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龍書庫

kbwx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武林外史之癡情劍》-第二百一十八章:情絲纏繞,餘韻綿長熱推-5w5pt

武林外史之癡情劍
小說推薦武林外史之癡情劍
清风入户,帷幔飘舞。独立湖水中央的神仙居一如既往的清冷,之前还有小泥巴身影在这里不时出入,可自从三月前小泥巴被驴蛋拐走之后,这里就显得更加冷清了。
朱七七压抑着激动心情,甩开众人用最快的速度冲进了神仙居。
在神仙居宽大的床榻之侧,那口古朴精致的檀木箱子正静悄悄地躺在那里。
端详许久,朱七七有些忐忑地伸出了手……而箱子也终于被完全打开了!
灯光下,檀木箱子里一览无余,亦如朱七七刚才所见一样。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再一次面对时,她还是忍不住乱了心跳,
神的競技場
檀木箱子四方古朴,而里面正安安静静地躺着一个身影,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眉眼,只一眼便让她激动的红了眼圈。
他还是那个他,虽然只穿了一件薄薄的中衣,略显狼狈,但却遮掩不住他周身朗月风清般的气质。苍白的脸庞俊朗温润,乌黑的发丝也被修剪的更见齐整。单薄的中衣下,依稀可见消瘦的身躯。领口敞开,心窝处亦可见那一抹刺目的血红印记。
“沈浪……”
朱七七轻呼一声,有些心疼地用指尖轻轻触摸着,那强而有力的心跳让她再也忍不住泪流满面……
这一晚,朱七七很安心地窝在昏睡的某人怀里,竟一改数月来的梦魇折磨,睡得格外香甜踏实,就连在睡梦中嘴角都挂着淡淡的娇美的笑意。
这一晚,快活城宾主尽欢,大家伙似乎都很高兴,尤其是王怜花,对酒当歌,肆意尽欢。竟似没喝过美酒一般敞开了胸怀,把嗜酒如命的熊猫都给喝趴下了,而他还似意犹未尽。
可是,欢快终有时,一切喧哗都在月色中都会沉静了下来,更何况这短暂的欢愉。
次日清晨,一声凄厉的长啸突然间划破快活城上空,叫醒了酣睡中的人们。
就在快活城内城门楼下面,一条麻绳吊着一个半裸的身躯,悬挂在城门口,而在他的脚底下,正整整齐齐地堆放着一件绯色的锦缎长衫,那鲜艳的色彩在阳光下更是闪着耀眼的光芒。
长啸传进了神仙居,惊醒了睡梦中的朱七七。她一睁眼便看到了一张放大了的脸庞。
“啊……”
“七七!”
沈浪一把捂住朱七七的嘴巴,轻嘘了一声。若让她出声惊动了外面的守卫,那还了得。
“你……”
朱七七稍微缓了缓神,看着他俊朗温润的脸,便想起来还是她昨个夜里厚着脸皮强拉着他一起休息的,不禁脸一红,支吾道:“你醒了?”
慵懒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娇媚,充满着甜腻暧昧。声音一出,她便后悔了,慌忙伸手捂住了嘴巴。
“嗯,醒了!”
沈浪侧身支着脑袋看着她,眸光温柔宠溺,嘴角还噙着淡淡的勾人的笑容。
朱七七一窘,急忙解释道:“不是的,我是说,你不是还昏迷着么?”
沈浪稍一停顿,说道:“离开了那口箱子,我便很快就能醒过来。”
朱七七轻轻点了点头,一转眼似乎又想去了什么,说道:“那你不是被……怎么活下来的?”
沈浪笑道:“莫非你已经忘了郎溪江家的还魂秘术了么?”
朱七七惊讶道:“竟是江流影救了你?
“嗯!”沈笑着点了点头,轻声道:“若不然我还不知道能不能见到你?”
朱七七听得心一痛,伸手紧紧环住他的脖颈,整个人动情地依偎在了他怀里,心里顿时安定了不少。一直以来,她从不后悔追逐他的脚步,可她却会害怕,会患得患失,会担心有一天失去他……
“七七……”
神鞭
受到朱七七情绪感染,沈浪亦是心绪激荡,忍不住轻轻抚上她绯红的脸颊。他想给她安稳,可每每总让她置身于风浪之中。他想给她安慰,但话到嘴边却不知如何说起,似乎再多的话语都不足以描述他的心情;或许是一起经历的太多,早已经心神相融,已无需言语交流了……
静室春暖,两个人都沉默了下来,除了微风瑟瑟,偶尔传出几声轻微的喘息之声。不知过了多久,忽听门外脚步匆匆,打扰了这一刻宁静。
朱七七嘤咛一声,娇羞地看了身边人一眼,没敢让回话的山佐天音进屋,只让他站在门外说事。
“回姑娘,我们快活城想来安居,昨夜却出现了怪事。”
愛上枕邊的你
“是什么怪事?”
朱七七的声音慵懒娇柔,不如往日清脆果断。听在山佐天音耳中疑窦顿起,但他还是清了清嗓子回道:“昨夜散席之后,那王怜花王公子原本好端端地休憩在听涛馆内,可今日早晨,却被**着悬挂在城楼之下,这岂非怪事?”
“当真是怪事!”
【完】鳳破九霄:邪妃難惹 征文作者
朱七七心一动,胡乱支走了山佐天音,第一时间看向了沈浪,眸中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沈浪捂着胸口轻咳了几声,而后缓缓起身坐了起来,一本正经道:“或许是他半夜醉酒,自己把自己吊上去也说不定!”
朱七七不是小孩子,对这样的说辞明显不信,说道:“这世间会有这样的人么?就算真有,这个人也决对不会是王怜花!这种丢尽体面的事情王怜花怎么可能做得出来?”
沈浪笑着摇了摇头,道:“或许正因为是王怜花,所以才会做出如此事情啊!”
“怎么会呢?”
冥王都市遊 爺們
饶是朱七七今非昔比,也经常被人夸奖聪慧机敏,可她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为什么王怜花会自己绑自己。
沈浪一笑,道:“可能是他偏偏就有不得不如此的理由!”
“什么理由?”
顺着沈浪的意思,朱七七却想不出有什么样的理由会让狡猾如狐的怜花公子放弃骄傲和自尊,还把自己绑成那样还悬挂起来。
“我怎么可能知道!”
这一次沈浪一笑了之,并不接她话茬,只是背转了身去准备下床。
“你干什么去?”朱七七情急之下又把他拉回到床榻之上。
沈浪回头笑道:“好了七七,天不早了,你该起床了,而我也要离开了。”
“离开?”
朱七七一下子惊的坐了起来,巴巴地看着他,眼眸中充满着委屈。
“你……你难道又要离开我?”
“嗯!”
沈浪点点头,伸手轻轻舒展着她的眉头,笑道:“傻丫头,若不离开,如何能骑着白马旋风来娶你!”
闻言,朱七七又惊又喜,但一想及这些日子的许多委屈,便强压下喜悦,嘟着嘴道:“如何不能是你骑着白马旋风来快活城嫁我?”
沈浪摇头宠溺一笑,道:“若你喜欢,那沈浪便骑着白马旋风来嫁你好了!”
“决不食言么?”
“呵呵,决不食言!”
……
时间过得飞快,最终,朱七七还是没能起床去快活宫处理正事,而沈浪被绊着连屋门都没能走出,更何况离开神仙居回到汾阳了……
——全本完——

Categories
其他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