前都模糊了。
她艰难的动了动手,抬头,模糊的视线直勾勾的盯着凰羽渊,脑中突然想起了什么,张口呢喃:“魂飞魄散,你说过了,我就是你,那你,不也就是我嘛。”
说完,她一咬牙,咬破了自己的舌尖,疼痛让自己整个人瞬间就清醒了。
额头青筋暴起,她直起了身,朝着凰羽渊说:“我能抱抱你吗?”
“你想抱抱我?我的一部分,你想干什么?”
“从来都没有人真正的抱过我……”
这话说着是多么的让人心疼啊,饶是决绝的凰羽渊,也想起了自己过去,而动了恻隐之心,她一步步的在凰夜的注视下,朝着她走去。
两人之间的距离,在一点一点的缩短,一个生命的开始,另一个生命的结束,都在现在相聚了。
凰羽渊抱着凰夜,感受着她们之间的一点点温暖在一点点的消失,她们之间的联系,正在被切断。
凰夜的视线越来越模糊,她手放在凰羽渊的后背上,以确定她还在自己的怀抱中。
下巴抵在凰羽渊的肩上,她微弱的声音响起:“我的生命,就像是个笑话,来的像个笑话,活得像个笑话,走的时候,也像个笑话,谢谢你,让我知道了世间的残忍,也让我知道了世上的算计,谋略,还有,谢谢你送我的帝阙……”
“你——”
凰羽渊瞪大了眼睛,满眼都是不可思议,她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前,那明晃晃的,还有那血一般的花朵,绽放开来……
一瞬间世界都安静了,耳边的呢喃,呼啸的风声消失了。
邪王溺寵:逆天小蠱妃
一瞬间世界都黑暗了,眼前一模一样的脸,周围熟悉的人影,都在她的眼中破碎,化为了星星点点,周围的草、树,石头,也都化为了星星点点,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
脑中——
曾经在凰族满星火的膝下欢闹的欢声笑语不见了……
曾经被祭司爷爷疼爱,夜夜灯火通明的小院不见了……
曾经被自己的亲生父亲鞭策训练而奄奄一息的呼唤不见了……
曾经落到人界被人追逐的狼狈不见了……
曾经安身于玖邬山的星星不见了——
曾经又曾经,三千年的挣扎,三千年的黑暗,三千年的不甘,都从脑中消散了……
还有,曾经为了,对,还曾经为了那个被囚禁在黑暗中的女人,而奔波,而努力的一切,都不见了……
还有那些一个又一个的身影,狐天异、倚夙、泊异客、秋生、那些祭司们、还有,还有无锡……
不对,不对,忘记了一个,还有一个狐姓的人,高高大大的,医术很高,玖邬山的主人,是谁?
忘了忘了,都忘了!
她脑中地一幕幕都在不停地闪现,之后又消失,就像是从脑中彻底地抹去了一般,她只看到了自己地眼前一阵白光。
白光里隐隐约约的有两个手牵着手的小女孩,就那样走远了,都不回头看她一眼。
她心里只剩了一个念头,那就是她们好绝情,都不回头看她一眼,她也是她们的一部分呐!
一部分?
她想起来了,脑海中想起了一个名字,像是刻在了脑子里一样——狱黎!
这个名字,人们似乎不是很喜欢,因为她的脑子里,所闪过的都是一幕幕的血腥,血流成河的场景,老人小孩的哭声、哀嚎,是那样的痛彻心扉,响彻天际!
她低头,恍然间看到自己的手上沾满了鲜血,沾满了那些人的怨恨,她又仿佛看到了自己手间掐着别人的脖子,那人,就那么瞪着眼珠子看着她,一动不动的看着她……
又忽然间,她看到了那人在她身边围绕着她,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说着:“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你不不得好死——”
一遍又一遍,她疯了似地晃着自己的头,想要把这些都甩出自己的脑海之外。
也许是看她焦灼,也许是看她可怜。
身边忽然间陷入了黑暗,没有哀嚎,没有咒怨,没有鲜血,没有那直勾勾的眼睛。
黑暗,只剩下了黑暗。
她慌了,她似乎很害怕这黑暗,不对,是害怕到了极致。
不知过了多久,她觉得她快要死了。
因为——
置身于黑暗之中,她开始找不到自己了。
手不能动,脚不能行,眼不能眨,口不能语,耳不能听。
她,找不到自己了。
她要死了吗?她心里这样想着。
不知过了多久,她还没有死,她感觉到了庆幸。
又不知过了多久,久到她的心里充满了绝望时候,她突然看到远处有了些许的光亮。
軍婚盛寵:老公,太悶騷 鐘瓷
她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般的朝那里……
她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她感受不到自己的脚,她又陷入了绝望,她决定不再看那光亮,她闭上了眼睛。
等等,她闭上眼睛了?
她猛地睁开眼睛,只见眼前一个白乎乎的人,是的,白乎乎的人,在看着她。
那人朝她说:
“你的生生世世,都将在眼之所见中轮回,你还要入世吗?”
“痛苦、绝情、黑暗、孤独、背叛、唾弃,我问你,凰灵,你还要入世吗?”
对了,对了,她想起来了,她是凰灵,她没有肉身,只是一团灵而已。
那之前脑中的那些,那些……
她又想不起来了,很模糊的记忆,但是她能感觉到那些痛苦。
痛彻心扉!
她记得曾经把自己的骨头抽出来给一个灵做了寄所;
她记得她曾经把自己分成了三份,去寻求一个生的机会;
她记得自己曾经不知日夜,在黑暗中浑浑噩噩,去嗜血的日夜折磨;
她还记得,她在黑暗中被锁链锁着,暗无天日的几千万个日日夜夜的孤独寂寥;
她还记得,记得自己的父母唾弃厌恶自己的眼神,想要自己死无葬身之地的眼神;
太衍煉道
她还记得,自己被当作弃子抛入人间时,人间那些人的狂欢;
她还记得……
记得……
“回答我,你还要入世吗?”
震耳欲聋的声音,让她从自己的回忆里醒了过来,她感觉到自己的就眼角留下泪水,止不住的泪水。
她是凰灵啊,是凰族的守护神,想要让凰族再一次壮大,而想要去托生凰族的凰灵啊……
那白乎乎的人,看凰灵不甘的神情,又一次问道:“你还要入世吗?”
戀愛樂章:王牌提琴手 水藍妖
这声音,有些熟悉,带着疼爱,带着不舍。
“我,我不知道。”
她知道了自己脑中的记忆是如何得来的了,正是眼前白乎乎的人,给自己看的未来,只是幻境而已,幻境尚且如此,何况她还要一直在这眼见之中轮回,轮回到从她睁眼开始,凰族就接受她的那一刻!
腹黑將門女
那得是多少时光,多少日夜,多少个孤独的暗无天日,多少次受伤的无助才可以到那个时候?
那白乎乎的人,看着她的眼睛,叹了一口气,忽然,收起了脸上偶然露出的慈爱之色,换上了一副严肃的神情,冷冷的说道:
“不知道?那你就在这里想,想到你明白为止!想到你下定决心为止!”
话音落下,眼前的人骤然消失,随之而来的又是安静,无边无际的安静,还有无边无际的黑暗……
她害怕了黑暗,害怕了孤寂,害怕了安静,可往后还是要有它们陪伴。
此生,算是摆脱无望了。
想到此,她露出了一个释然的神情——
她想起了她曾经听到过的一句话:
你的余生,只在这里,生是你,死是你,无穷无尽,无尽无穷……

Categories
玄幻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