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龍書庫

k6x9t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大夏龍雀傳 愛下-第106章:深藏不露!熱推-j18g4

大夏龍雀傳
小說推薦大夏龍雀傳
第一百零六章:深藏不露!
“世子调查过我?”
班兴见到李奕奇答应的如此爽快,愣了愣,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眼神深处闪烁着一丝紧张。
“确实查过,你们离开班家的原因,莫非和令尊的事有关?”
李奕奇话音刚落,班兴的身躯便猛地一颤,整个人如遭雷殛,诚惶诚恐道:“世子,家父之事,与小妹毫无关系啊!”
“班兄这是做什么,赶紧起来吧。”
李奕奇摇摇头道:“我虽然查过一些,但也只是一些零碎的消息,关于令尊之事,算是一知半解,你大可不比如此警惕。”
闻言,班兴心中的焦躁和不安丝毫未减,大冬天的,他额头竟然都是冷汗。
十几年前,上京城中发生了一件大事,一位江湖宗派界的武者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竟然来到上京城潜入夏宫,想要探宝。这件事,引起了皇室震怒,当天晚上,整个上京城火光冲天如同白昼,就为了找到那个女子。然而,包括龙骑禁军、九城兵马司、巡防营,甚至六部衙门的人都出动了。可是,朝廷众人翻遍整个上京城却没有找到。
那个宗派界的女子就彷如人间消失了一般……
“传闻中,那个身受重伤的宗派界女子慌不择路,当天晚上误入一个世家弟子的房间,她本以为自己命绝于此,可是没想到那位世家弟子不仅没有告发她,反而将她藏在了房间的密室中,帮她躲过了朝廷的追查。”
“在躲避追查的在这段期间,两人之间互生情愫,然后,女子便怀有了身孕。虽说在此之前,这位世家弟子已经已经婚配且有一子,可是尽管如此,二人还是决定将孩子留下来,没过多久女子就诞下了一个女婴……”
“然而,就在女子分娩的那一天,这件事情终究还是被那个世家的人发现了,后来,女子因为难产而死,但是那婴儿却活了下来。”
“知道此事,那个家族的众人便想过要将襁褓中的女婴杀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最后没能下手。至于那位世家弟子,则是苦于自己触犯了朝廷的法度也羞辱了家族颜面,当场便饮剑自刎。”
天國遊戲 白貪狼
盜妃攻略
“这些事情,本是十几年前的一段传闻,但是论时间,却恰好能对应的上令妹的年纪。说实在的,如果不是今天真的见到令妹,我还以为这就是谁为了诋毁班家而编造出来的谣言。”
“不过看你这般反应,当年那件事似乎不是以讹传讹……”
“当年那个人就是令尊?而那个孩子,就是令妹了!”说到此处,李奕奇漆黑的眸子中闪过一道异样的光芒,声音中也不由的充满了感概——不得不说,这班兴和班昭二人的父亲,胆子是真的比天还大!
“世子说的没错,那个传闻说的那个世家就是我们班家,而那个爱上方外妖女的人,便是……家父。”班兴脸色微微发白。
“也就是说,令妹的父亲是上京城的史学世家班家的人,而母亲却是被朝廷通缉的要犯?”李奕奇语气平静的问道。
“世子说的没错。”班兴苦笑着点了点头。
“令妹能活下来,确实是一个奇迹。”李奕奇喃喃自语道。
大夏朝的大臣们,对于江湖宗派中人向来深恶痛绝!
朝廷重臣家的子弟爱上宗派界的妖女,本就是大逆不道的事!更何况那妖女还是被皇室通缉的重犯!
说白了,班昭本来就不应该出生在这个世上的!她的存在,不仅狠狠地打了整个班家一耳光,也顺带扫了朝廷的颜面!这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
“小妹的身世见不得光,还望世子不要传出去,今日之事,班兴必铭记于心。”班兴苦笑着点了点头,同时躬身对着李奕奇深深一拜。
“言重了,都过去十几年了,谁还会用令尊的事做文章。”李奕奇摇头笑道。
他自然知道对方在担心什么,这些事自己既然能够查到,就说明班昭的身世对于皇室、对于朝廷中那些手握生杀权柄的大臣们来说也不是什么秘密了,可是,如果那些人真要动手,就算班昭有十条命恐怕也早就活不到今天。
所以,李奕奇猜测,最大的可能还是班家从中周旋的结果,只是不知道班家那位老人当时用什么代价得到了皇室的宽恕,最终换回了班昭的一条命……
“当初你说要和我结个善缘,莫非就是为了令妹?”李奕奇有些好奇的问道。
闻言,班兴没有即刻回答,而是反问道:“世子可是即将要去荒州?”
“你想说什么?”
突然,李奕奇目光一凛,眼神冰冷的盯着他,冷漠的声音中透露着一种极度的冷静和理智。
夏皇在不久前下旨将太子试炼的地点安排在了荒州这个和宗派界接触最大多的地方,同时还在旨意上明明白白写着镇压宗派的意思,而班昭的母亲就是宗派界的人……
这不得不让他心生警惕。
“世子不要误会,我只是想随世子同行。”班兴神色微变,急忙解释道。
“随我同行?”李奕奇一怔,狐疑道:“你想去荒州?为何?”
婚後甜寵:澈少的金牌嬌妻 玉扇傾城
然而,话音一落,李奕奇自己便立刻反应了过来,狭长的双眸微微眯起,目光直勾勾地看着班兴,一字一句问道:“莫非,你想去找当年那个女子的宗门?”
“世子明鉴。”班兴垂下头,低声道。
“呵呵,呵呵呵……你还真敢说!”李奕奇突然笑了起来,只是笑声有些冰冷。
枕上的月光
他怎么也没想到,对方竟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简直是疯了!
耳边环绕着冰冷的笑声,班兴身躯微微颤抖了一下,但是很快便恢复了平静,他深深看了李奕奇一眼,缓缓道:“世子,你可是觉得保护亲人是一件很可笑的事?”
班兴这句话如一把刀子插在了他的心窝处,李奕奇脸色顿时一变,目光开始变得深幽,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自己为何要拼了命的扶太子上位,目的不就是为了保护家人嘛……
“这些年来,我一直都将小妹保护的很好。”
班兴脸色变得有些阴沉,苦笑道:“只是我知道,不论我怎么掩盖小妹的存在,她在那些人眼中,始终都是对付家族的一把刀刃,只要小妹还留在上京城,就永远不会有安全的一天……”
说着,他视线不由自主的瞥了一眼卧房的方向,脸色难看。
自记事起,他和小妹两人就在家族中受尽白眼,只能睡在柴房中,和下人无异。甚至在几年前,他误入祖祠被家族的人吊起来打了一顿,那时候他才知晓自己和妹妹两人被下令永生永世不得踏入班家祠堂半步。
班兴心中明白,自己和小妹虽然顶着‘班氏’这个大夏朝第一史学世家的尊荣姓氏,但是实际上等于是被逐出了家族。
然而,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因为即便家族的人再讨厌他们两人,都不可能对两人下杀手,除非两人的存在已经威胁到了家族的存亡——大夏官场,派系之间的斗争可谓无处不在,家族这些年来虽然低调,但是仍旧有着对头,而小妹的存在对于家族而言,一直都是一个羞辱。
勾结方外妖女,祸乱上京城!
萬界最強保險公司 黑山大妖
偽道 偶遇傷心
十多年前,这个罪名班家是靠着先祖留下来的威名压了下来,但还是得罪了皇室。
若是有朝一日,别有用心之人为了打压班家将旧事重提,班家那是百口莫辩,毕竟小妹的身世做不得假,这也是班兴为何如此心慌的缘故。
到那时,小妹的命运恐怕就只有成为家族的牺牲品,被当做宗派界的余孽和朝廷罪臣之女而推上刑场。
九龍奪
这一点,班兴始终心如明镜。
这些年来,他为了近一步弱化当初那件事带来的恶劣影响,甚至带着小妹主动离开了家族,搬到了这条人迹罕至的小巷子中生活。
可是,有些事情是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的。只要小妹还在上京城,就始终是家族潜藏的隐患,平时家族可能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到了关键时候,一定会牺牲小妹来换取保住家族的利益。
虽然听起来无情,但这就是世家!
听到班兴的这番解释,李奕奇心中的怒火也慢慢平息下来,问道:“所以,你就想将令妹送到她母亲的宗门中?”
“若是继续留在上京城中,小妹必死无疑。”班兴面露一丝苦涩的笑容,声音更是颓然,语声中也透露着深深的无力。
他知道,家族不可能为了一个‘孽种’而再一次开罪皇室和满朝文武。那时候,说不定家族还会为了换取皇室的信任、堵住满朝文武的嘴而主动让人除掉小妹。
“可是,我不能答应你。”李奕奇摇摇头,淡淡道:“你可以换个条件,在其他方面,只要我李家能做到的……”
能够不着痕迹的搜集到楼兰和古夜皇朝的资料,班兴确实帮了他一个大忙,但是和宗派界扯上关系向来是朝廷的大忌,李奕奇也不敢随便答应,只能从其他地方想办法还这个人情。
“世子,我别无所求,只希望能借太子殿下出行的机会,避开家族耳目,一同前去荒州。至于和那个宗门接触的事,若是被人发现了,我也会一力承担,绝不连累太子殿下和世子。”班兴态度十分坚决,就连李奕奇都能感受到他心中的焦急。
“答应他!”就在李奕奇沉思之时,金翎的声音却突然传入脑海中。
“为何?”李奕奇微微一怔,对着脑海深处传出一道疑惑的意识。
相思入骨:陸少請止步
“你还没看出来么,唉,真是一代不如一代……”金翎略带戏谑的声音传来,李奕奇脸色顿时一变。
就在此时,李奕奇的体内突然发出阵阵轰鸣,眨眼之间,一股股凝如实质气旋便在顶上三花处缓缓凝聚,一股迫人的气势猛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轰!”李奕奇目光灼灼,衣袍一荡,一股真气迸射而出,卷向班兴。
“世子你这是做什么?”
班兴完全没想到李奕奇会突然间对他动手,顿时惊呼起来。
“轰隆!”
一道黑色的真气,犹如屏障一般,和李奕奇的释放出的真气撞击在一起,爆发出轻微的轰鸣声,震破了脚下数块石砖,同时也在屋内卷起了一阵风暴。
終極透視眼 無畏
房间内,李奕奇修炼的火属性真气与另一股强度不相上下的黑色真气互相纠缠,两人方圆十步范围内的气流都唰唰作响,好像水浪一样旋转,掀起的狂风扯得周围的桌椅都籁籁抖动,
“果然是‘虚天’!月灵一族的‘虚天’!”金翎虚幻的身躯出现,乌黑水灵的大眼睛上下打量着班兴。她的语气非常肯定,而且神色极为兴奋。
另一边,出手挡下李奕奇攻击的班兴也愣住了,抬在半空中的手迟迟没有放下来。刚才两人之间的交手撕裂了他的袖口,露出白皙的肌肤,然而此刻班兴的身躯之上却被一层层诡异的黑色的光辉笼罩着,仿佛要化作一片虚无。
这一刻,班兴哪里还有之前朝廷小吏,文弱书生的样子,分明就是一个实力强大的武者!
“厉害,没想到你居然有如此修为!”
李奕奇用着一种匪夷所思的目光看向了班兴,眼中也掠过一抹震惊——自己突然出手,用尽全力的一击,竟然之和对方平分秋色!
这班兴,竟然也有着气海境的武道修为,而且并不是那种初入气海境,而是和他一样气海境九阶巅峰的武者!
上京城那么多武道世家,那么多年轻弟子,可是能够在二十出头的年纪便踏入气海境的却寥寥无几。
这班兴本身只是不被家族重视的弟子,却有着不下于古千阳的修为,真可谓是让人大吃一惊。
想必若是班兴本人不在兵部做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小书记官,而是投军于九大都护府,定又是一个军中后起之秀!
“世子是如何看出来的?”班兴神色一僵,眼神变了变。
第一建築師
身为是武者这件事,除了他和小妹之外,压根就没有任何人知道。
“刚才那件事我答应了,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李奕奇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很平静的说道:“令妹要跟在我的身边,随太子殿下一同去荒州!”

Categories
玄幻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