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龍書庫

dt09u好文筆的小說 末日螢火 愛下-第四十九章 幽靈暗礁看書-tw868

末日螢火
小說推薦末日螢火
陈凌风突然的出手令斯托克始料未及,他急忙下令手下开枪,但为时已晚。
乘着斯托克手下愣神的功夫,陈凌风如鬼魅般冲了过来。
劍仙歸來 快樂的悲劇
手起刀落,匕首在人群中穿梭,寒芒乍现,没有丝毫怜悯,每一刀都直接命中敌人要害。
转瞬间,斯托克的几名手下还未来得及开过一枪,甚至连死亡前的惨叫都没有发出,便一一化为了永远沉默的尸体。
死去手下的鲜血染红了海水,也慢慢汇集到了斯托克脚下。
斯托克连连后退,鞋子上略微有些凝固的血液在木板上留下了深深的暗红色印记。他抬起头,双眼接触到陈凌风绿色的眼眸,那满是愤怒的眼神,闪烁着如同野兽觅食的凶芒。
“怪…怪物……”斯托克惊恐的跌坐在地上。
陈凌风竖起匕首,伸出舌头舔食着上面残留的血液。接着他反手握着匕首,慢慢朝坐在地上,抖如筛糠的斯托克走去。
“不…你不要过来!”斯托克哆嗦着掏出手枪准备射击,可刚打开保险,陈凌风手里的匕首电射而出,直接贯穿了他的手腕,巨大的冲击力拉扯着他的手臂钉在了酒吧的吧台上。
如灼烧般的刺痛从手腕上传来,斯托克握住匕首的刀柄,他想拔出来,但稍一触碰,手腕上专心般的疼痛很快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陈凌风走到他面前。
“你…你不能杀我,你杀了我,诺兰德君王不会放过你们的。”斯托克早已没了先前的威严,冷汗从他的额头上不住滴下。
“放心,你的命这么贱,我怎么会杀你呢。不过,你必须得留下些东西。”陈凌风拍着斯托克的肩膀,随后将手伸向插在他手腕上的匕首。
陈凌风握着匕首疯狂在斯托克的手腕上扭动,锋利的匕首立马将斯托克的手腕搅的血肉模糊,喷溅的鲜血洒了陈凌风一脸。
作者降臨
突如其来的撕裂般的剧痛,让斯托克接连惨叫,险些便晕厥过去。
陈凌风猛地拔出匕首,随即一脚踩住斯托克的手臂,寒光闪过,是骨肉分离的声响,残留着神经反射的手掌从斯托克的手臂上飞入大海。
断手之痛直击斯托克大脑,强烈的无法忍受的痛楚让他彻底失去了知觉,整个人蜷缩在地上不住的抽搐着。
陈凌风站起身来,瞳孔渐渐恢复了常色,他捂着脑袋,像是刚从梦魇中清醒一般。他摇了摇头,感觉身体里某种力量正在慢慢苏醒,或许剃刀给他注射的抑制剂就快要失去药效了。
“这家伙现在已成了废人了,刚怎么处置就交给你们了。”陈凌风定了定神,转头对黄金岛上的人们说道。
岛上的人纷纷开始议论,很快议论便转变成了谴责和唾骂,大家都在指责陈凌风为何要动手杀死鲸鱼帮的人,还废掉了斯托克一条手臂。
陈凌风只是闭上眼睛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强权就是真理,弱肉强食,适者生存是末世唯一的准则。弱者可以抱团取暖,但他们不需要英雄,哪怕是刚刚挽救了他们生命的人。
消除危险和恐惧的人们开始奔向残废的斯托克,他们极尽全力的救治他,没有人再多看陈凌风一眼,转而开始将他驱逐黄金岛。
这是何等讽刺的画面。
耀世傳說
老郑看着陈凌风,眼神有些复杂,但多番的表情变化后,他也只是叹了口气,回到了人群中,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最后留在他身边的只有林镇宏和波比。
“孩子,这个世界已经变了,他们只是想活下去。”林镇宏并没有因刚才陈凌风的嗜血残忍而感到惧怕,他相信自己的感觉,眼前这个年轻人绝不是刚才战斗时的凶兽。
陈凌风笑了笑,心里升起一丝暖意。
波比也走了过来,她胖乎乎的小手从衣兜里掏出一条有些泛黄的手绢,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又指向陈凌风。
澀澀小嬌
陈凌风明白她的意思,慢慢蹲下身子,波比乖巧的用手绢擦拭着陈凌风脸上的干涸的鲜血。
“大哥哥,波比用手绢给你擦干净,你的脸上就不脏了。”波比认真的擦拭着,童真的眼里闪烁着不属于这个崩塌世界的光芒。
“波比,你害怕大哥哥吗?”陈凌风笑着抚摸着波比的脑袋。
“不怕,大哥哥刚才在打坏人,是在保护波比。大哥哥是波比的英雄。”波比仰起小脸,那纯真的笑容让陈凌风明白,在这末世里仍然有值得他去保护的东西,那些心怀希冀的人们仍然渴望着拯救。
“走吧,他们的命运就交由他们自己掌握吧。”林镇宏拍了拍陈凌风的肩膀,抱起波比,回到了三角帆船上。他最后看了一眼黄金岛,眼光扫过老郑凝重的脸庞,这里恐怕不会再是过往船只的温柔港湾了。
驶出黄金岛的大门,小小的帆船再次划向蔚蓝的海洋。林镇宏一手掌着舵,一手翻看着地图,不断确定着航行的方向。
帆船朝着幽灵暗礁的海域驶去。
一路无话,快要接近傍晚的时候,帆船终于到达了幽灵暗礁海域。
这里之所以被称为幽灵暗礁是因为这片区域海水涨落极不稳定,海面下方遍布暗礁,在这里行进的船只经常会出现触礁沉船的情况。而这里除了一望无际的大海和若隐若现的礁石,什么补给都不会有,搁浅的人们只能遗落在礁石上被活活渴死。
所以关于穿过幽灵暗礁海域能够到达小岛的传闻在兴起一段时间过后便再没有人尝试。
穿越之妃臨天下
我做荷官那些年 甕城老六
林镇宏在进入幽灵暗礁海域后,便立即降低了帆船航行的速度。他在茫茫的海面上四处张望着,似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今晚要在那里过夜了。”林镇宏搜寻了好一会,才在西边的海面上发现一个小小的黑影。
林镇宏小心的驾驶着帆船向黑影靠了过去。
随着距离的靠近,黑影逐渐变大,那竟是一艘搁浅在礁石上的小型游轮。
“嘿,不枉费我上一次花了一小袋泥土买来的消息,这里果然有一艘搁浅的轮船。”林镇宏有些兴奋,他招呼着陈凌风过来帮忙,两人合力将波比抱上轮船,又拿出三角帆船上备好的缆绳,将帆船固定在游轮护栏上。
等到两人安置妥当,已是入夜时分。
林镇宏上到游轮甲板上,利用固体燃料升起了一堆篝火,又将游轮上的破旧木板拆下来做了几个简易板凳。
三人围坐在篝火边,夜里微凉的海风吹的火光摇曳,波比吃过些食物便早早的有了倦意。林镇宏拿过帆船上准备好的棉被给她铺在靠近火堆的甲板上,不一会,波比便沉沉的睡去。
林镇宏往火堆中添加了几块木板,和陈凌风聊着自己年轻时的故事,那些旧世界的美好回忆让他心里生出无比的向往。
我把諸天開辟成了秘境
夜有些深了,林镇宏收拾好篝火,便招呼陈凌风休息。就在这时,一些“哗啦,哗啦”的响动从游轮底部传来,就像是有人拿着铲子在剐蹭墙面一样。
林镇宏从火堆里抽出一块木板,他走到船舷边,借着火光他终于看清楚了发出声响的东西。
“林伯,发生什么事了?”陈凌风察觉到了异样,也立即走了过来。
林镇宏听见陈凌风的呼喊,急忙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我们被包围了。”林镇宏小声的对陈凌风说道。
陈凌风也走到船舷边,借着林镇宏手里燃烧的木板,只见游轮下方的海面上一片黑色的物质随着海浪有规律的涌动着。
那些东西浑身漆黑,有着柔软的触手。陈凌风双目圆睁,攀附在游轮底部的东西分明就是那日在南港出现的会吸收能量自爆的软体生物。

Categories
科幻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