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龍書庫

kzxbr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樹海林深》-第二百六十一章 臨行熱推-b96z1

樹海林深
小說推薦樹海林深
晚上白爷跟管家一起来的,一人手里拎着两个三层食盒。各种鱼,虾,肉,素,汤还有三碗蒸蛋……寝房的桌子摆的满满的,酒杯都只能见缝插放。
白爷坐在肖愁旁边,脸上的慈父神情又出现了,“我们家小伙伴真是穿什么都精神,但是这身衣服料子有点薄,在浮扇宫和怅寻阁还过得去,等到了执初轩估计要冷啊……”
我翻了个白眼,“别光用嘴说,真怕肖愁冷的话,那你就去黑市给他买件大氅回来啊。”
白爷瞪着我,“跟药物司局的人交代一声,什么做不出来,怎么能给小伙伴穿黑市里的那种地摊货?”那老头转头对着肖愁又换上了一张笑脸,“小伙伴,这三碗蒸蛋有两碗都是你的,你要是吃不够,臭小子那碗也给你,但你最好还是多吃点鱼和肉,几个月没看见你,又瘦了。”
坐在肖愁另一边的管家,也忙着给肖愁盛汤。
我嘟囔着,“我也瘦了,怎么没见有人管?”
刚说完,小粉就往我的碗里夹了块红烧肉。
我抖着下嘴唇,哭腔道,“亲人……”
小粉看了我一眼,无奈摇摇头,什么也没说,继续吃饭。
管家见状后,立马也给我盛了碗汤,还时不时瞄着小粉。原来这还藏着一个老粉!
超玄幻降臨 夏食
白爷道,“臭小子,这回去了浮扇宫机灵点,只要不跟白涣有正面冲突就都不是事,但是能避免的小纠纷,还是尽量避免的好。”
“说点我没听过的话成吗?”我不耐烦道,“这段时间你几乎每次看到我都是这几句。”
白爷道,“白涣不是善茬,你也不是省油的灯,俩人碰到一起,你还指望我说什么?”
“行了行了,不过就是去割半年的草而已,现在有降谷在,他也不敢再为难怅寻阁的人……”我歪头看了眼小粉,“和我,对吧?”
白爷道,“降谷也有不在仙灵界的时候,他现在隔三差五的就要去镇狩,万一赶上降谷不在时,你惹恼了白涣,他又对你用鞭刑呢?”
邪魅惡少甜心姐 若冰霜
小粉冷言道,“他敢!”
我立马抬着凳子,贴到小粉旁边,“还是我们怅寻上仙这边有安全感。”
白爷瞪了我一眼,“那你也给我心里有点数,别狗仗人势!”
“汪……”我学狗叫了一声。
“你个臭小子!”白爷一巴掌拍了过来。
夜深时,我扒开门探了个头出去,见没人,对肖愁招招手。
小粉说,每当第二天有镇狩时,怅寻阁的弟子都会比较早睡,为了安全起见,我跟肖愁还是坐等到快午夜时才敢出来。
“怅寻阁不像绾尘殿和浮扇宫,有一些练法器放法器,种植和酿酒的地方,这里最大的一个地方就是叶林。”我指了下不远处,“就是那里,其实白天看才漂亮。”
肖愁轻轻的踩在落叶上,低头走着。
“是不是很松软?”我问道。
肖愁点头。
从白天被小粉教育完,肖愁的情绪就一直很低落,刚才吃饭时,也是闷着头。
小粉说话从不迂回婉转,避重就轻,他想表达什么,一向简明扼要。很多时候,小粉的话听上去像是说重了,其实细一想,他不过是直言快语,说的每一句都是事实,而事实总是不太容易被接受的。
“肖愁,你会怪上仙吗?”
我是你嫂子 朱顏綠鬢
肖愁摇摇头,指了下自己。
“怪自己?”
肖愁点头。
“很多事情你不知道怎么分辨轻重,其实是我的问题,我应该在适当的时候告诉你。我们的关系不是主仆,是家人,所以我更应该对你的一些不恰当行为及时纠正。”
肖愁手舞足蹈的在我面前比划了很长一段话,我看着看着就笑了,因为我他娘的竟然看懂了!
“以后,如果我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你要告诉我,我会改。”我翻译道。
肖愁听到后愣了下,下一秒猛点头。
我搭着肖愁的肩膀,笑道,“彼此彼此,漫漫余生,我们互相指教。”
肖愁看着我,缓缓提起了嘴角。
第二天,我坐在澄潭边发呆,肖愁坐在寝房的门槛上,疑惑的看着他的熊掌。我跟他说这个就是他之前在家里养的那盆,但是他不信,他觉得盆是他的,熊掌不是。
如果没记错,这是肖愁第一次质疑我。心道,水墨那小子真行!
我翘着二郎腿,望天道,“肖愁,过了今晚,你可能又要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像现在这样放风了,你知道在白涣那里我们更要小心。我估计,你最多就是在浮扇宫的寝房里晃悠晃悠,舒展下筋骨。”
肖愁点点头,没什么情绪,应该是早就猜到了会是这样。
快到傍晚时,一些弟子陆续从叶林回来了,四合院前,顿时变得喧嚣。
小粉的四合院,是在其他弟子的寝房后面,虽然平时都不会有人主动来这里找小粉,但是在小粉去镇狩时,偶尔会有几个跟我混得比较熟的弟子来找我。因为担心哪下肖愁被他们撞见,所以我先把肖愁收回了。
小粉是刚好在饭点的时候回来的。
这顿饭,我保证了充分的咀嚼,每一口都嚼了五十下才咽下去。我拖拉着吃完了最后一口饭,小粉已经坐在一边等了我快两个小时了了。
直到我放下筷子,他眯着眼睛看向我,问道,“想通了?”
我砸砸嘴,“不然还能怎么办,再拖下去也只是拖几个小时,最后还是得去。”
清影隨行
“看来是真的想通了。”小粉起身。
“小粉,以后你可能就再也看不到我了。”我撇着嘴,矫揉造作的说道,“这一别,搞不好就是永世不见了。”
小粉笑了笑,“浮扇宫的太阳还是很毒的,你每天蹲在草场上,晒个几天,就能把你的心理阴影驱散了。”
我摇摇头,一脸悲怆,“散不了了,活在阴影中,死在阴影里,这就是我的命数。”
小粉拍拍我,“跟我走吧。”
我看着他,好像很长时间都没有听到这句话了。我站起来,从腰带间拿出做好的手带,小粉看到后有些诧异,稍后不动声色的勾了下嘴角。
我一边给他带上一边说道,“别说你爷爷我这几个月都是游手好闲的混日子,我除了在你这里养膘,正事也没耽误!”
小粉看了看手带,摆出一副嫌弃的表情,“一看就是你的手艺,在绾尘殿这一年的时间,算是荒废了。”
絕代天仙
“你爷爷的……”
刚出怅寻阁的阙门,就看到白涣带着赤夜站在琉璃台上。如赤墨所言,白涣果真又恢复到了以往的德性,封灵瓶的事,就像没发生过一样。
赤夜就怂货一个了,即便身边站着白涣,他在看到小粉后,还是心有余悸的向白涣身后躲了躲。再看看他脚下行纹,虽然没有我的“炫目多彩”,但也是够“华丽耀眼”了。原来这封灵瓶,还能吸人的内力。
武林外史
“一个巡习下仙竟然有如此大的面子,还需劳驾怅寻上仙亲自护送。”我们走近后,白涣阴阳怪气道,“我正想着,眼看亥时都已经过去了,赤目到底是有多大的胆子,连仙灵尊的命令都敢违抗。”
原来主仆二人大半夜不睡觉,是想着如果我今天没有按时去浮扇宫报道,就要连夜去仙灵廷告我刁状!
赤夜唯唯诺诺的给小粉行了个礼,白涣鄙夷的白了赤夜一眼,似乎觉得很没面子。
我看着白涣,心里的恨意无声的烧着,我故作平静道,“弟子见过浮扇上仙。”
白涣仰起头,用他那对大鼻孔对着我,“能让怅寻上仙亲自送来的巡习仙灵,你可是头一个啊。”
小粉道,“我亲自送人,是有几句话要跟你说明。”
白涣扇着扇子,“愿闻其详。”
小粉道,“人,我交给你时什么样,你还给我时也要什么样。”
白涣冷“哼”一声,“说得像是我们浮扇宫不善待弟子一样。”
赤夜冒头道,“仙灵界谁人不知我们浮扇上仙是最疼爱弟子的,但是,倘若弟子做错了事,也是要按律处置的。”
“律?”小粉眼神一冷,看着赤夜,“鞭刑吗?”
帝國寵婚:黑帝的秘密戀人
無限之空間印記 蒼雲苦海
赤夜一时哑口,又慌忙的躲回了白涣身后。
白涣道,“我以为当日之事,早已在仙灵廷上说开了,最后对赤目的处置,也是在众人都没有异议之后才执行的,不曾想,怅寻上仙至今对此事仍心存芥蒂。”
小粉没理会白涣,忽然转头对我说道,“每天完成浮扇上仙吩咐的事后,都要来怅寻阁一趟。”
我一愣,下一秒狂点头,这敢情好了!不用担心哪天突然在浮扇宫里死翘翘了还没人知道。
白涣不满道,“赤目在我浮扇宫巡习,何以要每日去你怅寻阁?”
小粉淡淡道,“听说你也时常在我不在时,吩咐我的弟子为你做事。我也有事需要你的弟子替我去办,但是我不找你浮扇宫的正式弟子,我只找他。”
“何事非要赤目办不可?”赤夜又伸个脑袋出来,“我们浮扇宫的能人异士比比皆是,他能办到的事,任何人都能办到。”
小粉问道,“也包括你吗?”
赤夜估计是怕小粉真的会找他,到时候也像白涣为难赤念那样为难他,于是没再接话。
妖怪寵物店的崩壞日常 奶酪不說
白涣道,“我也好奇,怅寻上仙究竟是要给赤目安排何等要事。”
“抓鱼。”小粉道。
“抓鱼?”白涣一脸疑惑。
小粉再次把白涣晾在一边,对我说道,“时候不早了,随他们去吧,记得每天来澄潭。”
我点头笑道,“弟子遵命。”
白涣不悦的看了小粉一眼,甩了下袖子转身走了,我跟了上去。走到浮扇宫的拱桥时,回头看了看小粉,他笑着对我点下头。

Categories
懸疑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