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龍書庫

精品都市小说 致命偏寵 ptt-第608章:俏俏,不要騙我

致命偏寵
小說推薦致命偏寵致命偏宠
黎俏低头摆弄着自己的指甲,言不由衷地回道:“萧夫人说的在理,如果她能像您这样至阴至柔,或许就不会留下后患了。”
黎俏以同样的一语双关回敬明岱兰。
一时间,风起云涌。
明岱兰食指捂着唇角轻声一笑,弧形美丽的双眸噙满欣赏,望着黎俏点头道:“小姑娘,你倒是有点智慧,头脑也不错。但我很费解,为什么偏偏要选他,你就不怕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拿起屠刀杀了你吗?”
你看,身为一个母亲,明岱兰堂而皇之地当着保镖和黎俏的面,极尽可能地诋毁她的儿子。
长此以往的灌输,再强大的心理也难逃扭曲。
此时,黎俏目光浅浅地落在商郁的身上,她面带微笑,抬起眼皮睨向明岱兰,轻描淡写地问道:“萧夫人怎么知道他不会为了我……放下屠刀?”
放下屠刀四个字,掷地有声,气势磅礴。
黎俏一直不知道该怎么给商郁安全感和依赖感。
但此刻,她懂了。
他若拿起屠刀,她陪他入魔。
他若放下屠刀,她陪他成佛。
纵使明岱兰善于攻心,黎俏的这番话也着实让她失神了片刻。
她脸上礼节性的假笑终于敛去了几分,真心实意般望着黎俏叮嘱道:“小姑娘,有自信是好事,但身为长辈我还是劝你一句,不要太相信男人所谓的承诺。我想,他一定从没告诉过你,他是怎么害死他弟弟的,对吗?”
攻心不成,改善诱了?
黎俏指尖拂过自己的眉心,面露疑惑地反问,“为什么要告诉我,他弟弟怎么死的很重要吗?”
“不重要吗?!”明岱兰微微拔高了语调,目光如刃射向了商郁,“十六岁就心狠手辣,残忍歹毒,几个月的孩子被他弄死,你觉得……不、重、要?”
哪怕黎俏做足了心理准备,终究还是被明岱兰的这句话触了一下神经。
几个月的孩子……
黎俏滚了滚嗓子,沉淀下所有起伏的情绪,波澜不惊地望着明岱兰,“的确不重要,因为我不信。”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呵,自欺欺人。”明岱兰笑了,以一种轻蔑又失望的神态掩唇冷笑,“你们俩,还真是一丘之貉。”
笑声过后,她缓缓站起身,这时黎俏才发现她身量很高,至少超过了一米七。
修长纤细的身段气质非常出众,这般年纪,依旧可以称得上纤浓有度。
明岱兰一起身,保镖立时左右护拥,她深深看了眼黎俏,绕过茶几就往门外走去。
在她身影即将消失在客厅时,黎俏目视前方,音色很淡地说了一句话:“萧夫人,这么伤害自己的儿子,你真的很痛快?”
明岱兰的身形一顿,唇角扬起蔑然的笑,“小姑娘,但愿你没有机会看到……他杀你至亲的一幕。”
黎俏半阖着眼睑,复杂的情绪难以言说,连她面对明岱兰都能感受到浓浓的压抑,商郁这些年又是怎么走过来的。
自从她出现,他一句话都没有说。
维持着僵硬的坐姿,连眨眼的频率都几不可见。
黎俏不禁怀疑,她这一趟回来,是不是会加重他的病情?
安静的公馆,唯有逐渐淡去的引擎声提醒着他们明岱兰已经走了。
黎俏心里有很多疑惑,想问他,偏偏又诡异地沉默着。
直到——
接连响起的打火机声音唤回了她的注意力。
黎俏抬眸看去,男人在点烟。
可他的手在细微地抖动,以至于按了好几下都没能打着火。
黎俏叹息着走过去,从他手里拿过打火机,按了一下,火焰弹出。
她护着火苗送到男人面前,由上而下地看着他被碎发挡住的眉眼。
商郁夹着烟,微微低头,咬着烟嘴抽了一口。
薄雾散开,模糊了他晦暗的表情。
黎俏放下打火机,刚转身准备坐下,手腕却被抓住了。
商郁一手夹着烟,一手拉着她,喉结几次滑动,喑哑地问她,“要走吗?”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甚至没有看她。
黎俏这颗心,像是突然被埋入了一根针,绵密地疼着。
哪怕他没有抬起头,她依然能从这句话里,读出一丝从未有过的苦涩。
他是南洋霸主,苦涩这个词,和他不沾边。
黎俏抿着嘴,莫名眼眶泛酸,一时无法开口,因为会哽咽。
就这短短几秒的沉默,商郁的手,渐渐松开了她的手腕,他紧抿的薄唇也扯出一丝恍惚寥落的笑,“我送你。”
如果在今晚,黎俏要离开,他绝不阻拦。
男人起身,夹着烟往前走。
黎俏一动不动地望着他依旧挺拔的背影,扯着唇低声问:“你要送我去哪儿?”
商郁猛地顿步,夹着烟的手指紧紧并在一起,他没有回头,下颚线条翕动不已,“不走么?”
“走去哪儿?你要撵我吗?!”黎俏的反问,清晰而自然。
几个字足以让商郁听明白,她没打算走,她还要留下。
男人呼吸变得粗重不堪,胸膛起伏的弧度泄露了他的不安。
他甚至觉得荒唐,她亲耳听到了那些故事,还能从一而终的接受他?
多少次的瞒天过海,无非是不想让她和萧夫人遇见。
连他都不能正视的过去,她真的可以毫无负担的坦然面对?
商郁一直没有回头,黎俏舔了下嘴角,信步上前,从他手里抽走即将燃尽的烟头,“站着干嘛?过来坐。”
她边说边拉着他的手往回走,才走出半步,黎俏就被一股巨大的拉力给扯了回去。
手里的烟头掉了,她的脑门也直直地撞在了男人的胸膛上。
黎俏小小地闷哼一声,稳住身形,抬头,怔了。
商郁的眼睛很红,种种情绪糅杂在其中,不再高深,袒露了所有。
他手指攀上她的脸颊,眼底是疯狂且偏执的占有欲,“如果你今晚不走,以后就再也没机会了。”
黎俏扯唇点了下头,云淡风轻地回答,“嗯,知道了,不走。”
这句不像承诺的承诺,击溃了商郁所有的隐忍,他扣着黎俏的后脑,嗓音嘶哑,“俏俏,不要骗我。”

Categories
現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