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龍書庫

vdv8a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我輩榮光 愛下-第二十四章,戰爭結束-dv723

我輩榮光
小說推薦我輩榮光
我部将一郎击溃以后,五纵队已经接到了十七次作战电报。
但是他们还是没有动。
新军内部也开始了一场争权运动,最后胜出的,是薄。
在新军内部动乱的时候,张世平再次奉命督战五纵队。
这一次,张世平心里已经有些抗拒了,这是他第二次督战五纵队,也是第三次收拾新军了。
二战区唯一敢对新军动手的,只有他,而他,又要面对一个纵队了。
五纵队的抗命,事关重大,上一次,他砍了五纵队司令的脑袋,这一次,他还要去砍。
历史会不会重演?
谁也不知道。
他的部队还在与日军激战,他带了一个营的人马直接扑向五纵队司令部。
张世平的到来让王大头很担忧。
“报告司令,张世平旅长带着一个营的兵已经快到司令部门口了。”
王大头想了想,终于下了决心“告诉一团,挡住他的兵,只允许他们进来五个人。”
“是,司令。”
王大头的心腹军官们此刻都在他的身边,他对着诸位军官点头“成败在此一举,希望诸位已经考虑清楚。”
“王司令,我们生死与共,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好,召集警卫,埋伏。”
“是,司令。”
五纵队的士兵拦住了张世平的队伍,他们被挡在司令部驻地外,只允许进去五个人。
有士兵说“旅长,不行啊,这可能是王大头的圈套,要套你进去。”
张世平当然知道有风险,可他做的,本来就是风险最大的事情。
张世平的部队虽然已经不再是宪兵,但他有二战区的电报,他奉命督战五纵队。
“旅长,小心为上啊,不能去啊,实在不行,咱们就杀进去,这和上次不一样啊。”
张世平望着五纵队的司令部,呵呵一笑“军人,还能怕死吗?来,给我绑上一圈手**,再来四个不要命的,跟我进五纵队再闯他一次。”
“旅长,三思啊。”
“不要说了,我主意已定。”
一圈儿手**绑在了张世平衣服里面,他深呼一口气,向司令部走去,四个兄弟跟在他的身后。
司令部内。
“司令,已经布置好了。”
“嗯,把其余的军官也召集过来吧。”
当张世平到了司令部的时候,司令部的指挥室里已经站了二十来个军官,全是五纵队的高级军官。
王大头看到张世平,笑的很热烈,张开双手迎了过来“哈哈哈,张旅长,幸会幸会,终于把您盼来了。”
张世平冷笑“你还希望我来?”
“那是当然,张世平的名字二战区哪个不知道?我也是仰慕已久,早就想见你一面了。”
张世平没有管王大头想要拍他肩膀的手,他侧到一边,说“上次我来,砍了五纵队司令的脑袋,这一次,我可不想砍了。”
王大头还是笑“哈哈,这一次,你可砍不了了。”
张世平眉头一抬“哦?王司令是准备执行命令了?”
“当然,二战区司令部的命令当然要执行。”
张世平沉默了一下,“好,那王司令就带部队执行命令吧。”
“张旅长是不是忘了一件事儿?”
张世平望着王大头“王司令什么意思?”
“张旅长今天,可还没杀人呢。”
王大头已不在笑,他的脸色已经变的很冷,“张旅长,开个玩笑,我这就是召集部队出发。”
王大头对着他的副官点头,然后自己出去,召集队伍去了。
副官忽然说“张旅长,你会不会逃命?”
张世平已经猜出来王大头在耍花样,但他不知道他们在耍什么诡计。
妖孽兵王俏千金 鬼影沖沖
“你想说什么。”
副官道“等会儿张旅长逃命的时候,解了身上的手**,会跑的快一点!”
张世平脸色一变。
副官大喊“动手。”
哗,前后门立刻涌进来三十多个兵,全拿着***,对准了他们。
张世平五人也立刻掏枪,拉开了身上的衣服,露出了绑在身上的手**。
“别动,谁开枪,咱们就一起死。”
副官笑了笑,拍了拍张世平的肩膀“张旅长别紧张,我们不杀你。”
“开枪。”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三十把***全部开火,向着屋里的军官扫射,二十多个高级军官瞬间爆出血雾,被打成了烂肉,血立刻涌了一地,二十个军官摞在地上,全死了。
张世平心里抖了一下。
副官又拍了拍张世平的肩膀“张旅长,违抗命令的军官我已经帮你处理了,你可以走了。”
张世平望着一地的死人,愣住了,他不知道王大头为什么要杀这些人,但他知道,自己很危险。
“旅长,走了。”
有士兵拉住张世平离开,等他们走远了,副官开始集结部队。
“二战区司令部,命令张世平,来杀了我们二十一位军官,就因为他们是信仰红色的,怎么办?你们告诉我怎么办?”
士兵沉默了,忽然有一个声音喊。
“报仇,杀了张世平!”
鬼墓 逸絕塵耳
然后一片浪潮涌起“杀了张世平!报仇!杀了张世平!”
王大头怒吼“张世平已经逃到了老虎山,现在我命令,所有部队向老虎山集结。”
老虎山。
已经入夜。
我集结了所有的部队,三千多人的部队。
我对神仙点头。
“开始吧。”
我,神仙,板头,小猫儿。
望着对面日军阵地。
只看天地苍茫。
于暗夜里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轰!
几十吨**爆炸。
对面的日军阵地瞬间垮塌,整座山轰的一声向下一沉,所有的日军工事埋进了山里。
然后,暴怒的一郎指挥所有部队发动了最后的进攻。
这是我们最后的战斗了,这一战,无论胜败,我们怕是都难逃一死了。
我说“打光所有炮弹,所有部队准备冲锋。”
轰,轰,轰,轰,轰。
武林高手圈養記
所有的炮弹开始轰炸日军阵线,日军冒着炮火冲了上来。
神仙冲上去了,板头冲上去了,小猫儿冲上去了,马瘸子冲上去了,豹子带着炮兵营的兵也冲上去了。
整个老虎山一片惨烈的厮杀,整个阵地都在混战,我们彻底的与两千日军缠斗在一起。
我站起身。
望着这方我们誓死保卫的山河。
山河啊,我们要为你死了。
我怒吼,在山河里怒吼“保境安民,死不旋踵!跟我冲!”
我带着最后的部队撞向日军。
死吧,死吧,让我死在山河里吧。
一郎望着全军反冲锋的军队,惊讶的站了起来“疯了,他们疯了,他们都会死的。”
战斗持续了一个小时,双方僵持的非常厉害。
有日军士兵报告。
“旅团长,我们已经只剩下一千三百人了。”
“旅团长,我们不到八百人了。”
“旅团长,敌军大规模增援到了。”
一郎跳了起来,喊着“什么?有多少援兵?”
“至少一万人,正火速向老虎山冲进,半个小时后,将到达战场。”
一郎颓然的倒在地上,就差一点,就差一点就可以完全消灭196师啊。
蝸居
“通知所有部队,全线撤退。”
“是!”
日军竟然撤了,真的撤了。
所有的日军都开始后撤,我们无力再追击。
神仙冲了过来“武忠,不好了,新军五纵队来了。”
我愣了愣“是来增援的?”
“不是,已经交火了。”
飄飄欲仙【完結】 柳暗花溟
我跳了起来,不可置信“什么?新军打我们了?”
“没错,已经交火了,新军叛变了。”
我颓然倒地,不敢相信。
“新军,叛变了吗?”
神仙摇着我的肩膀“别发愣了,新军打过来了。”
我迷糊的问“我们还有多少兵力。”
“一千左右吧。”
“组织部队,全部撤到二道防线,准备阻击。”
“好。”
新军,真的在进攻我们。
王大头杀了军官,栽赃到张世平头上,又借着杀张世平报仇,来进攻老虎山。
他要消灭我们。
无论对于日本人还是红色,消灭晋军王牌主力196师,都是大功一件。
王大头,准备再赌最后一把。
日本人刚走,新军五纵队开始围攻我们,我们没有死在日本人手里,看来要死在中国人手里了。
我问神仙“医院和伤兵撤了没有?”
神仙点头“都撤了。”
“那就打吧。”
新军集结了至少五千人开始进攻,整个老虎山全是新军的部队。
我们,居然被自己的部队围攻了。
二战区司令部。
阎主席叹息一口“新军已经叛乱了,调集部队,打吧,已经这样了,一次性解决了吧。”
“主席,是全面进攻吗?”
阎主席点头“给孙楚发电报吧,全面进攻。”
在五纵队进攻我们的时候,整个山西,陷入了混战,所有的晋军部队向新军开火。
我们被王大头困死在了老虎山最后一道防线里。
战斗已经开始了。
我忽然觉的很可笑,我最后居然要死在自己人手里,呵呵。
新军攻上来了。
我吼着,“全力阻击,守住老虎山。”
“报告师长,马营长阵亡。”
马瘸子死了,我从湖南带回来的警卫营长,死在了山西。
“报告师长,豹子营长阵亡!”
我浑身一颤,这个陪我一路腥风血雨的后生,也死了。
临汾守备师,叶先生和疤子现在一起。
叶先生惊问“王大头打老虎山了?”
疤子点头“不错,已经打起来了。”
契約甜寵:爵爺霸道來襲 秋涼意
叶先生苦笑“呵呵,看来,咱们也不得不动手了。”
疤子问“确定要打吗?”
“不打不行了,命令部队,立刻进攻老虎山。”
皇後你又開掛了 銀子
在我们即将被新军攻破防线的时候,张世平带着部队从后方开始猛攻新军。
真命魔痞
而在新军的后方,忽然有大批军队开始进攻。
我和神仙对视一眼。
我问神仙“那特么是伪军?”
神仙点头“应该是叶晓风的守备师。”
叶晓风的守备师,没有进攻我们,而是,向新军猛攻。
五纵队瞬间被左右夹击。
我还是有点不太相信,“叶晓风在救我们?”
板头兴奋的呼喊,“师长,你真是没有白放叶晓风啊,草,这孙子真的和新军开干了。”
我也笑了,结局总是出人意料,我在老虎山上怒吼“顶住!顶住!”
新军被夹击,溃散的非常快。
在伤亡过半的时候,新军全军溃散,作鸟兽散了。
张世平带着部队终于打了上来,他身边只有百十号人了,但却在对我微笑。
“大哥,我以为你已经死了,呵呵。”
有士兵来报“师长,伪军叶晓风在阵前求见。”
“让他过来吧。”
叶晓风来了,不是一个人来的,他的两个兵用担架抬着一个人,一个断手断脚的男人。
“武忠啊,这个王大头,真是脑袋进水了。”
他望着我的士兵们感叹“给你送礼物来了。”
担架上趟的,是冯凯。
在太原医院的时候,冯凯刚刚跑出医院,就被叶晓风抓了,冯凯被打断了双手和双腿,躺在担架上挣扎着,却说不出话。
板头拎着刺刀就走过去。
“狗东西,终于落到老子手上了。”
我看着冯凯的惨状,心里却没有了丝毫恨意,新军对我们的进攻让我瞬间失去了仇恨。
我们的战争,不应该对着中国人啊。
叶晓风走到我面前,“冯凯已经被关了快一年了,他以前迫害过的人看守的他,没有忍住,断了他手脚,拔了他舌头,他的确很惨。”
板头的刺刀已经顶在了冯凯脖子上,然后望向我。
我对他点头。
仙道橫行 小無相公
板头笑了笑,把刺刀扎进了冯凯的脖子。
这个可怜的男人,彻底死了。
“哦,对了,忘了告诉你,我结婚了,我老婆叫王彩霞,有机会,可以见一面。”
我并不认识王彩霞,也没听过她的名字,我点头“有机会再说吧。”
“我找到晓雪了,她在重庆,给你生了个女儿,叫武笑笑。”
“啥!”我惊的瞪大了眼睛“叶晓雪生孩子了?”
叶晓风点头“我外甥女听说挺漂亮,已经两岁了,会说话了。”
叶晓风递过来一张纸“如果你想看女儿,就去这儿。”
我点头,呵呵,我已经当爹了,我女儿真的叫武笑笑,挺好,挺好的。
“对了,还有件事情,我得告诉你。”
叶晓风又说了一件事儿。
然后他走了,走的很洒脱,带着他的两万部队,神仙凑过来,跟我说“武忠,我越感觉叶晓风才是白牡丹了。”
我点头“就是他。”
“你当爹了?”
“嗯,笑笑两岁了。”
神仙一把抢过去地址,对板头喊“板头,找个人去这儿盯着。”
我部被新军围攻以后,已彻底打烂。
日军全线后撤,是全线,甚至撤出了临汾城,整个临汾的日军全部北撤。
日军把临汾给了叶晓风,叶晓风有了三万人马,改建成军,守备军。
我的师,却只剩下几百个人,还有两千多伤兵。
冬季攻势打的很混乱,因为涉及到不能说的东西,所以就简单掠过了,冬季攻势是晋军在抗日战争中的最后一场大规模军事行动。
从冬季攻势以后,晋军与叶先生的谈判就开始频繁起来,我们失去了山西其他的地盘,只剩下七个师七万人的部队,控制晋西南。
新军彻底背叛,去了晋西北,和我们把晋西分成南北两半,中间又有日军,从此再不往来。
晋军大损,无力再对日军形成威胁,阎主席开始从各方势力中寻求平衡之道,也使晋西南安稳了很多年。
冬季攻势之后的战斗一直也有持续,但是已经很少有师级规模的作战了。
中条山战役属于一战区卫立煌部了,和我们已没什么关系。
战争打到这里,196师在抗日战争中的战绩,全部完结。
一郎那天受了重伤,伤好以后就回国了。
仙本二郎升了中将,以山西治安区副司令一直干到44年,然后去了缅甸, 他最后回了日本,没有被审判。
王大头死了,听说是被部下打死的。
叶先生在日本投降的时候带着五万部队投诚,转眼成了国军中将。
而事实上,疤子和叶先生本来就是一伙的,疤子和小白的恩怨我到现在也不知道。
大西北货运公司实际上并没有挣多少钱,因为40年年底的时候,苏联就已经不提供援助了,公司也在那个时候关闭了。
叶晓雪在离开的时候就生了孩子了,她和叶先生离开以后直接和叶先生绝交,一个人往南,走到了重庆。
冯凯是被王彩霞折磨的,整整一年啊,他的确受到了报应。
196师后来重建,作为王牌主力师重建,一万两千人的规模,最好的装备,最好的士兵。
但是直到中条山会战爆发才差不多组建完毕。
冬季攻势之后,鬼先生上调二战区司令部,上校参谋。
神仙被授予少将。
板头到最后也没混到少将,只得了上校,正经上校团长。
小猫儿可比板头厉害,最后解放战争的时候升的少将,现在是中校团长。
二狗子毕业以后重新成为警卫连长,但他并没有在部队待的太久,日本投降以后他就退伍了。
徐丽是我们这群人里混的最好的,她结婚了,最后还是嫁给了小猫儿,她被于敏带到了美国上了军校,入了美国国籍,最后混到了美国海军少将,是第一个华裔女少将。
我终于实现了我的梦想。
少将师长。
授衔的那天我哭了,我们死了太多人,太多太多人。
在1940年的春天,我和凌美子要结婚了。
于敏来向我告别。
“小疯子,我要走了,红十字会总部让我去美国协助捐款事宜,马上就要走了。”
我拉着她的手,舍不得放开,“不行,等我结婚以后再走。”
她说“小疯子,其实,我真的有想过要不然就跟了你算了。”
我点头“哦,我娶完凌美子再娶你。”
她就笑,问我“你说的是真的?”
“真的,千真万确的真的。”
于是她吻上来。“那就再爱我一次。”
于敏还是被我按住,参加了我的婚礼,我的婚礼并不隆重,因为我的朋友们已经不多了。
196师师部。
阎主席亲自主持了婚礼,凌美子也真的怀孕了。
郑天河,张世平,林薇薇,于敏,神仙,陈红,板头,小猫儿,徐丽,二狗子,都来了,连小白也来了。
婚礼很热闹,我给我的这些兄弟们挨个儿敬酒,我终于还是结婚了。
结婚的那一天,凌美子坐在屋里。
我问她“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和叶晓风有联系?”
她点头,“没错,刺杀阎锡山,就是日军情报处做的。”
“你真的想好了吗?”
“武忠,只要你还有一丝顾虑,我马上就走。”
凌美子终究成了我的女人,我孩子的母亲。
我后来去找过叶晓雪,但是一直没有找到,叶晓雪带着我的女儿应该离开了重庆,直到抗战结束以后,我才在叶晓风那里见到她。
她安静的坐在午后的庭院中,支着头,望着院子里玩耍的武乐乐。
我对凌美子说。
情人有淚 洛希然
“等会儿你对付你的,我对付大的,争取一次性解决战斗。”
我辈荣光,全本完。

Categories
軍事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