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龍書庫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夢迴大明春討論-670【人傻錢多速來】閲讀

夢迴大明春
小說推薦夢迴大明春梦回大明春
除了打仗,佛罗伦萨从没有这么热闹过,想要购买奢侈品的贵族正从四面八方涌来。
北方,郊外。
一个骑士扈从快步奔回,对贵族骑士说:“老爷,我打听清楚了,前面再走半天就能到佛罗伦萨。”
“很好,先吃点东西。”贵族骑士高兴道。
这位贵族名叫尼古拉·德·萨勒斯,是一个来自法国奥弗涅的男爵。整个奥弗涅地区都很封闭,气候恶劣,丘陵纵横,如今还在收取实物地租,却有一千多个封建贵族家族,大部分是男爵、骑士这种中下层贵族。
尼古拉二十多年前接管领地,发现税收混乱不堪,家族税簿竟是一百多年前制作的。在经历了恐怖的黑死病之后,领地之内胡乱征收地租,大部分赋税都被属下私吞。
于是,尼古拉男爵励精图治,重新编撰佃农账簿,领地内的田租收入直接翻倍。
如今,尼古拉实控28个村,拥有佃农167户,每年收入1300多升小麦、1万余升荞麦,另外还能收取200里弗尔(约67千克白银),成为整个奥弗涅地区最富有的男爵!
(这些数据来自文献,百分百真实,包括这位男爵也确实存在。可以推测,当时法国中部的农民过得有多惨,平均每户每年要上交8升小麦、60升荞麦、0.4千克白银,税收高得只能勉强不饿死。)
经过二十多年的奋发,尼古拉男爵已经存下几千斤粮食、一百多斤银子,这次打算到佛罗伦萨买一件丝衣。
不管是威尼斯商人,还是葡萄牙商人,这些二道贩子都卖得太贵。听说中国船队来到欧洲,尼古拉男爵感觉机会来了,没有中间商赚差价应该便宜很多吧。
紧赶慢赶,终于抢在天黑之前,尼古拉骑马进入佛罗伦萨城。
第二天,打听到中国人住的地方,尼古拉拎着一袋银子想买东西。结果被告之,需要先去美第奇家族的店铺登记,缴纳一百个金币才能获得拍卖席位,而且只收杜卡特或佛罗伦金币(这两种金币,一百金币等于350克黄金)。
“如果不买东西,这一百金币会退还吗?”尼古拉问道。
工作人员说:“只能退98金币,剩下2金币将作为手续费扣除。如果你想坐贵宾席位,可以支付1000金币、800金币、500金币、300金币四个等级,押金越多坐得越靠前,手续费都是收取2%。另外,如果你成功拍下中国奢侈品,还会再收取成交额1%的交易费。”
美第奇家族真是吸血鬼!
尼古拉暗中咒骂,还是咬牙兑换100金币,就算最后不买东西,参与其中也能回去吹牛逼。
“抱歉,男爵先生,你的银币不足兑换。”工作人员笑着说。
尼古拉疑惑道:“是这么多啊。”
工作人员解释说:“用法国银币兑换杜卡拉或佛罗伦金币,我们还要收取1%的手续费。”
尼古拉终于失去贵族风度,再掏出额外手续费之后,恶狠狠的竖起中指,诅咒道:“你们会下地狱的!”
工作人员笑着说:“我每年都买赎罪券,我死之后一定会上天堂。”
宁搏涛自然不可能自己搞拍卖会,跟美第奇家族合作是很好的选择。这个家族盛产教皇,盛产法国王后,是欧洲文艺复兴的最大金主,更是现代银行制度的开创者。
又过数日,中国拍卖会正式开幕,拍卖地点为国会议事厅。
三十年前,美第奇家族被驱逐流放,佛罗伦萨共和国成立,仅剩的遗产就只有这个国会议事厅。如今,美第奇家族卷土重来,共和国变成公国,还更上一层成为美第奇大公!
尼古拉的拍卖席位很靠后,付出一百金币入场,就捞到一个角落位置。
他左右一打听,很快自惭形秽,旁边至少也是伯爵,连一子爵都没有,他这男爵简直没法看。当然,也有该死的威尼斯商人,这些家伙总是见缝插针琢磨着赚钱。
拍卖不需要谁教,古罗马时期已出现,但司仪还是宣布了一下流程。
第一件拍品被拿出来,主持人说:“这是一件艺术品,由中国伟大的宫廷画家唐寅创作。以东方独有的奇妙画法,再现哲人王朱厚照先生狩猎的场景,它原本属于中国皇室的藏品,我们今天有幸一睹它的真面目……起拍价10金币,每次加价,不得低于1金币。”
唐伯虎确实画过《正德狩猎图》,但绝对不可能是这幅,今天第一件拍品就是临摹出来的假货。
当然,即便是仿品,也是大明顶级画师的仿品。
“十金币!”
“我出十一金币!”
“十二金币!”
“……”
突然,法尔内塞家族举牌:“三十金币!”
尼古拉男爵被吓了一跳,同时又觉得好刺激。就算今天啥也不买,也算乡下贵族长见识了,城里的大贵族们都好骚啊!
“五十金币!”
众人连忙寻声看去,却是瓦卢瓦家族的代表。
好家伙,这幅画只是用来暖场的,当代教皇家族和法国王室家族就开始争了。
双方你争我夺,一路叫价到480金币,即1680克黄金,终究还是教皇家族更有钱。
唐伯虎若是还活着,肯定会仰天长叹,一副他的临摹赝品,居然也能卖30多两金子(明代一两约为48.98克,非常接近现代的一两)。
当然,也占了朱厚照的光,这可是大明哲人王的狩猎画!
在热烈的掌声当中,第一场拍卖结束,主持人很快介绍第二件拍品:“这是一件中国发饰,全称为‘水晶药玉金步摇’,曾经是一位中国皇后的首饰……”
介绍到一半,突然有个贵妇走上台,梳着有些变形的中式发髻,主持人将金步摇插在这贵妇的发髻上。
“噢,上帝!”
台下的贵妇们连连惊呼,用狂热眼神看着那件首饰,磨刀霍霍准备接下来展开疯抢。
主持人并没有说谎,此枚金步摇,确实是大明皇后戴过的,更准确一点是宣宗朝皇后所戴。但是,那个时候的药玉(彩色玻璃)很珍贵,极品药玉可遇而不可求。随着彩色玻璃技术的不断研发,朱厚照的爷爷辈儿便不值钱了,贵妇们早就对药玉不屑一顾。
这枚金步摇,一直躺在皇宫府库里吃灰。使节团出京之前才翻出来,还让工匠认真打磨了一番,至少得让彩色玻璃珠看起来圆润光滑。
今天的拍卖品,很多都是皇宫府库中翻出的,拿来欧洲拍卖也算废物利用了。
“五十金币(起拍价)!”
“六十金币!”
“八十!”
“九十!”
“……”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无论古今中外,女人总是如此疯狂。全场贵妇都在开抢,叫价一路涨至600金币,竞价势头才稍微放缓,最终以1250金币的超高价成交,被一个威尼斯商人的妻子夺得。
一支彩色玻璃金步摇,就算工艺非凡,在大明也不可能卖出90两黄金的高价,那玩意儿顶多能值20两……银子。
尼古拉男爵摸摸自己的钱袋子,他在法国农村也是个大款,如今到了城里瞬间变成穷人。
还买个屁啊?
第三件拍品,让尼古拉男爵眼热不已。那是一件材质为湖丝,由官方织造局制作的轻薄丝衣,拍卖方还当场用天平称了重量——没法放置砝码,主持人摘下戒指,往天平托盘一扔,丝衣那端立即翘起来。
这次,不论男女都开始抢购,成交价高达3410金币,即240多两黄金。
不算特别离谱,这件衣服放在大明,也是非常昂贵的奢侈品,在欧洲翻三十倍卖出很正常。
“300金币!”
“500金币!”
尼古拉男爵也跟着竞价,他知道自己买不起。但既然来了,又遇到心仪拍品,自然也是该喊价的,回到法国农村可以吹一辈子:“孙子诶,想当年,你爷爷也曾阔气过。还去佛罗伦萨参加过中国拍卖会,那场拍卖会可不简单,全场就我一个男爵参加,其他人至少也是伯爵打底。有一件比戒指还轻的丝绸衣服,我一共喊价十多次,可惜还是被一位大公给买走了。当时我要是再坚持一下,那件衣服就是咱们家族的传家宝……”
宁搏涛此时坐在后台,冷眼旁观这一切。刚开头还能镇定,渐渐就躁动起来:“这些泰西蛮夷,金子多得使不完吗?一件丝衣差点卖出百两黄金,早知道老子就运一整船来!”
别说如此质量的衣服,能不能找齐一整船。就算找齐了,也绝不可能卖那么高价,毕竟物以稀为贵嘛。
至于欧洲贵族,除了个别之外,其他都穷得很。他们为了买奢侈品,很可能暗中找商人贷款,然后用领地税收慢慢偿还。
第十二件拍品,竞价达到一个高峰。
一只汝窑天青色花瓶,便是在大明都属于上品,深得“雨过天晴云**”的精髓,直接把全场欧洲贵族和商贾整疯了。
叫价到8000枚金币的时候,竟然还有三位贵族在抢,主持人不得不打断:“诸位客人,我必须提醒一句。如果这件瓷器被谁拍下,但又拿不出足够的金币,那他的入场押金将被全部没收!”
一位大公说道:“可以抵押城堡和领地吗?”
主持人回答道:“可以,但城堡和领地的价值,由美第奇家族进行估算。”
拍卖后台,宁搏涛傻乎乎望着翻译:“他说什么?他要抵押城池和地盘?”
翻译点头说:“是的,都督没有听错。”
宁搏涛瞬间无语,好久才憋出一句:“蠢货!”
西班牙王室派来的代表,举手笑道:“一万枚金币,我们不用抵押物品,可以在两个月内交付黄金。”
一万枚佛罗伦金币,还不到六百两黄金,这点钱西班牙王室出得起!
法国国王之子、奥尔良大公查理二世举手道:“一万两千金币,我以城堡做抵押,用税收来分期偿还并支付利息。可以吗?”
“当然可以。”主持人满脸微笑,美第奇家族这里赚大了,可以在好多地方扩展贷款业务。
到了此时,竞争者只剩两家,西班牙王室对阵奥尔良大公。
尼古拉男爵虽未参与其中,但只是旁观就感觉心跳加速。那两个土豪,竞价超过2万金币都不停止,一路攀升至3万金币,接着又迅速突破4万金币,现场的贵妇已经有人惊叫昏厥。
“五万,五万金币!”
西班牙王室成员微笑面对查理二世:“公爵阁下,五万金币你还想抢吗?奥尔良的税收,恐怕直到你去世,也凑不齐五万金币和分期利息。你打算下半辈子去经商?”
“哈哈哈哈!”全场轰笑。
查理二世恼羞成怒,唾骂一句后说道:“奥尔良富庶得很,就算十万金币我也付得起!我出价五万一千!”
西班牙王室成员说道:“六万!”
查理二世顿时泄气,紧握双拳道:“这件瓷器就给西班牙,下一件肯定是我的!”
宁搏涛瞠目结舌,一只汝窑瓷瓶,竟卖出3000多两黄金的高价!
这真不夸张,工业革命时期的欧洲更恐怖,十多万枚金币买一件瓷器的事情都会发生。
欧洲,人傻,钱多,速来!

Categories
歷史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