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龍書庫

u20x3优美言情小說 《人生的交錯》-第六十二章劉細明力助兄弟,鍾玉葉喜回孃家熱推-4gcu4

人生的交錯
小說推薦人生的交錯
刘致远他们走了以后,刘细明的心情也很沉重。他想来想去,干脆也不回厂里上班了,反正他已经在厂里请了半天假。于是他又打个电话骗林高宇说:“今天下午我就不回厂里上班了,我这边有点急事!”
林高宇听他这样说也只好同意了!
刘细明回到租房以后,泡了一包方便面当午餐。然后就倒在床上睡觉了,这一睡就睡到下六点多钟。醒来以后也不开灯,仍然躺床上考虑刘致远他们的事。
这个事虽然说刘致远他们走了,但毕竟致远他们是他家里的人。虽然说他也把他自己的情况跟他们三个说了,但这个事如果传回去以后村里的人会怎么看?他的叔叔伯伯们会怎么想?说不定他的叔叔婶婶们就会认为是他看不起人,不肯帮忙!特别是世雄叔,因买鹅的事跟他家里正有隔阂。他肯定会认为是他记恨上他们家了!因为毕竟他在前面把刘家富和刘国飞搞到他厂里学技术去了,而家里的人又知道他现在是厂里的生产干部,既然能帮家富和国飞为什么就不能帮致远他们呢!
極品醫仙風舞天下著 風舞天下
他想来想去觉得,应该给他们三人的父母亲解释一下这件事,以免坏了家里的人情关系。不管怎样他毕竟也是刘家坪的人,日后回到家里他还是要和这些人相处的,所谓“远亲不如近邻”……
这时他正躺在床上想着这件事,钟玉叶就下班回来了。开灯一看,见他躺床上,以为他是身体不舒服,按理说这个时候他应该还在厂里上班对。于是就赶紧问道:“你今天怎么下班这么早?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细明从床上坐起来,就把今天上午致远他过来让他帮忙的事说了。接着又把他的想法也说了。
钟玉叶一听,就笑着说:“你这人怎么脑袋这么呆呢?这个事你用不着跟外人说,也用不着跟外人解释!他们爱怎么想那里他们的事,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再说了那个厂又不是你开的,就算是你开的也不能是个人就要呀!何况你现在还辞工了呢!你如果真耽心家里的人有误会,你只需打个电话回去把这个事和你现在的情况跟爸妈说一下就行了。让他们去给村里的人解释去!”
细明一听,觉得妻子的话很有道理。于是就打电话跟爸妈把这事说了一遍!
六天以后,厂里才招聘到了一名新的车床组长。刘细明把工作交接完成后就顺利的出厂了。本来他在两个月前就应该去陆东市参加技能培训,但由于他弟弟的原因才拖到现在。不过拖了这两个多月也不要紧,反正他常年在外面打工,也不急在这两个月。但通过这两个月的时间他们夫妻俩又多存下了六千多元钱,现在钟玉叶手里已经有一万六千多元的存款了!
刘细明简直难以想象妻子的能力,钟玉叶不但能挣钱而且善于谋划,把一切都规划的井井有条。他现在才知道他能娶到钟玉叶这样的女人作老婆有多么幸福……当然,一切都在不言中!
两天以后,刘细明就带着六千元钱来到了陆东市市。在那家他几个月前就看好的培训机构报了名!报名费四千一百元,剩下的就是他的生活费。这个他几年前的愿望到现在为止终于实现了,这是在妻子的帮助下才实现的,他感谢妻子!有时候他也幸福的想:有这样的妻子站在后面,他怎能不努力向前冲呢?
且说刘致远那天回到厂里后,马上就打电话回家了。告诉父母亲说:“细明因为个人的原因现在帮不了忙,因为他说他现在也辞工了,过几天就出厂!”
“现在帮不上忙那就算了!”刘辉朝无可奈何的说。因为他知道:虽然细明论起来还叫他一声大叔,但他这个大叔和细明已经隔了几代人了。人家不肯帮忙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因此他根本就不把这个事放在心上。
無限腹黑
但刘世雄就不这么想了,他这个人无论对别人怎样都认为无所谓。但别人只要一点点的对不起他,他就会记恨到底。甚至变相的报复,他这种“以小人心踱君子之腹”的行径在刘家坪是出了名的。现在他听说了这个事以后,马上就断定,肯定是细明爸因为买鹅的事记恨上他了,于是才让细明不要帮他的开胜。但是又因为细明拒绝的不止是他的儿子一人,另外还有刘辉朝的儿子和刘世文的儿子!因此别人不说什么他也就不好说什么!只能是在心里记着这事就行了。
这段时间正是秋收的时间,他因年初在家里建房子时顺便种了几亩。于是就从天海省回来收割稻谷了。
几天以后他扛着锄头上田里去挖草根,从村子里的小路上经过,正好看见刘辉朝和刘汉三坐路边的一棵梧桐树下乘凉。于是他就走过去和他拉话。两个人说着说着就说到致远他们去找刘细明帮忙的事,刘世雄以言挑之,说:“现在咱们刘家坪可能就数刘启玉家里的人能干了,女儿又考上了大学,儿子又在外面那么能挣钱。他一个月的工资顶我们这些人好几个月。以前在外面打工的人就数阳一梅的儿子刘刚的工资高。现在听说细明的工资比刘刚的还高。以前刘刚在外面学了技术,从来就没有帮过村里的任何人。现在刘细明学了技术,却还为咱们村子里带了两个人!”
刘辉朝一听就说:“他带不带人跟我有什么关系!倒是你们这些和他关系近的人才应该去关心这个他带不带人的问题!”
“我们家和他关系近又有什么用?他不想帮你还不是不帮!前段时间我们家开胜去找过他,他还不是借口说他已经在厂里辞工了,帮不上忙。可后来听说他还不是在那个厂里干着不走!”刘世雄说完这说就恶意笑了笑。
当然,此时刘辉朝和刘汉三并不知道刘世雄的最后一句话是他自己编出来的。又因为他刚从天海省回来,于是就信以真了。
刘汉三回到家里就把这事和阳一梅说了,第二天阳一梅就把这个事传到了细明妈的耳朵里。
细明妈一听,就给阳一梅解释说:“这个事我也知道,当时去找细明帮忙的不止是他们家的刘开胜,还有刘致远和刘强。并不是细明不肯帮忙,那时细明的确是已经在厂里辞工了……”
阳一梅一边听她解释,一边点点头,但心里却想:“你们家的细明不愿意帮忙就不愿意帮忙,用不着给旁人解释。我才不相信你家的细明有那么多钱一个月还舍得辞工!”心里这样推想,但嘴里却说:“也是,他们一次就去那多人找细明,就算细明能帮忙也一次帮不了那么人。”
后来,这事在村庄里传开以后,村里大部分的人都认为是细明不肯帮忙。
且说细明在培训班报名以后,由于他早做准备,两年前他就开始学习数控机床的有关知识了。又阅读了好几本数控机床的教材,因此他学习数控机床的速度是惊人的。一个月时间他就学会了数控机床的基本操作,实际上有关数控机床的理论知识他早已完全掌握了。来这里参加培训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实践。
他从七月底入学以来,转眼就过了两个月。通过这两个月的努力他已经完全掌握了数控机床的加工,他的能力已经和数控方面的师傅相差无几了,他还不走是因为他还想在这里再练习一下,以便操作起来更熟练,更有把握通过考核。当然他这里练习的同时也开始去人才市场寻找相关的工作了。
这天,他从人才市场回来以后,突然又接到了马易中的电话。马易中这次打电话过来是想问他学会了数控机床没有,并告诉他如果有机会他也想过来学一学数控机床。
刘细明听他说了以后,就开玩笑说:“学习数控机床的操作学费很贵的,前前后后加在一起差不多要花到上万元。不知道这两年你存多少钱了。”
重生之千金有點毒 七商染百裏
“一万元钱算个啥?就是再多的钱我也出得起!”马易中也开玩笑说。
“不愧是升官了有钱了!”刘细明接着说。
“那是!”马易中也兴奋的回答。
在这里顺便说一下,马易中这个人在我的小说中已经消失很久了。但小说中未提并不是说他就跟细明没关系 了,实际上,他一直跟细明都有联系。四个月以前他也被厂里提拔了,当了组长,还请细明到他那里喝了喜酒。
他们俩开玩笑的说了几句话以后,细明就跟他说了他在陆东市培训数控机床的情况。后面又跟他说:“如果你那里要招聘机械方面的学徒,就帮我一下,我弟弟也想过来学点技术。”
马易中所在的这家机械厂是一家民营企业,规模不大,只有一层厂房。厂里的管理模式也很简单,只有两级,老板下来就是各组长。各加工组的人员招聘都由各组长负责。因此马易中完全能够帮到细明这个忙。本来他组上有七台机床,但是只有六个人,也就是说还有一台机床空在那里,没有人操作。实际上这台机床有没有人操作都无所谓,但他为了给老朋友帮点忙,就对细明说:“我这里正好还要一个人,如果你弟弟想学这方面的技术那就过来好了。随时都可以过来!”
影後嬌妻別想逃 七蝸牛
“那就谢谢了,改天我请你吃饭!”刘细明高兴的说。
接完这个电话后,他马上就打通了开胜的电话。问他还想不想学习机械加工方面的技术。刘开胜一听,喜出望外。高兴的说:“想!你现在能把我搞到你们厂里吗?”
“我现在在陆东市,是我的一个朋友那里要人。那你什么时候可以过去?”刘细明问。
刘开胜听他这样一问,怕时间拖久了又有变故。赶紧答应说:“后天就可以!”……
刘细明两天以后就带着刘开胜来到了马安镇。找到马易中以后,马易中立即就帮刘开胜办理了入厂手续,并按排了床位。刘细明又把刘开胜和马易中请到餐馆里吃了一顿。开委托马易中多多关照!
抹淚的青春熱血 喜歡蒲公英的孩子
马易中喝了几杯酒以后,赶紧答应说:“有我在这里你就放心好了,你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
刘细明把刘开胜安排好以后就回到了陆东市,继续一边参加培训一边找工作。
他在天海省全心全意的帮助刘开胜,可刘开胜的父亲刘世雄在家里却处处刁难他的父亲。
且说刘世雄回家以后,没几天就开始了大秋收。他家里只有几亩稻田,当秋收进行到中间时,他家里的几亩稻田就己经收割完毕了。但他为了挣钱就帮人家收割稻谷。这天,他正帮刘远山家里收割刚狗田的稻谷。由于刚狗田这一带都是深泥田,收割机不走,所以只能用传统的打谷机。早上他和刘浩抬着一个打谷机正往刚狗田走去。走到田埂上他突然看见对面过来两头大水牛。他就停了一下,刘浩在后面也看见了,就说:“注意一点,不要把牛赶到下面的去了!”他本来可以把这两头大水牛赶到上面的那块已经收割了的稻田里,但他又知道下面的那块还没有收割的稻田是刘启玉家的。于是他就有意把两头大水牛赶到下面的稻田里去了。两头水牛一下到下面的稻田里就在田里奔跑了几趟,把刘启玉的这块尚未收割的稻田踩踏的不成样子。
他和刘浩把打谷机抬到刘远山的田里后,刘浩才发现那两头水牛下了刘启玉的稻田。就责问他说:“我让你小心一点,怎么你还是把牛赶到下面去了?”
“我没赶!是两头牛自己走下去的,它自己要下去我有什么办法?”
刘浩知道他的为人,听他这样说,也懒得和他争辩。拿着一根扁担就下田赶牛去了……
当天傍晚,刘浩在田稻里遇见了刘启玉。就把这事原原本本的跟他说了。刘启玉一听赶紧跑到刚狗田,只见他家里的那块稻田果真被两头牛糟踏的不成样子。他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嘴里不停的“哼!哼!”
回家以后,他把这事和细明妈一说。细明妈立即就把前前后后的事情连系起来一想,最后得出结论:肯定是刘世雄搞得鬼!“刘世雄这个人真是个没良心的!”细明妈也只能气愤的骂上一句。
天宮隕落
这个事就发生在细明把开胜介绍到马易中厂里的前两天。试想想,如果细明知道了这件事,他还会帮助刘开胜吗?这个问题值得读者去深思!
刘细明帮了刘开胜以后,回到陆东市,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他就成功应聘到了一家日资企业。月薪一下就翻了一翻,涨到了四千五百元。唯一的不足是这家企业不在马安,而在南门。夫妻俩仍是分居两地。
钟玉叶听到这个喜迅高兴的手舞足蹈,这样一来,他们夫妻俩一个月下来就能存下五千多元了。本来细明找到工作以后就让她过去,但再有三个多月就要过年了,她最后说服了细明,等到过年的时候她再辞工,然后一起回家去。过了年以后她再到南门找工作。
三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又到了一年过年的时候。在外乡打工的游子们又开始背着大大小小的包裹回家过年了。钟玉叶和刘细明在农历十二月二十五日就回到家里。他们夫妻俩这次回家跟以前不同,前几年回家他们都是只带着自己的行李悄然的走进自己的家门。而这次回家他们夫妻专门从天海省买了好多的名贵礼品,用一个大纸箱装着。在文岗市下车以后,就叫了个出租把他们夫妻俩送到了自己的家门口。刘细明在回家的时候也专门在天海省买了一条芙蓉王香烟。这种烟可不便宜,一条就是二百多元。他本来不抽烟,但现在是回家过年,免不了要给亲戚朋友发烟抽。他在家里给亲戚朋友散这种烟,无疑就是向家里的父老乡亲们证明:他刘细明现在总算是在外面闯开一条路了,从现在开始已经脱贫了!他要向全队的人证明他刘细明不愧是队上的第一名大学生,即使当不上干部,也不比那些干部差。
他们夫妻两二十五日回到家里,二十六日就带着礼品上钟玉叶的娘家去了。钟泰林夫妇两看见女儿和女媳带着这么多的名贵礼品回来,欢喜得不知道如何是好,玉叶妈赶紧接着细明手里的东西,囗里一劲的说:“你们过来就好了,何必买这么多的东西!这东西应该都不便宜吧?”
玉叶赶紧说:“这些东西都是我们在天海省特意给你和爸爸买回来的。虽然有点贵但效果很好,特别是这种西洋参要三百元一合,听说抗疲劳的效果相当不错。我和细明特意给你和爸一人买了一合。”
听女儿这样说,她心里暗暗估计,这次女儿和女媳带过来的东西少说也破费了七八百元。如果在外面没有挣到钱的话是肯定不会这么破费的。又见细明穿一身漂亮的西服,打扮得一表人才。这时她才相信女儿当初没有看错人。
女儿和她进房间以后,她才悄悄问道:“你们这次回来买了这么东西怕是也花了不少的钱吧?”
玉叶知道妈想问什么,于是就告诉妈说:“这次回家差不多买了三千多元钱的东西,不过也不算多。反正细明现在能挣钱,他一个月就有五千元,买这么点东西也算不了什么!”
“一个月五千元?”听女儿这么说,她简直难以相信。年初的时候他家里连两万元钱的债都还不起,还是女儿回家把自己的私房钱拿过去给他家里还了债!怎么一年不到他就变得这么“能”了。
“嗯!”玉叶回答说。
听女儿这样说她就不做声,几个月前女儿回家拿钱时她还担心女儿选错了人,把钱拿过去给他家里填了窟窿日后怎么办。她还警告女儿说:“这个钱你千万不能动,日后你为难时你才知道!”现在看来她的担心是多余的。她应该相信女儿的眼光和选择。
细明坐在宅院里和岳父聊天,也给岳父散这种芙蓉王香烟。钟泰林虽然没抽过这种烟,但经常听说这种烟。现细明把这种烟散给他,他看了看说:“这种烟我听说很贵的,你怎么买这种烟散人呢?多少钱一包!”
亂臣
“二十三元钱一包!也不是很贵。我只是回家过年时在天海省买了几包,现在还没有抽完!”
“哦!那以后不买这种烟了,这烟不是一般人抽的。”
刘细明也笑着点点头,表示应承岳父的话。
在岳父家吃了午饭后,他们夫妻俩就辞别岳父岳母回家了。本来玉叶妈还打算留他们夫妻在家里住一晚,拉拉话。但细明说他们才刚回来,家里有很多事情还没有做,于是就坚持回家了。
这一年,对刘启玉老汉来说确实是最高兴的一年了。喜事接二连三的到来,首先是儿子顺利的结婚,然后女儿考上了吉首大学,接着又获得了二十亩稻田的大丰收,家里喂养的四五头猪也顺利的出栏了。他在家里的纯收入也有两万七千多元。这一切他都归纳为是他家的新房子给他带来的福气。他的霉运随着被烧掉的旧房子彻底的完结了,他坚信从现在开始他这辈子的运气应该也彻底的扭转了,不会再有什么倒霉的事来缠绕他。因此他特意到市场上买回了四个大红宫灯挂在在家里,以增加过年的气氛。
幸逢有你
大年初一这天他老早就起来放了一窜“合家欢乐”的喜庆鞭炮,接着就梵香礼拜自家的列祖列宗神位。一切都是按照农村里的传统风俗亳不违反的进行着。刘细明也接照农村里的风俗带着钟玉叶给家里的亲戚长辈拜了年。
直到正月初八日,他们夫妻俩就一起回天海省上班了。

Categories
青春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