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龍書庫

qwygz扣人心弦的小說 靈事警察 txt-004.沒錢,可以拿喜兒抵債鑒賞-et5de

靈事警察
小說推薦靈事警察
“喂~”
妖小狐在办公室里坐了整整一个上午,也没见到一个病人,按理说,她应该感到高兴,不用干活就刻意拿工资,这是多少人梦想的事情啊。
但是在这所医院,尤其是在这个精神科却有些不同,这个科室是独立于医院之外的,只是在这里办公而已,除了主治医师,也就是张岩的工资是医院支付外,员工,也就是妖小狐的工资是要从这个科室的收入里来出的。
可一整个上午,张岩只是做在那里,不是翻翻那几本磨掉了皮的花花公子就是上上下下打量她,那对贼眼经常在她高挺的胸部停留很长时间。
“喂!”妖小狐怒了,她是个文静的女孩,但这并不代表她不会发飙,这种人发飙往往是非常可怕的。
张岩只感觉整张桌子猛地一颤,灰尘飞舞,直钻入他的鼻孔,啊~阿嚏,忍不住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狐疑地看着妖小狐,顺便看着她那因生气而剧烈起伏的胸部,忍不住浮想联翩。
末法時代之三生石 孫淩雲01
“色狼~”妖小狐脸上一红,马上站直了身子,小声地骂了一句。
“妖小狐同学!”张岩贼兮兮地笑道:“你要注意你的用语,我是你的上司,同时,我还是你的师傅,有对师傅这样说话的么?”
师傅?这家伙脸皮还真厚,自己什么时候拜师了?妖小狐犹豫了一下,不过眼前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也不去管他是不是占便宜了。
“我问你,我的工钱怎么算?”妖小狐干脆直言,反正她也看明白了,越是拐弯抹角地跟他说话,他就越是装糊涂。
“哦,工钱啊~”张岩拖长了声调,身子向背后的椅背上一靠,“我不知道!”
“你~”妖小狐很想打人,很想狠狠揍一顿眼前这个家伙,可看着他那张戏谑的脸,很显然,他在故意逗她。
淡定,淡定,咱是淑女,咱不跟他一般计较,咱好好商量,这个月一定要把早就看好的那条裙子弄到手。
“张大夫,好歹透露点,小女子孤身一人闯荡古城,一切吃穿用度都是要钱的,您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我流浪街头吧?”妖小狐换上了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楚楚可怜地看着张岩。
一阵阵寒意从脚底升起,张岩不由自主地向后挪了挪,这丫头,不会又打算暴力吧,她恐怕不知道自己体内那股神奇的力量,这要是爆发出来,自己的办公室恐怕又要遭殃了。
“那个,咱可以商量商量,工钱的事嘛,好办好办,国家有政策,不可以拖欠农民工工资的!”张岩怯怯地说了一句。
異眼蘇音 眼角眉稍
妖小狐脸上的黑线一下子浓厚起来,拳头捏的嘎嘎响,不会说话你就给我闭嘴,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忍耐,忍耐,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深呼吸,压下心中的激动,妖小狐尽量微笑地看着张岩,“张大夫,可是咱们科室这个月的收入~”
“这个啊,这个,好办好办~”张岩擦了擦头上的汗,呼,还以为这丫头要找他拿钱,自己兜里那点钱,喝花酒都不够,怎么能给她呢?但是给科室创收么,这就好办了,他这个科室不创收的时候颗粒无收,但是只要开始创收,那可就是财源滚滚啊。
想到这里,他又肆无忌惮地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妖小狐,再一次肯定了科室的春天来临了。
妖小狐郁闷了,她不是个爱郁闷的孩子,但最近的事情总是让她觉得很郁闷,她甚至怀疑,那个护士长是不是早就知道她会被调到这个科室,所以先给她上了一课,让她能够干起活来不太费劲。
张岩是个懒鬼。
妖小狐手里拎着抹布,看着满屋子的灰尘,只有这一个想法,基本上,除了他常坐的那一块,其它地方都是灰尘。而他在宣布精神科从今天开始开门纳客之后就没了踪影,不知道跑到了哪里,丢下她一个人打扫卫生,临走前还丢下一句话,回来要检查,工作完不成的话,等着扣工资吧。
于是妖小狐很有技巧地,高效高质地完成了工作,只不过有些地方,被她自动过滤掉了。
呼呼~累死我了!
看着重新恢复了整洁的办公室,妖小狐很有一种满足感,大大咧咧地往桌子前一坐,满意地翘起了二郎腿,哼起了一首流行歌曲。
“瞧一瞧看一看了啊,精神科即日起开门纳客了啊!”
一个破锣般的嗓子在科室的门口响起,妖小狐一愣,差点从桌子上掉下来,这是医院广告?怎么听都像是青楼龟奴揽客,尖着嗓子喊“姑娘们,出来接客了!”
踹了首席總裁
妖小狐怒了,近乎凶悍地推开了门,随后哐地一声又关上了,将自己反锁在了办公室里,搞什么,外面竟已经排起了千米长龙,等待的队伍一眼望不到头。
张岩邪恶地笑了,开什么玩笑,哪一次精神科开张不是轰动全城的大事,别说有病的,就是没病的,也都会来瞧上一眼,因为他的精神科只要一开张就代表着一位绝色美女在办公室里等着他们参观。
“买票了啊买票了啊,挂号费50一人,说清病情,不说明白了被轰出来本人概不负责!”张岩搬了张椅子,在办公室门前坐好,头也不抬地问道:“什么病?”
“精神衰弱!”
“好,50,下楼去买安眠药!”张岩大笔一挥,一张药方出手,“下一位!”
“可大夫还没看呢啊?”病人哭丧着脸。
“这种病还用麻烦我们大夫?我就行!下一位!”张岩不耐烦地摆摆手。
“让开让开!”后面的病人已经等的不耐烦了,“护士先生,我老年痴呆啊,这个你看不了了吧?”
“老年痴呆?”张岩抬起头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人,对那声“护士先生”权当没听见,“老先生贵庚?”
“26,哦,不不不,我78了!”
“哦,还有点健忘,下楼出门右转!”
“大夫在那给我看病?”
“派出所扫黄打非办公室在那边,下一位!”
“大夫,我不孕不育啊~”
“不孕不育啊,50,楼下,不孕不育专科,您要是阳痿早泄,我这能给您解决一下!”
“大夫大夫,我我我,我阳痿早泄啊!”一个满面红光的年轻人兴奋地喊道,一把推开了前面的人,“大夫,我能进去找主治大夫吧?”
“你?看看这几本~”张岩直接丢给他几本花花公子,上上下下打量着他,不片刻,轻蔑地嗤笑了一声,“你要是有那个病,我就把你那个玩意弄下来下酒。”
“下……”张岩的心中突然感到一阵恶寒,眉头不由自主地皱紧,目光投向了远方,楼梯的拐角处,一道目光一触即逝,转瞬消失在了走廊里。
“收工了收工了!”张岩不耐烦地喊了一嗓子,也不管“病人”们的抱怨,转身走进了办公室,回身将门锁紧,手里抓着一把老人头。
“拿来!”妖小狐鄙夷地看着他,伸出了洁白无暇的手。
民間山野怪談
“没有!”张岩很无赖地说道。
“你……”
“小狐啊,咱们来算算啊,昨天晚上你顺了我一把铜钱,那些铜钱呢,都是我从古玩商那里大价钱弄来的,都是有大用处的,结果呢,你一把都给我浪费了,这个钱,需要你出吧?”反正已经被她看到了,他也不再隐瞒什么了。
“没钱!”妖小狐干净利落地答道,“再说那是你的事,理所当然的!”
妖小狐也不是傻瓜,相反,她是个很聪明的人,只不过她长的实在漂亮,以至于花瓶的光芒完全掩盖了她的智慧。
“没钱啊,行啊,没钱,可以拿喜儿抵债!”张岩淫邪地笑了笑,搓了搓手。
“你干什么?”妖小狐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由自主地退后了一步。
“不干什么,今天晚上,值班吧?”张岩嘿嘿一笑。
“不!”妖小狐毫不犹豫地拒绝,站起身就走了出去,张岩并没有阻拦,而是坐在椅子上,默默地数着数。
1、2、3。
数到三的时候,脸色惨白的妖小狐推门走了进来,毫不犹豫地将门反锁。见鬼了,她刚走出办公室,就觉得一股冷风扑面而来,浑身的毛孔收紧,一根根汗毛高高竖起,小时候老人常讲,在野外有这种感觉的时候,就是背后有什么凶猛的野兽,如果是在夜里或者不干净的地方,那就是被好兄弟盯上了。
妖小狐自认没那么好的运气,硬着头皮想下楼,可该死的电梯偏偏在这个时候坏了,刚打算走楼梯,可还没走出几步,走廊的灯突然暗了下来,一股股浓烈的恶臭夹杂着福尔马林的气味钻进她的鼻孔。
这可就由不得她不信了,在一阵心惊胆颤之中回到了办公室。
她自然不知道这和她特异的体质有着直接的关系,尤其是在经历了昨晚的事情后,她体内的那股灵力已经完全苏醒,只是她还不知道而已。
这一切却都在张岩的算计之中,他们这类人,对特异事件的感觉都异常敏锐,别人觉得很正常的事情在他们眼中却处处透露着危机。
“那个,我值班,我值班!”妖小狐抓起一杯热水灌了一口,然后蜷缩在床头,不断地打着寒战。
重生之錦上添花 風中蝴蝶
张岩很识相地把自己的衣服给她披上,顺手将一枚铜钱放在了她的口袋里,那是一枚帝王铜钱,具有土属性,固本凝神,原本,只有在对付那类人的时候才会用,但是,算了,就当自己怜香惜玉吧。

Categories
懸疑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