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龍書庫

6ymrb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血欲江湖 起點-結局篇相伴-748nj

血欲江湖
小說推薦血欲江湖
过了一会,他说道:“青芽她被我骂走了,若要是她突然生气,自杀了,我,我岂不是又害了一人。山姑,咱们去找她吧。”他一边说着,一边强迫自已坐起来,但他身子一动,便感到全身一阵疼痛。
山姑劝道:“风少爷,你现在受伤极重,路都走不成,咱们怎么去寻找,若是你怕她自尽,你想一下其它的姑娘,试试心口疼不疼,若是心疼,便证明她还未死。咱们还是找一个地方,先把你的伤治好再说。”
风去归听她之言,脑海中不自觉浮现巴质洁的身影,心口又是一疼。他喜道:“我的心口痛了,她还没有死。”山姑见他至诚可爱,对他更是喜欢。点头道:“没事就好,风少爷,我抱着你,咱们走吧。”
风去归点了点头,山姑虽然年老,但抱着风去归却行走如风,只是风去归身材高大,她身材细矮,瞧起来有些不伦不类。二人又返回镇上,寻到一家客栈。在此住下。
风去归身子强壮,加上年青。虽然受伤极重,但伤势好的也快,没过数日,已经完全康复,这几日她一直在想青芽与巴质洁,但想两人却想的尽不相同,想青芽是思念,想巴质洁却是想弄清楚青芽的生死。
前几日本性迷失之时,他脑海中始终觉的一个人在呼唤自已,自已脑海之中已把此人的话记在心中,现在脑子清醒,才明白那呼唤自已之人便是青芽,他回味青芽临走之前给自已说的话,尽管在他心中极不情愿相信她说的话是真的,但也明白凭巴质洁的性子,拿自已与黄公子作比较,自然会喜欢他而不是自已。想到这些,对青芽愈发的思念。
他伤好之后,便与山姑商议去何处寻找青芽,思来想去,觉得青芽最有可能去两个地方,一个是百虫山庄,一个便是苗岭,二人便一路向南,直奔保宁府。
这一日中午时分,二人行到一处密林之中,突然从后面奔来一人,骑着快马,手中拿着一把单刀,发足狂奔。在他身后,有数名黑色紧衣人也俱都骑着快马直追上来,除了领头之人外,其它追赶之人俱都黑衣蒙面。山姑知道风去归现在已没了内力,怕他出事,急忙拉着风去归向密林跑去。
前面之人骑马到了密林外,那匹马突然一声长嘶,扑倒在地,那人见马已累死,不由心焦如焚,便要跑进林内中,后面黑色紧衣人已到近前。那名首领喝道:“巴尔乌,你想跑吗?”
天下 夢溪石
他在马上一纵身,已将巴尔乌拦到身前,风去归在林中一棵树后向前观望,见拦住之人正是巴尔乌,而几个黑衣人似乎是宫中血滴子侍卫。他心中不觉奇怪,心道:“巴尔乌不是皇上的人吗?又甚得皇上欢心,他们两帮人怎么会打到一块了。”
繼承者們之陶之夭夭
巴尔乌的眼神充满暴戾,他冲那些黑衣人狂嗥道:“王季,我对皇上忠心耿耿,凭什么说我谋反,我女儿为救皇上,不惜都搭上一条命,我们巴家对皇上的忠心可鉴。我要找皇上申辩。”
王季冷笑道:“巴尔乌,我奉皇上之命捉你,你居然敢抗命,此时还说自已忠心,真是可笑。实话告诉你,要杀你的正是皇上。”巴尔乌脸色一呆,固执的摇了摇头,说道:“不可能,不可能,皇上对我极是信任,而且我又没有做犯上之事,皇上怎么会杀了我。”
王季笑道:“巴尔乌,你可真够笨的,既然今天是你的死期,我就让你死个明白,你女儿是怎么死的,难道你不清楚吗?是皇子推了你女儿一把,你女儿才让人给剌死,可以说,你与皇子有杀女之仇,你想,皇上还会让你留在身边吗?”
無敵召喚系統
絕世神醫:鬼帝的腹黑狂妃 與君高臥閑
巴尔乌脸色一怔,喃喃道:“可我并没有计较此事,皇上怎么不明察。”王季嘿嘿冷笑道:“巴尔乌,你不觉得自已做事太张扬跋扈了吗?京城里面有多少个皇家贵戚,这些人关系盘根错节,你以为皇上信任你是因为你很有本事吗?不过皇上是想利用你查抄两位皇孙,你是外官,与朝中官员并无多大来往,而且心狠手辣,查谋反之事不会想到其中关系利害,纵使皇上不杀你,与两位皇孙有关系的那些人也不会放过你,现在此事已告一段落,还留你何用?”
巴尔乌一呆,道:“既使你说的有道理,但皇上不会如此糊涂,否则不会让我追查阿科斯的下落。总之,未见皇上之面,我绝对不会相信皇上会杀了我。”
王季哈哈大笑,眼神中露出一丝可叹可怜之色,说道:“巴尔乌,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那是皇上在稳住你,阿科斯,你就站出来让这位巴大人瞧瞧。好让他安心上路。”
只见其中一个蒙面人缓缓将蒙在头上的头巾摘掉,此人正是阿科斯,他脸上露出一丝羞愧之色。不光巴尔乌,边藏在树后面的风去归山姑二人也俱都大惊,他们两个做梦也想不到阿科斯居然成了清人的血滴子侍卫。”
巴尔乌后退二步,连连摇头道:“不可能,不可能。你,你怎么会投降清人。”王季冷笑道:“阿科斯召安之事另有他人去做,哼哼,此事你想不到吧。阿科斯,快将此人杀了,便是投靠清人立的第一功。”
殘情ceo的替身新娘 織淚
阿科斯从肋下抽出短棒,也不答话,上前便向巴尔乌的头上砸去。巴尔乌此时又是愤怒,又是绝望,举刀迎接,二人一个自知今日再难活命,一个想要立功赎罪。俱都是不要命的打法。
王季便是要二人两败俱伤,当下只是围观,也不动手,山姑在树后瞧见阿科斯居在投降清人,心中一阵气愤,同时生出羞辱之感。不过,阿科斯毕竟是苗人首领,见阿科斯虽然打中了巴尔乌几棒,但自已身上也中了数刀,不觉心中暗暗替他着急。
就在此时,阿科斯一棒横扫,巴尔乌闪身躲过,右腿向阿科斯的膝盖踢去,阿科斯向后便要闪开,王季从怀中拿出一把飞刀,向阿科斯的后心甩去。山姑见此,大叫一声:“首领小心。”从树后跃了出来。
阿科斯与巴尔乌斗了半晌,此时哪里还躲的开,那把飞刀正中阿科斯的后心。巴尔乌一刀砍过,从阿科斯的颈部到胸,划开了一个口子,栽倒在地。而阿科斯的短棒也恰好打中巴尔乌的头上,二人身子摇晃了两下,栽倒在地。
王季见突然之间从树后跑出一个苗人老妇,不觉一怔,心道:“瞧这老妇衣服穿着似乎是苗人,想必清军攻打苗人之时,这些苗人为躲战乱,逃避各处,她认识阿科斯,见其首领危急,故才相救。”
想到此处,他冲身边的黑衣人挥了一下手,手下一名黑衣人拿剑便向山姑剌来。王季来到阿科斯与巴尔乌近前,瞧见二人俱都死去。这才放下心来。山姑怎么会是黑色紧衣人的对手,战没几合,便险象环生,只怕再有几合便会倒在其剑下,风去归在树后瞧的甚是着急,他虽然没了内力,但眼争争的瞧着山姑死去也实属不愿。正待从树后跃出,突然感到自已后心一麻。身子一动不动,他心中一怔,暗道:“想不到我身后有人。”
心中惊愕之时,一个身影闪现在他面前,似恨带怨的望着他,他一见之下,不由大喜,原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青芽。
原来那日青芽被他骂走之后,但走没两步,心中终究不舍风去归,便暗暗跟在他与山姑二人身后。他知二人这几日一直在寻她,但她脸皮极薄,怕二人知道她在跟踪后笑话她,始终不敢主动显身,等二人到达保宁府后自已先于二人到达百虫山庄,装作在山庄里住了一段时间样子。将此事揭过。此时她见风去归欲出去救山姑,知道他已没了内力,只怕显身之后不但救不了山姑,反会有性命之忧,当既不再躲藏,出手点了他的穴道。让他呆在树后不动。
她向山姑瞧去,此时山姑渐呈不支之态,她从怀中掏出一包药粉,闪身出了树林,向王季打去,王季突然感到一阵风声来袭,见一物向自已飞来,不假思索的挥刀砍去。正好砍中那包药粉,药粉四散散开,王季鼻子一嗅,便知此物带毒,急忙用衣袖掩住口鼻,喝道:“退后。”
几句黑色紧衣人疾向后退去。等烟雾消散之后,发现刚才与自已手下打斗的那名苗人老妇已经不见。王季向密林中望了望,心中思道:“此林深不可测,可能里面藏有不少苗人,苗人擅长使毒,若是冒然而入只怕会吃大亏。”他望了望地下阿科斯与巴尔乌的尸身,又心道:“皇四子交待的命令已经完成,何必在此多事。”他挥了挥手,冲手下之人喝道:“撤”。一干人飞身上马,赶往京城复命去了。
一个月后,衡山一处极窄石桥之上,青芽笑着在桥头一端说道:“风哥哥,你可要小心了,如果掉下去可就没有命了。”风去归望着桥下白云滔滔,责怪道:“青芽,我说不走这条路,你偏要走,这么难行的路,我可怕的很。”青芽道:“风哥哥,你放心走吧,我不会让你掉下去的,如果真的把你掉下去,我也不会让你白死,我陪你一块死。”
我投籃實在太準了 肉末大茄子
风去归皱皱眉头道:“瞧你说的什么话,好好的,总提到死,也不说些好听的。”青芽道:“风哥哥,我错了,我这不是给你鼓劲,好让你有胆量过来吗?”风去归道:“你别说话,一说话我踩空了可真要掉下来了。”
無極星元道
他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向前探去。没过多时,终于一步步捱到桥头。青芽拍手道:“风哥哥,你终于过来了。”风去归点了点头,望了望天,说道:“青芽,天色不早了,咱们下山去吧。这次一定捡一条好的路走。”
青芽点了点头道:“好,不过你要背我下山。”风去归脸色一沉道:“你又捉弄我,我又没有内力,背你下去只怕累死了。”青芽见他畏难,不由的哈哈大笑。二人向前行去。到了拐角之处,突然前面有条身影一闪,原来是一名白袍尼姑。后背上背着一个采药背篓。想必是刚从山上另一条道上采药归来。
青芽道:“风哥哥,你站着别动,我去打听一下哪一条路下山比较好走,免的你走的辛苦。”风去归点了点头。青芽几步追上那名尼姑,喊道:“师父,请等一下。”那尼姑听到有人叫喊。停住脚步,青芽几步到了近前,笑着问道:“师父、、、、、、。”她话还未说完,脸色突然怔住,原来站在她面前的非是别人,正是紫嫣。青芽脸上又是惊讶又是激动。说道:“小姐,你怎么、、、你的头发。”
紫嫣一见是她,脸色也是微怔,但随既又恢复适才超俗脱尘之色,说道:“施主只怕认错人了,贫尼法号绝清,施主找贫尼不知有何事?”青芽脸色一呆,说道:“小姐,你真的不认识我了,我是青芽。”
紫嫣一脸漠然道:“我并不认识施主,施主只怕认错人了,若是施主没有什么事,贫尼告辞了。”说罢,一转身,便又向前飘去。青芽瞧见他的身影渐渐消失,两行热泪流了下来。风去归此时已到近前,见青芽模样,不觉奇道:“青芽,你怎么哭了。”青芽用衣袖擦了擦泪,一把抱住风去归道:“风哥哥,我的眼晴里进了沙子,你给我吹吹。”
风去归奇道:“沙子,此处怎么会有沙子。”但还是用手张开了她的眼晴,给他吹了一吹。就在此处,山下传来山姑的声音:“风少爷,小姐,你们在哪里?”
风去归道:“山姑在山下等急了,上来找咱们了。”青芽道:“风哥哥,咱们快点下山,否则时间长了,她又要说我们两个了。”风去归点了点头,二人向通向山下的小道行去。转眼间,身影便消失在茫茫山雾之中。

Categories
其他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