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龍書庫

ex049精彩都市言情 網遊三國之亂世神醫 線上看-第三十回 夷陵之戰 三國鼎立看書-5yzrq

網遊三國之亂世神醫
小說推薦網遊三國之亂世神醫
“哦,刘项龙把一座空城让给了刘备,那岂不是把看守北大门的责任转嫁到他的头上?哈哈,刘备也算是一代枭雄了,这次若能拔掉他即使牺牲掉一百万的鬼并也是值得的!”飞龙在天把九龙扇轻扇,在地图上指点,“天幸诸葛亮不在,要不然被大耳朵这大boss跑了,下次再要有这么好的机会困住他可就不容易了。”
小嘉脆生生地说道:“这招‘黄金包袱’之计的确厉害,襄阳可是十级城市,扔给刘备之后用它拖延我们南下的步伐,好给刘项龙回兵争取时间。”他向飞龙在天道,“舅舅,请您领兵先过当阳屯兵,切断荆州南北之间的联系,再在夷陵伏兵,以逸待劳专等刘项龙回来,我和父亲拿了襄阳再南下跟您会合。”
飞龙在天拍着“外甥”的小脑瓜:“好啊,我就去会会那刘项龙,那小子在玩家中也算是一方枭雄了,看看是他楚国鬼兵厉害,还是我晋国鬼兵厉害!”说完向曹麟告辞,令邓艾领一路军先行,自带庞统、吕布带大兵在后直奔当阳长板坡去了。
襄阳城内,刘饮冰用一只独臂在地图上指指点点,曹麟那三百万大军给他心里带来巨大的阴影。自从进入游戏以来,他还从来没有如此发愁过,本来想跟着刘备浑,按照原著上写得那样最终夺得益州,没想到才到这里就出现了变数,曹麟此时已经渡河,兵临城下,虽然襄阳是十级城市,但也无法抵挡住如此多的兵力攻城,若不尽快想出一个妥善的办法来恐怕就要面临着全军覆没的危险,自己在游戏中苦苦奋斗了这么长时间所积攒下的成果全部都要付之东流!
“报!”一个斥候突然闯进来,“报!飞龙在天领一百万鬼兵过襄阳奔南去了,曹麟带领剩余大军正在渡河,先锋高顺已经到襄阳城下了!”
“啊!”刘备和一众文官惊呼一声,“快,快组织守城!”
张飞在一旁虎吼一声:“那什么高顺,我这就去取了他项上人头来献给哥哥!”
关羽也站起来,眯缝着一双丹凤眼:“那高顺武艺确实不错,先前宛城一枪之辱正要奉还!”
刘备正要出言阻止,刘饮冰抢声道:“二位叔叔不要鲁莽,敌人日经布下天罗地网,我们恐怕在劫难逃!”一句话说得众人一愣,刘饮冰在地图上指点,“目前我们在襄阳,曹麟兵临城下,飞龙在天引百万大军南下,如果他在当阳屯兵,分兵一路取南郡,一路取江夏,一路伏于夷道挡住刘项龙回兵,襄阳便成绝地!”
刘饮冰此言一出,刘备等人顿时吓出一身冷汗,连忙问计,刘饮冰叹道:“为今之计嘛……上计立即全军出城,弃襄阳奔夏口,到时见到诸葛军师再联系江东共同抗曹;中计留一半兵守襄阳,分兵出城去夏口、南郡等处求援;下计死守襄阳,等待援兵。”
刘备听完吧嗒吧嗒嘴,他跟刘饮冰是一样的心思,襄阳可是十级城啊,那可是跟长安、洛阳一样的超级大城,自己自从记事以来还从没有咱另过如此高级的城池,就算当初在徐州那里也不过是一座九级城而已,他实在是舍不得退出去。不过刘备毕竟是刘备,第三条计策死守襄阳肯定是死路一条,第二条也跟第三条差不多少了,且不说当阳有百万鬼兵,分兵之后能不能冲得出去,就算是冲出去了,南郡、夏口两处自保尚且不能,何谈发来救兵。一代枭雄当机立断:“趁曹麟大军尚未完全渡河,对我们未形成包围之势,今夜全军出城,二位贤弟开路,留那些玩家异民部队断后,连夜赶往夏口。”
当晚,刘备收拾残余一万五千多人马偷偷打开南门逃走,摸着黑一路向南而走,刚走出不到五里,忽然路旁三声炮响,左右两支人马高声呐喊着杀来,左面一将骑宝马狮子骢,提沥泉枪,正是高顺,身后带领的是一万百级陷阵营;右面一将坐赤火卷毛兽,提开天大刀,正是河北猛男颜良,身后带领的是九十级的虎步营精兵,犹如两柄利刃瞬间便把刘备的队伍冲成三段。
关羽一见高顺,顿时两眼精光爆闪,拍马舞刀而上,张飞也是连声大吼,挺丈八蛇矛抵住颜良,刘饮冰如今仅剩一条左臂,拿着一柄合体之后的龙凤剑向前一指,令糜竺向玩家大声发布任务:“若是谁能杀死敌军一个士兵,立即奖励功勋五千点,杀死五个以上立即便收作张飞和关羽的徒弟!”五千点功勋就能做校尉了,校尉在三国时也算是不小的官了,手下可带五百官兵,若是平时得杀死五千个地兵才能获得,而能成为关羽和张飞的徒弟更是平时想都想不到的没事。此令一下,后面十万多玩家立即大声喊叫着向曹军杀过来,百分之九十以上都带着自己的私兵,黑暗中漫山遍野杀来,高、颜二人顿时感到阻力越来越大。
高顺高声长啸:“乌合之众,便有百万又能如何?”沥泉枪一摆,身后陷阵营武士一起向关羽这边包围过来,关老二见势不好,急忙拨马而走,高顺令陷阵营结成锥形阵向前冲杀,神枪所向,无不披靡,颜良在一边也如法炮制,二人在数十万玩家队伍里冲突数十次,忽然后面数炮齐发,在场玩家直觉气温陡然下降,北面一望无际的黑暗之中闪烁着无数颗红色的火光,顿时有玩家反应过来,那是鬼兵,大汉鬼兵来了!
只见领先张辽、徐晃各领三万军开道,后面便是密密麻麻的二十万西汉鬼兵,鬼兵后面高处两辆鬼车上面站着两员戎装鬼将,头顶上分别顶着“卫青”“霍去病”,红色如血的字在黑夜之中尤为耀眼。
刘饮冰见后面跑响,心下大急,急忙令关羽领周仓断后,张飞在前开道,五百多白耳兵保着往南逃走,一直到第二日天明方到当阳,飞龙在天早派大将吕布领重兵守住长板桥,刘备听说吕布在此,不敢过桥,刘饮冰向南指道:“长板桥不能过,我们可去投南郡,只是前面那支鬼兵有些阻碍。”
他话音未落,张飞一声怒喝:“贤侄不必如此,且看叔父在前开道!”说完纵马摇枪杀了过去,不愧是超一流的武将,七十多级的骷髅怪在他手下根本就像纸糊的一样,硬是在密密麻麻的鬼兵重中杀出一条血路,刘备挚开双股剑,护着儿子刘饮冰随后跟上,糜竺领兵断后,一直向南而走。
冲杀多半日,来到一处山谷,刘饮冰看前方地势险恶,问斥候此地是何处,得报为“葫芦谷”,刘饮冰一听这几个名字顿时大惊,葫芦谷!原著中曹操不就是败走华容道之后从这谷中过来的吗,怎么到这里变成了刘备了?听听后面喊杀声渐近,他不敢迟疑,忙催军速行。
刚走出不远,忽然数声炮响,斜刺里杀来一支人马,为首一员大将,骑赤兔马,手持方天画戟,正是三国战神吕布吕奉先!
刘备一见吕布顿时唬得魂不附体,张飞向刘备悄声说道:“我去抵住他,哥哥先走!”转向吕布大喝一声:“三姓家奴,还认得燕人张翼德否?”挺丈八蛇矛枪杀过去,吕布大怒横画戟拦住厮杀,二马相交斗三十回合,后面无数鬼兵用来,黑压压一片充斥满谷,刘备运转双剑护着刘饮兵集结全军杀出一条血路往南而去。
鬼兵势大,张飞逐渐抵敌不住,忽然北面谷口一阵骚乱,又闯进一支人马,为首大将正是武圣关羽,他浑身绿袍尽染鲜血,很显然是经过了一番苦斗,正见张飞跟一将厮杀,定睛一看却是吕布,顿时吃了一惊,急忙拍马舞刀上来助战,大声问张飞:“咱大哥在哪里?”
张飞哇呀呀大叫:“哥哥已经出谷去了,这三姓家奴厉害,二哥小心!”
兄弟二人又跟吕布斗了五十多个回合,勒马冲出鬼兵往南而走,刚走出不数里,只见前面喊杀声大作,一看却是刘备又被一队人马给围上了,敌将手持一杆银枪,勇猛无比,正是邓艾之子邓忠。关、张二人一见其声大喝领残兵杀上去,奋力战退邓忠部,后面吕布又领兵赶来,双方复又战在一处。
曹麟不费一兵一卒的了襄阳,立即派出五队人马,第一队张辽、徐晃,第二队高顺、颜良,第三队臧霸、管亥,第四队沮鹄、张绣,第五队夏侯霸、王双,每队各带五万军到南郡城下取齐,曹麟自督大军在后,浩浩荡荡席卷荆楚大地!
关羽和张飞双战吕布、邓忠,鬼兵势大,二人苦斗百余合不能脱身,带来的原徐州精锐已经损失殆尽,正在危急之间,北面又杀来一支人马,为首大将乃张辽、徐晃,二将严记曹麟平日教导:能群殴的时候决不单挑!一刀一斧接过关羽厮杀,留下张飞一人独战吕布。五人又斗了不到五十回合,高顺颜良双双杀到,不多时后面臧霸管亥等人皆到,把关、张二人围在中央走马灯般地厮杀。
無法阻擋的薄先生 iPhone醬
关羽武艺本来跟颜良仿佛,再加上张辽、徐晃等人顿时便落下风,青亮的刀光逐渐萎靡,最后缩到身前三尺之内,他感觉阵阵乏力,体内空荡荡,内里即将告罄,他偷眼看了看被吕布、高顺、张绣、夏侯霸等人围攻的张飞更是还不如他,心想今日无论如何也跑不掉了,他强运力把青龙偃月刀荡开,只见一条青龙张牙舞爪长啸而出,冲开阵脚,“唰唰唰”几刀把挡在马前的鬼兵砍死,直向张飞冲过去,的卢马神骏无比,眨眼之间便冲到跟前,大刀扬起,把张绣几人逼开,向张飞大叫道:“翼德快走,我断后!”
张飞在马上大吼一声,正要反驳,关羽甩手抛出一个包袱:“此乃大哥小公子阿斗,你快快带他冲出重围,我在此拦住贼兵!”说完宝刀大开大合,把张绣几人挡住,见张飞不走,厉声大喝,“你难道要让大哥亲子落于敌手不成!”喝声好似霹雷滚滚,把杀到跟前的夏侯霸震得一哆嗦。
仙墓
张飞见形势紧迫,虎目含泪道:“二哥保重,我先去也!”说完拨马往南杀出,张飞和关羽此时都是怒气之爆发的狂化状态,就好像玩其他游戏时,boss在最后会变异一样,攻击力大幅度增加,防御力降低。
天才寶寶:帝國總裁不及格 繁華漠然
不过就算堂堂武圣狂化,也不能抵挡住在场十二位高手的联袂一击,他最后又坚持了几个回合,最终被高顺一枪从后脊骨刺入,挑落马下而死。杀了关羽,众人也不停留,合并一处直杀奔南郡而来。
刘备一路逃到南郡城下,大叫开门,城上只有一个小兵答话:“目前大公子不在荆州,蒯大人吩咐了,除非是大公子亲自,否则一律不得开城门,以防奸细混入。”
攜手天涯 易人北
刘备一听急得叫蒯良答话,那小兵不答,刘饮兵急得大骂,当时便要攻城,城上乱箭射下来,不能近前,听后面追兵渐进,咬牙跺脚,长叹一声,引兵往东面夏口去了。
张辽、高顺等带兵随后赶到,急人按照事先安排的分兵两路,高顺、颜良、臧霸和管亥四人领二十万军把南郡城团团围住,其余人等带上剩余人马火速赶往夷陵跟飞龙在天大队会合,共抗从成都火速回援的刘项龙主力。
不做你的情婦
黃河詭事 刀來
两日后,曹麟帅大军赶到南郡城下,见到高顺等人问道:“可曾攻城?”
高顺几人道:“南郡城高池深,内尚有甲兵二十余万,余等深空有所差池,未敢攻城。”
“二十多万,哼哼,看来蒯良是已经把荆州剩下的部队全都调过来准备死守城池了。”曹麟点点头道,“休息一晚,准备明日攻城!”
第二日,攻城战正式打响,蒯良事先纠集荆州所有主力全都到南郡城中,共有NPC军队十八万,玩家上百万,全都参与到守城之中,曹麟这边也是早有准备,上百架的井阑、冲城车、千架抛石器、云梯等等,那些鬼兵们也纷纷爬上云梯,向上猛冲,不时喷出道道冰冷的黑色鬼气,把上面浇下来的油火扑灭。
囚夢
曹麟在高处观看整个战局,只见南郡城方圆百里全是人,城上城下好似蚂蚁一样,密密麻麻,黑漆漆一片,看罢多时,贾诩忽然感叹:“战争,毕竟不是智力游戏,在双方部署都没有失误的情况下,比拼得还是军事实力,诸葛亮人称卧龙,可是仍然不能低抗我们百万大军……”说完看了看站在身旁的小嘉,不再言语。
曹麟把大军分成四波,每波二十万轮流攻城,昼夜不息,同时还打出了“投降不杀”的大木牌,这是破解“置之死地而后生”计策最有效的办法。三天三夜下来,南郡城四门在冲城车的猛烈撞击下,终于开始了动摇,而高大的城墙也被抛石器打得残破不堪,每时每刻,南郡城都在激烈的颤抖着。
又过了两天两夜,城上守兵逐渐松散下来,百万玩家,他们的消耗也是巨大的,甚至比NPC士兵还要多上两倍,而城下的攻势依然猛烈,鬼兵们不计伤亡、不计成本地拼了命往上冲,就算是身上被油火烧着也毫无痛感,望着城下铺天盖地仿佛杀不完的鬼兵,城上的玩家们都厌倦了。
又是三天三夜过去了,南郡城更加残破了,原本壮丽宏伟的城池变得破破烂烂,城墙上坑坑洼洼,仿佛是穿上了乞丐装,有的地方还被砸出了巨大的豁口,四个城门这些时被火烧,冲撞,已经在瑟瑟发抖,每收到一下撞击都要忽扇几下,已经到了摇摇欲坠的地步。
夜里,正是高顺指挥攻城,他看成上玩家们已经懈怠,而且NPC们死伤惨重,心中有了主意,招来陷阵营借着夜色的掩护,掺杂在鬼兵之中登上云梯向城头上爬去。陷阵营士兵穿的都是玄铁甲,跟鬼兵身上穿的鬼甲颜色差不多,在晚上更是不容易被人看出来,高顺一手持沥泉枪跟在一个骷髅怪的后面,向城上爬去,那个骷髅怪十分厉害,一杆死神大镰刀左右挥洒,把头顶上落下的巨石拨开,不时喷出道道鬼气,灭掉顺着云梯烧下来的油火。
賭城迷情 應時明近
很快,高顺就爬到顶端,这里缺口处有一个上将蔡勋把手,三枪就把爬上来的骷髅怪刺成骨头渣,高顺随后跟上来,他还以为是一个骷髅枪兵,挺手中枪向高顺咽喉刺去,被高顺凝身闪过,起手一枪刺中其小腹,单臂用力将其挑落城下,左手在城墙上一撑就从缺口跃进城内,然后运足内力高声大喝:“陷阵营已经攻上城墙,荆州里的逆贼,还不快块投降!”
高顺内力深厚,这次全力大叫,声浪滚滚喷出,虽然战场上嘈杂一片,但还是清楚地传到所有人的耳朵里,陷阵营,曹麟手下最厉害的“特种兵”,竟然进城了!得到这个消息之后,荆州方面士气陡然下降五十点,而曹军士气则上升百点之多。
高顺左手持干将剑,右手持沥泉枪,枪刺剑砍所向披靡,身后陷阵营纷纷涌上来,转眼间便占领了北门,高顺打开北门接应大军进城,颜良等人早准备好了,齐声呼喝,杀进南郡城来,刘项龙远征王子,打算走原著上刘备的路子夺了益州作根本,所以这次把厉害的高手都带走了,此时南郡城中只有一些二、三流的将领,大部分连陷阵营的士兵都不如,根本就挡不住如狼似虎的曹军,直杀得血肉垫道,鲜血泼街,玩家和NPC全部通杀,哪里有抵抗,哪里就有杀戮。
曹麟也挚出方天画戟,一连血洗了数条大街,直杀到第二天正午,终于把所有“反动势力”全部镇压下去,捉拿到荆州文臣武将四十八名,曹麟暗叹荆州人才辈出,虽然都不是什么厉害的高手,但毕竟治理起政务来还是一个萝卜顶个坑的,曹麟下令把他们全部关入大狱等带发落,然后打扫战场,休整军备。
此一战,曹麟损失鬼兵六十万之多,NPC士兵二十万,城上城下的尸首都要堆成山了,连烧都烧不过来,直接在城西北挖了一个巨型坟墓,把尸体统统埋进去。
在南郡休整三日,曹麟留高顺等人守城,带着颜良和四十万鬼兵赶奔夷陵助战。
刘项龙知道荆州处于中国地图的中部,而且自从游戏开始以来,从没有受到战乱,富庶非常,乃是几大家军阀必争的地方,他早就想夺了益州做发展的根本,后来机缘巧合之下的了楚国的百万鬼兵,顿时信心大增,他趁着江东吴越造反,北方二曹争霸的时候毅然出兵入川,带上自己绝对主力势要一举夺下益州,就算把荆州丢了也在所不惜,不过那王子也不是好惹的,手下文有法正、黄权,武有庞德、严颜,又有文武双全的姜维带兵,据住各处险隘,刘项龙每向前迈一步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当时刘项龙都已经拿下巴郡等地,兵锋直指成都,忽然接到曹麟领三百万大军南下的消息,顿时气得差点吐血,他不敢多作停留,急忙回兵,王子那边也接到了消息,派姜维领五万精兵随后追赶,一路骚扰着,等刘项龙回到夷陵的时候曹麟都已经开始攻打南郡了,还不等他过夷道就遇上了飞龙在天的晋鬼大军,只见 “狐毛”“狐偃”“魏犨”“赵衰”“介子推”“庆郑”“弈枝”“先轸”“先且居”一面面鬼兵大旗遮天蔽日,刘项龙这边虽然入川时楚国鬼兵损伤过半,但鬼将剩余颇多,“成得臣”“斗勃”“养繇基”“成大心”“春申君”“屈原”“ 斗越椒”“孙叔熬”也是鬼旗林立,左右黄忠魏延各带军马列成阵势,丝毫不比飞龙在天那边弱了。
两阵对圆,刘项龙出马大骂:“曹麟混蛋,自己十州地界还不知足,又来侵占我的地盘!”
飞龙在天手摇九龙扇大笑:“刘项龙啊,嘿嘿,你知不知道鬼国之间也是有相互克制的属性的?你那楚国对付各个小诸侯国都有加成属性,可惜啊,对付晋国就要被克制喽。”
刘项龙先是一惊,随后大骂:“胡说八道!”
飞龙在天笑眯眯地说道:“小刘啊,听没听说过‘晋楚城濮大战’啊?听没听说过‘晋悼公三驾服楚’啊?告诉你一个秘密吧,游戏设计商按照历史的故事,给每一个鬼国都设立一个加分系统,按照古代大战,每胜一次则加一分,哈哈,春秋五霸,齐、晋、秦、楚、宋,每一个国家都是互相克制的,很不幸,你那楚国的克星就是我老人家的晋国!”
“放屁!”刘项龙鞭一指,“哪一个敢立头功?”
一旁有黄晟打马出阵,飞龙在天下手下小将邓忠挺枪杀来,而人刀枪并举在阵前厮杀,斗五十个回合,不分胜负,黄晟忽然虚晃一枪,拨马而走,邓忠不舍,挺枪飞马来赶,那黄晟暗把养繇基神弓拿在手上,猛然回手放箭,一招日月并行,射出两道金光,邓忠急切间只用枪拨掉日箭,被月箭正钉咽喉,落马而死。
邓艾一见爱子惨死,在阵中飞马直取黄晟,那黄晟毫不示弱,勒转马头,使出家传沉沙刀法跟邓艾狠斗在一处。
却说飞龙在天看邓艾战黄晟不下,他向吕布道:“温侯画戟天下无双,神箭亦是举世闻名,他刚才射了我们一箭,奉先何不还他一下?”
異界超級合體:魔法合體王
吕布闻言在旗下取出神弓搭箭瞄准黄晟一箭射去,只见一道耀眼精光如闪电般射至,黄晟惊叫一声,再要躲闪已是不及,忽然身后又有一红一黑两箭射至,正跟吕布神箭相遇,在黄晟身前三米之处发出剧烈的爆炸,却是一直观战的黄忠和鬼将之中的养繇基同时各射一箭,才救了黄晟性命。
飞龙在天一见冷箭被对方拦下,急把九龙扇一挥,发动全军冲锋,百万鬼兵齐声怒吼着向对阵冲去,刘项龙这边把NPC部队加上鬼兵满打满算也有八十多万,也是齐声呐喊着向对方冲过去,好在游戏里的地形被游戏公司成倍的放大了,要不然这么动辄百万的战斗还真施展不开。
曹麟一得了南郡,立即马不停蹄地赶奔夷陵而来,远远看见鬼将养繇基把鬼箭满天乱射,每一箭射出,必有一个敌兵被秒杀,把个曹麟看得热血沸腾,在闪电追风马上大叫:“靠,欺负咱么这边没有射箭高手吗?李广,你去跟那小子对对,看看你俩谁厉害!”鬼李广立即驱动鬼车领三万弓箭鬼兵杀过去,跟养繇基对射,曹林把方天画戟一挥,卫青、霍去病、樊哙、张良、萧何、韩信、董仲舒一系列鬼将齐声鬼叫带着鬼兵冲杀过去。
本来飞龙在天跟刘项龙打得势均力敌,甚至因为全是鬼兵的缘故,还略显下风,这下曹麟一加入进来,形势立变,黄忠和黄晟两人战吕布不住,颜良挑上魏延,张辽、徐晃、王双众将在敌军中往来冲突,杀得荆州兵哭嚎震天,目力所及之处全部都是黑漆漆的鬼气,到处都有人在厮杀,三方全都开了全军冲锋,杀得乱成一团。
大战从头一天下午一直持续到第三天的傍晚,夷道处鲜血渗地三尺,刘项龙一直被打到江边,有张允蔡瑁率领荆州水军战舰在此等候,大声呼唤,让刘项龙上船,那刘项龙此时已经知道襄阳、南郡尽为曹麟所得,气得仰天长声大叫:“我不甘心啊!我不甘心!我拥有一百五十万的兵力,据荆州富庶之地,竟然败得如此窝囊,操他奶奶的,我不甘心!”其实也是,荆州差不多是三国时最富有的州了,丢了荆州可比现实中一个中等公司的破产来的还要痛苦。
蔡瑁上岸来拉刘项龙:“此地危险,我们快快顺江下到夏口暂避。”
“危险个屁!”刘项龙抽出纯钧宝剑,一剑就把蔡瑁的脑袋给砍了下来,仰天大叫,“谁也不许走,他奶奶的,水军都上岸,给我杀,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了!”他眼睛通红,就像疯了一样挥剑狂杀,被曹麟窥得便宜纵马过来。
刘项龙一见曹麟立即大叫一声:“你个混蛋,你害得我倾家荡产,我要宰了你!”挥宝剑砍下去,曹麟收起方天画戟手持寒冰烈火双剑迎战,双剑一碰,顿时便有一股冰凉动气沿着剑向刘项逼去,刘项龙一个寒颤,被曹麟起手一剑,砍成两段。
刘项龙一死,荆州军立即士气成为负值,那些还在拼杀的鬼兵也都化成阵阵黑气消散,魏延被张辽等人所擒,黄忠夺路逃走,被追到江边也被擒住,黄晟被徐晃活捉,其余人等逃的逃,降的降。
经过数日苦战,曹麟终于取得了夷陵之战的彻底胜利,魏延、黄忠二人投降,曹麟要了魏延,把黄忠给了飞龙在天,张允投降,连带着还有一支精锐的水军舰队,曹麟大汉鬼兵死伤殆尽,只剩数千,飞龙在天晋国鬼兵还余三十余万,打扫战场,收拾军马,二人合兵一处,赶奔南郡。
此时群雄尽灭,只剩江东,贾诩谏道:“江东孙氏有长江天险,文臣武将无数,我军后方不稳,且连年征战,实宜回兵,修养生息为上策。”
曹麟略有犹豫,此时他都打到这了,要是就这么撤回去实在不甘心,不过他也怕有赤壁之败,正拿不定主意时,有人报江东有使者到,曹麟一听大喜,急忙令人传进。
工夫不大,使者进来却不是别人,正是昔日里在辽东并肩作战的俞悦,二人见面先拥抱在一起,然后并肩入座,俞悦感叹道:“兄弟不错啊,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取得了如此成就,离统一天下也不远了。”
曹麟大笑:“兄弟可是来劝我罢兵?咱们哥们,有话就直说好了。”
俞悦把手伸出来,先朝天立起一根中指:“你此时应该罢兵的理由一共有两个最重要的,第一,你后方不稳,底气不足,而我江东一直都是太平盛世,兵精粮足,又可以跟夏口的刘备联手,你便是强打过江去也未必能讨得好去,而且还要付出惨重的代价!第二……”他又竖起一根无名指,“这里是游戏啊,如果让你统一了全国,这个游戏岂不是要黄了?你想想游戏公司会让你顺利统一吗?就算在各个山头刷出来的土匪都能被你剿灭,但是它今天来个山体滑坡,明儿个来一通火神降世来烧你,你能受得了?”
曹麟低头不语,俞悦趁热打铁:“现在天下形式,你自己独占十州和荆州江北之地,还有扬州的一个郡,而我们江东占了扬州的大部分地区和荆南四郡再加上交州,王子占的是益州全境,其余刘备只有一个小小的夏口,园月银星被你撵到倭岛上去了,幸运老狼也逃到海南岛上去了,你看看,你还不知足么?而且,现在么,应该做的事还有好多啊,比如说,你不想在游戏中体验体验做皇上的感觉?不想弄他一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偏妃的后宫?你难道就只知道打仗么?”
一说到当皇帝,曹麟眼睛立即一亮:对啊,我还没有当皇帝啊,虽然这块地盘上我最大,但毕竟跟皇帝的感觉还是不一样的,嘿嘿,是应该想想了,给自己弄一个后宫……
“哎哎哎,你小子怎么流口水啊,退不退兵,你倒是给一个准话啊,我也好回去准备……”
“退退,退!太奶奶的,赤壁之战老子不打了,老子回去当皇帝去!”
建安十二年秋,曹麟留下张辽和沮授父子镇守荆州,带大兵回朝,之后积极策划发动政变。
建安十五年春,曹麟派人逼迫汉献帝将皇帝位禅让给他,曹麟登基,改国号为魏,是为魏明帝,定都许昌,大赦天下,封西门秋月为皇后,小嘉为皇太子,飞龙在天为八贤王。同年六月,俞悦在江东发动政变,派人暗杀孙权,夺得政位,定都建业,定国号为吴,是为吴惠帝;同年十月,王子在成都称帝,定国号为蜀,是为昭帝,自此三国鼎立,三分天下。
曹麟作了皇帝之后,在西门秋月的监督之下,并没有组建起自己的后宫,为此愤愤不已,后来跟飞龙在天想出一个好办法,那就卖官!卖地!
伍长:五两黄金,什长:十两黄金,百人将:一百两黄金,牙门将:五百两黄金,都尉:一千两黄金,校尉:五千两黄金,中郎将:一万两黄金,五品杂号将军:五万两黄金,四品杂号将军:十万两黄金,三品杂号将军:五十万两黄金,二品杂号将军:一百万两黄金。
村长:三百两黄金,镇长:五千两黄金,县长:十万两黄金,郡守:五百万两黄金
飞龙在天来找曹麟:“喂,我说妹夫啊,咱这么卖官的,可不就跟那汉灵帝一个德行了?会不会亡国啊?”
曹麟满不在乎地一摆手:“亡个屁国啊,我们现在手下可以直接调动的正规军就有二百万,这还不算西面赵云、南面张辽,东面马超和北面魏延四处的守军呢,哪个地方敢造反,俺就敢给他脑瓜子削放屁了!”
飞龙在天点点头:“也是啊,NPC卖官亡国,不过不代表玩家卖官也要亡国啊,哈哈,这三国之中,也就咱们有这个实力,像俞悦和王子他们,想卖都没有地方啊。”
曹麟大笑道:“不错不错,看看,这些封的都是杂号将军啊,没有实权的,带的都是私兵,还不用我给他们发军饷,嘿嘿,地方嘛,就卖豫州的好了,那里处于中心位置,我一声令下四面兵到,立即就能将其拿下,不至于局面失控,嗯,讲好啊,一次最多只卖一个郡的,而且超级大郡还要加钱,分着卖给几家,等他们互相出现矛盾的时候,我再出兵剿灭,正好回收土地重新卖,哈哈,他们就算自己买了地盘,毕竟还得归魏国管着不是?”
染指萌妻,男神的心尖寵 南池(拉比)
飞龙在天咬着后槽牙半天憋出一句来:“你,够无耻!”
(全书完)

Categories
遊戲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