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龍書庫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穩住別浪 ptt-第一百零二章 【你以爲呢!】熱推

穩住別浪
小說推薦穩住別浪稳住别浪
第一百零二章【你以为呢!】
这全天下的女人呢,在遇到几个事情的时候,都是会心情大好的。
其中一条,就是刚做完美容之后。
做完美容后,感觉到自己脸上水水嫩嫩的,哪个女人能不开心呢?
鹿细细此刻心情就相当的美丽。
虽然一个接一个的套餐,做完了之后,眼看就到中午了。
但看着镜子里容光焕发的自己,鹿细细还是高兴的。
加上美容院里的两个美容师,也特别会说话。原本鹿细细的相貌就属于祸国殃民妖孽的那一等级。
两个美容院的美容师夸起来,就更加肆无忌惮,好听话说了一箩筐都还富裕。
陈诺赶回来的时候,鹿细细正在照镜子,而柜台的小妹还在试图给鹿细细推销更多的充值服务。
鹿细细明显被说的心痒痒的。
但是一看陈诺回来了,鹿细细就过去一把拉住了陈诺的胳膊,拽着他就往外走。
“咦?我以为你被那个店员的话说动了呢。”
鹿细细先点头,然后又摇头:“动心肯定是动心啊,老公。但是不行啊。”
她看了一眼陈诺,压低了声音:“我记得你说过的啊,老公,咱家没什么钱的。以后这种地方,还是少来吧。”
呃……鹿女皇你要是知道,不提章鱼怪的网站账户里的几百万美元,光是家里的柜子里我就藏了几根金条,你会不会想打人?
陈诺拉着鹿细细一路回到家中。
进门后,把一兜子菜先放厨房桌上,就看见鹿细细钻进了房间里去,在镜子前左照右照……
“老公~我怎么觉得好像哪里不对。”
陈诺咳嗽了一声:“嗯,哪里不对?”
“衣服。”鹿细细皱眉道:“这两天你给我穿的都是T恤,宽宽大大的,美容院里的人都说样子和我不搭的。”
陈诺笑眯眯的,大大方方走到衣柜前拉开了门:“之前你发病,我照顾你给你随便换的。喏,你自己挑你自己的衣服穿呗。”
衣柜门里,半拉衣柜已经摆放了整整齐齐的女士的衣服。
鹿细细走过去仔细了看了下。春秋天的外套长裤,夏天的裙子,短裤短裙,一应俱全。
女人都是对衣服最敏感的,鹿细细立刻把注意力放在了那些衣服上。
仔仔细细的看几遍,又拿出了几件站在镜子前比划了一下,越发的疑惑起来。
“老公~这些都是我的衣服?”
“对啊。”
鹿细细忍不住皱眉。
虽然失去了记忆,但总觉得这些衣服,有些艳俗气太重,款式要么就是过于暴露,颜色要么就是过于鲜艳。
想了想,虽然有些不喜,但天下哪有人自己吐槽自己衣品的。
鹿细细有些郁闷,忽然又想起美容院的那些瓶瓶罐罐。
“那,家里总该有些我的护肤品化妆品什么的吧?”
“都有。”陈诺暗中松了口气,走到墙角提出一个袋子来,故意叹气道:“之前你发病乱砸东西,我怕这些瓶瓶罐罐的不经砸,就给你都用袋子装了收起来了。”
鹿细细接过来,先是有些开心,但仔细看了一会儿后,又是隐隐有些郁闷了。
口红的色号太艳,香水的气味太轻佻……
自己原来的审美居然是这样的?
看着这一屋子的衣服也好,化妆品也好,虽然看似都是家里自己用过的穿过的……
但没一样是自己喜欢的,心中就不由得有些无法描述的郁闷。
想了想,鹿细细低声道:“那……你先出去一下,我想换下衣服。这两天总穿你的T恤衫也不好。”
陈诺松了口气,转身出门,进了厨房开始切菜做饭。
鹿细细在房间里悉悉索索的换衣服重新打扮。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陈诺的糖醋排骨都已经出锅了,鹿细细才扭扭捏捏的从房间里探出半个身子来。
“准备吃饭了。”陈诺貌似漫不经心的忙活,其实一直仔细的听着房间里的动静。
鹿细细沉默了会儿,没回应。
过了片刻:“老公啊……我的这些衣服,也太奇怪了。”
“哪里奇怪了,都是你平时穿的啊。”陈诺很镇定的回答。
“……”鹿细细不吭声,但终于从房间里了走了出来。
当星空女皇重新站到陈诺面前的时候,陈阎罗好悬没手里一抖,菜刀都差点切到自己的手指。
上上下下打量了鹿细细两眼:“呃……”陈诺深吸了口气,面无表情:“挺好看的。”
“你确定?”
“对啊,挺好看的。”陈诺挪开了眼神。
鹿细细皱眉,看了看自己。
好吧,此刻的星空女皇,从头到脚的装扮是这样的:
美宝莲的大红色口红,夸张的圆形大耳环。
上半身一件紧紧窄窄的短袖T恤……还是露背的,正面的胸前一个血色骷颅头的图案。从肩膀上到腰部,T恤上还自带了一条很是扎眼的金属链子!
下面是一条皮裙,很短,齐着屁股蛋儿那么短。
然后是黑色的渔网长筒袜。
脚上是一双最近这两年还挺流行的松糕鞋……那鞋底有两本新华词典那么厚。
这么说吧。
就这么一身行头,要是化妆稍微再浓一点,再配个假发的话……
那么鹿细细可以直接改名了。
葬爱家族·星空·细。
也就是鹿细细的身材实在是太好了,颜值也真的是扛打。
这么一身行头在她身上,反而给她穿出了一种艳俗到了极致后,又升华出了一种别有意味的气质……
“老公啊~”鹿细细一脸怀疑的看着陈诺:“你确定,我以前,平时都是这么穿的?”
“对,你是。”
鹿细细傻了!
好羞耻的感觉!怎么办!
中午的午饭,鹿细细就吃的闷闷不乐,明显情绪很低落。只觉得糖醋排骨也不香了,心情是非常的不美丽。
几次看着陈诺欲言又止的样子,但是又强忍着压了下去。
倒是陈诺看着挺来劲的!
上辈子大名鼎鼎的星空女皇,化身杀马特坐在自己身边。
葬爱家族·星空·细!
这要是拍下两张照片拿去章鱼怪的网站,能卖多少钱?
咦,想起章鱼怪的网站,陈诺忽然记起还有个事儿没办好。
赶紧吃过了饭,趁着鹿细细主动洗碗和收拾厨房的空儿,陈诺溜进了房间里,拿出笔记本电脑来,插上了U盘,登录章鱼怪的网站。
先匿名给蒋浮生老同志把尾款转了过去……
虽然严格来说,蒋浮生的任务算是没完成失败了……他被葬爱家族·星空·细打的半死不活,根本没有起到保镖的作用。
但是陈诺不是说过不会再坑老蒋了么,所以尾款还是给了。
刚打完了钱,忽然身后就传来鹿细细的声音。
“老公,你在看什么呢?”
卧槽!
陈诺顿时心跳停了半拍!手指也僵在了键盘上!
深吸了口气,扭头一看,鹿细细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身后!
妈的掌控者大佬了不起啊!走路都不带声音的!
饶是陈阎罗修为了得,也都没能察觉到鹿细细到了自己的身后。
此刻鹿细细一脸好奇的盯着电脑屏幕,陈诺的汗可就下来了!
屏幕的左上角,登录名赫然显示着:
ID:芳心纵火犯!
“你在看什么啊?”
“嗯……随便上网看看论坛。”
“哦。咦……这是你的网名嘛?芳心……纵火犯?”
“呃……”陈诺不敢回答了,呼吸都下意识的顿住了,仔细的看着鹿细细。
鹿细细的眼神里仿佛闪过一丝迷茫,皱眉看着陈诺:“你……”
“……”
“你怎么不说话啊?这是你的ID?”
不是,你先说这么名字有啥印象!我也好知道,你的这个问题到底是不是一道送命题啊!
“嗯……你猜?”
鹿细细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老公~猜什么猜啊,这是你的电脑,当然也是你的账号啊。”
“嗯……你觉得这个名字怎么样?”
“芳心纵火犯……”鹿细细歪头想了想,皱眉摇头:“不好听,我总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讨厌。”
“……”
鹿细细盯着屏幕又看了两眼:“老公啊,你让开,让我玩会儿嘛,我洗过碗了好无聊呢,你在看什么论坛啊?让我看会儿。”
“别!”
陈诺啪的一下直接把笔记本合上了,顺手就拔掉了U盘塞进了口袋里,然后拉着鹿细细就从房间里走了出去,来到客厅,拉着鹿细细坐在了沙发上。
“上网没意思,论坛里全是喷子和灌水说怪话的。还是看电视吧。”
说着,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机。
画面闪现后,陈诺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
电视屏幕上,还是白脸的古天乐,正一脸深情的看着一身白衣的李若彤!
卧槽!
眼看古天乐就要开口喊……
陈诺手指闪电般的换了个台!
画面一闪,屏幕里变成了一个梳着辫子,大鼻孔的男人,张开五指一脸深情加期盼仿佛尿急一样的表情:“紫薇~~~”
好险!差点过儿就要喊姑姑了。
“看这个看这个!这个好看的。”
“可是刚才那个男的很帅啊……”
“帅有什么用,男人要鼻孔大才有魅力!”
鹿细细看陈诺:???
鹿细细闷闷不乐的看了会儿大鼻孔男人,忽然仿佛想起了什么:“老公啊,我平时上网么?我的网名是什么啊?”
你的网名是星空女皇——我特么敢说嘛?
“嗯……有是有的。”
“那我的网名叫什么?你告诉我,你多和我说说我以前的事情,没准我能想起点什么?”
熱門都市言情 穩住別浪 ptt-第一百零二章 【你以爲呢!】鑒賞
嗯……我现在如果告诉她,她的网名叫葬爱家族·星空·依……会不会有点太欺负人了?
不行不行,做人不能……至少不该……
想了想,陈诺看着星空女皇:“你网名叫……尼罗河畔法力无边的前辈。”
“啥???”鹿细细瞪大了眼睛。
“尼罗河畔法力无边的前辈!”
认便宜吧,没说你叫死胖子王建国,算陈阎罗有良心了。
“不行,我要上网,电视不好看……而且这个网名我不喜欢,我得去改一下!”
鹿细细起身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穩住別浪 跳舞-第一百零二章 【你以爲呢!】
“可别!”陈诺哪里敢让这个女人上网碰自己的电脑?
虽然没有U盘,根本找不到也登陆不了章鱼怪的网站。
但万一上网瞎逛,搜出个神雕侠侣什么的,翻船了算谁的?
“那个……别上网了,我们出去一趟吧。”
“出门嘛?出去干什么啊?”
陈诺一脸镇定:“家里的床之前不是被我们俩打架时候弄坏了么。我们得去买床和床垫啊,还有弄坏的灯啊,衣柜门啊,都要配一套的。”
鹿细细脸一红,想起昨晚两人抱在一起,在沙发上睡了一夜的场面来。
不买床的话……总不好今晚两人再那么抱在一起睡沙发吧。
可是买了床的话……那今晚就要和这个男人,同床共枕了么……
低头想了一下,鹿细细低声道:“嗯,床,床是该买的。”
抬起头来,鹿女皇眼神里带着羞涩:“那……走吧。”
出门前,趁着鹿细细去洗手间的功夫,陈诺冲到了电视机旁,拿起剪刀,手起刀落就把有线电视的线给剪断了!
哼,再见了!TVB版的白古和李若彤!
等鹿细细出来后,两人一起出门下楼来到了路边。
拦了一辆出租车,两上车,司机问:“去哪儿啊?”
陈诺还没说话,鹿细细已经先开口问司机:“您知道不知道,哪里有卖旧家具的?”
“旧家具?”
“对,床和衣柜什么的。”
司机点头:“知道。”
陈诺皱眉:“买旧的干什么?”
鹿细细轻轻推了陈诺一下,低声道:“老公啊,我想过了,咱们家没什么钱,床可以买个旧的能用就行了。床垫买新的就好了啊,应该……可以省不少钱呢。”
身家千万的陈阎罗点头:“你说的对。”
司机立刻道:“二手市场是吧?那就去堂子街了啊!”
“啊?”
·
张林生今天的心情就如同坐过山车一样。
大起大落!
早上去学校的时候,以为今天也就是普普通通的一天。
结果一早就被陈诺直接跳预言家验证身份摊牌了。
然后被这位师弟拉去,在金陵城顶尖大佬李青山的面前,人前显圣了一把。
少年其实心中又害怕,又有点暗爽的。
装逼完了,陈诺又留给了这么大一笔钱,让张林生顿时陷入了天人交战之中。
钱么,没人不喜欢的。
何况张林生也缺钱。他家里并不富裕,张林生平日里自己的日子也过的紧紧巴巴。
连买个手机在曲晓玲面前充门面,都是自己咬牙打了一个月的工,才勉强买了个二手的。
自从和曲晓玲认识以来,两人平日里偶尔也会见面,一起吃个饭啊,逛逛街什么的。
其实张林生到现在都没和曲晓玲挑明两人的关系。
两人像朋友……但是远远比朋友暧昧得多。
亲过,抱过,唯一的,也就是除了没做那档子事儿而已。
可要说是男女朋友,又还没有明说咬死。
张林生倒是有几次挺冲动,但是又有点不敢,有点墨迹。
而曲晓玲,仿佛也故意给过两次机会,但阴差阳错的,都错过了。
虽然关系没踏出那一步,毕竟认识了这么久。一个男孩和女孩经常一起见面,总是要花钱的。
这个世界上,所谓的花前月下,其实就=花钱约下。
你跟一个女孩子一起出门逛街,不说多吧。
一起看场电影,两个人总要花个百八十块吧。
说起来其实挺诡异,2001年这个年代,电影票比二十年后反而要更贵。
因为这个年代,还没有网络手机购票渠道……智能机都还没普及呢。
没有那些大大小小的购票软件,也就没有几大巨头烧钱票补。
这个年代金陵城的电影票,都是一张四十到六十,不带打折的!
看场电影,怎么也要在外面吃顿饭吧。
哪怕是不下什么馆子,一起吃顿KFC或者麦记,也要好几十的。
两人在一起约一次见面,一趟下来总要花个一两百块的。
张林生哪来的钱?
他还处在父母给零花钱的阶段。
之前又已经退出江湖了,那种勒索同学零花钱和去游戏厅里抢小孩子游戏币,又或者跟校门口的小摊贩要个三五块的所谓保护费,那种事情已经距离他很远了。
其实这些日子来,张林生一直没有和曲晓玲真的迈步最后一步……
一个很大的原因是,他有点自卑。
两人见面的时候,大部分,都是曲晓玲花钱请他吃饭,请他看电影。
这个让张林生心里真的过不去。
自己堂堂一个男子汉。
跟一个喜欢的女人在一起,总不能连见面时候吃顿饭,看个电影,都花女人的钱。
完了还不要脸的再把人家女孩睡了……
这不成了吃软饭的小白脸了嘛?
浩南哥是绝不肯做那种没骨气的事情的!
所以,今天陈诺给了这笔钱,浩南哥虽然觉得烫手……
但是,心中也是真的动心的!
陈诺离开茶馆后,其实浩南哥在包间里又待了很久。
看着说上的一包钱,抓耳挠腮的。
后来下了决心,给陈诺编辑了短信发过去,要把钱还给陈诺。
结果陈诺直接回了一条:“给你了你就拿着,以后我还有别的事情要让你帮我做呢。”
浩南哥再发短信,陈诺就直接不回了。
打电话,也关机了。
那就是……
真给自己了?
张林生再纠结了一个小时后,终于一横心一咬牙。
决定了,收!
大不了……以后就给陈诺当苦力了。
他不是都说了以后还有用的上自己的地方么。
就当自己认了个老大呗。
跟老大混了,以后给陈诺卖力办事就是了。
按照这个逻辑算的话,也就没问题了。
心里想通了这一节,等于终于完成了心理建设后,张林生松了口气。
然后就忍不住的,开心了起来。
毕竟,一个十八岁的少年,在2001年这个年代,忽然有了八万多小九万这么一笔横财,哪里能忍得住不兴奋不激动的?
先跑去了趟银行,存了八万整,换了个存折,放进了书包里仔细收好。
剩下的八千八百块现金,厚厚的一大叠,就留在身上了。
浩南哥是个孝顺孩子。
他想好了,这么一大笔钱,是没办法和父母说明来处的——说不清。
那就只好自己先偷偷收着,以后编个借口说自己打工了,然后一点一点的,每个月补贴给父母一些。
他也没想乱花。
什么大金链子小金表什么的,瞎挥霍一通什么的……想都没想。
他其实最想花钱的就三个事儿。
第一呢,想给自己的母亲买双新皮鞋。
第二呢,想把自己的手机换了,那个二手的按键太不灵了,用起来很麻烦。
第三呢,想堂堂正正理直气壮的,请曲晓玲吃顿饭。
·
金陵城的新街口,是本市最大的商圈。
下午张林生在这里逛了小半天。给自己的母亲买了双一百多块的皮鞋,又买了瓶护手霜。然后又忍不住给自己的亲爹老子买了条皮带。
拢共花了三百块。
不是舍不得多花,而是不敢买太贵太多……回去说不清。
就着,回去张林生都没打算报实价,皮鞋他打算骗父母说是几十块钱买的打折货。
然后找了家移动营业厅,买了台诺基亚3210手机——这款手机后世被誉为一代神机,其实是诺基亚推出的最便宜的入门款手机。特点就是:结实耐用!
这款手机2000年开始在国内风靡,刚出来的时候定价1300。
2001年的时候,价格已经跳水到新机官价750了。
买一台,移动还送五十块钱话费。
浩南哥直接买了一台。
手里提着移动的纸袋子,里面放着诺基亚手机盒,还有商场的塑料袋,里面是给母亲的皮鞋,父亲的皮带,还有护手霜……
张林生生平第一次,感觉到了一种陌生的快感。
这种快感叫做:花钱!
这个年代,对于一个平时一个月零花钱都不超过一百块钱的高中生而言,一个下午花出去一千多块,实在是一种即新奇又刺激的体验!
买好了东西,兜里还有厚厚一叠钞票,张林生又忍不住走进了一家真维斯专卖店。
看中了一件T恤和一件外套。
但想了想,终于还是没舍得买,忍着冲动,还是离开了。
真维斯专卖店旁边不到五十米,就是一家必胜客。
2001年,必胜客在金陵城还是一个算是比较奢侈的消费。
其实之前张林生和曲晓玲一起路过两次,曲晓玲拉着张林生进入过一次的吃了一顿。曲晓玲花的钱。
一顿饭吃掉了两百多块,其实张林生是很为曲晓玲心疼的,也非常的羞愧。
但是今天,路过必胜客门口,忽然想起曲晓玲好像还挺喜欢的……
于是干脆站住了。
看了一眼时间,也下午四点多快到晚饭的点了。
这个时间,曲晓玲应该是已经起床了。
张林生走进了必胜客的店里,先问了一下店员能不能打包,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拿起菜单看了好久。
少年也不懂怎么点这东西……他之前就跟曲晓玲来过一次而已,还是曲晓玲点的菜。
一边回忆着上次吃的东西,回忆着曲晓玲喜欢吃什么。一边看着菜单。
片刻后,张林生买了一份“超级至尊”披萨,想了想,又加了两对鸡翅——他记得上次吃饭的时候,曲晓玲说过,喜欢吃这家的鸡翅,说比KFC的好吃。
买完了东西,等了会儿,店员把做好的食物打包好了交给张林生,张林生开心的走出了这家店。
少年的心情是激动又兴奋的!
拿起新买的手机,拨通了曲晓玲的电话。
电话铃响了足足有七八下,曲晓玲才接通。
一接通,张林生就有些奇怪。
曲晓玲那边的声音听着不像在室内,而是在外面,周围还挺嘈杂的。
“浩南哥啊!”
“嗯,晓玲。”张林生有点紧张:“那个……你不在家里吗?”
“啊,我今天起的早,出来跟朋友一起吃个饭,吃完饭去上班。”曲晓玲问道:“浩南哥,你找我有事儿吗?”
“呃……”张林生低头看了一眼手里提着的披萨盒子,纠结了一下,叹了口气:“哦。没事的。就是想着这会儿你应该起床了,就给你打个电话随便说说话,没什么事情。”
电话那头好像信号有点不好,声音嘈杂了一下,曲晓玲的声音传来:“哦,那浩南哥,我先跟朋友吃饭了……晚上,你去接你妈妈下班吗?你会去公司吗?要不要等我下班了,我们一起吃宵夜啊?”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穩住別浪 txt-第一百零二章 【你以爲呢!】
“呃……”张林生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头:“好,晚上我去接你下班。”
曲晓玲似乎很开心:“好啊!那我今天尽量早点下班,那晚上见啊。”
电话挂断了,张林生有些无语的又看了看手里的披萨盒。
忽然心中就有点郁闷。
上班……
张林生忍不住握了握拳头。
上班。
这个词,虽然两人在一起时候听曲晓玲说过无数次。
但是每一次,其实张林生都觉得很刺耳的!
心中沉甸甸的,仿佛压了块石头。虽然一开始认识的时候,就知道女人是做这行的。
而且,从之前自己看过的那些古惑仔的电影里,似乎那些江湖儿女,也都根本不在意这种事情……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嘛……
但……
张林生其实是在意的!
下午购物的新奇和兴奋,以及买了披萨想去见女人的激动……
此刻,这些情绪,一丝一丝的,从少年的身上流淌掉了。
他走在新街口商圈的步行广场上,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广场后的文化宫附近。
这里有家新开了没多久的杭帮菜,叫张生记。刚进入金陵城,最近这几个月很是风靡。
停车场停的满满当当,生意火爆。
张林生慢慢悠悠的走过,正想穿过这里到路边去公交车站。
忽然,少年站住了!
他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生记”的大门口!
曲晓玲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穿着小短裙,踩着高跟鞋,挽着一个中年男人的胳膊,从旁边停车场走来!
曲晓玲挽着胳膊的那个中年男人,脑满肠肥的,穿着一套西装,腋下还夹着一个小皮包,却昂首挺胸的样子。
张林生站住了!
他的眼睛盯着曲晓玲。
曲晓玲挽着男人的胳膊,正一路有说有笑的跟着男人,正要进入“张生记”,忽然抬头就看见了不远处的浩南哥。
曲晓玲仿佛身子一震,愣了一下,脸色瞬间就变得很僵。
两人四目相交了一下,曲晓玲脸色有些发白,却立刻低下了头去,跟着男人就进了这家饭馆。
张林生呆呆的站在原地。
·
少年脑子里一片空白。
他似乎觉得自己应该上前去的。
可上去干什么?
说什么?
问什么?
自己又有什么立场?
呆呆的站在原地,张林生仿佛个机械人一样,麻木的一步步的往旁边走,走到了旁边的花坛旁,忽然终于力气耗尽,坐在了花坛的水泥台子上。
呼吸开始急促。
手里的东西也放在了地上。
用力掐了掐自己的大腿,张林生摸出一盒烟来,一根烟点了三四次才点着。
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是该走?
还是留在这里?
可留在这里,又做什么?
等什么?
又有什么好等的?
一时间,少年的魂儿仿佛没了。
一根烟抽了两口。
忽然,张林生听见面前噔噔噔噔急促的脚步声,抬起头来,就看见曲晓玲从饭馆里跑了出来,眼睛左右扫了一圈,然后冲着自己跑了过来。
只是曲晓玲仿佛也意识到了什么,跑过来到了张林生面前了,却反而停下了脚步,最后,就这么站在了张林生的面前,面色有些白,却一时都没有说话。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都凝固了,两个人就这么看着对方,默默无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曲晓玲毕竟比张林生年纪大一些,也更社会一些,先开口了。
女人深吸了口气:“浩南哥……”
“嗯。”
“你别误会啊,那个人是我的一个客人。今晚他找我定了包间。然后他晚上和他的朋友应酬吃饭,就让我一起陪着。吃过饭,他们要一起去场子里喝酒唱歌的。”
“嗯。”
“林生啊……你知道的,我在场子里上班,这种客人订房了,然后陪客人吃个饭,这种事情都是经常会有的……我,我和他没有什么的,我从来没有跟他出过场,你别乱想,好不好?“
“嗯。”
其实张林生听进去了,也听明白了,而且……也并不怀疑曲晓玲说的话。
但是他心中就是不知道做什么反应,也不知道该怎么回这些个话。
夜总会里上班的小姐么……
这种事情都是寻常的。
熟悉的客人订房……对于小姐来说,是业绩。客人找哪个小姐订的房,那么当晚客人在这个包间里的消费,订房的小姐是有提成的。
而且,每个小姐,每个月都是有KPI 的,订房任务,完不成,是要扣钱的。
因为这种规矩的存在,所以小姐们才必须要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去讨好自己手里的客人,尤其是一些有消费能力的老客户。
陪人吃吃饭应酬,都算是正常的。
还有的为了让客人多订几次房,就陪客人出台去开房过夜的。
这些规矩,张林生其实也差不多都懂。
他隐约也知道,之前曲晓玲也偶尔是陪客人吃饭的。
但是知道是一回事。
自己直接撞见亲眼看见的,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江湖儿女,不拘小节?
那是电影!
其实张林生有个很幼稚,很幼稚,很幼稚的想法。
他其实想质问曲晓玲:你陪人吃饭,为什么要挽着男人的胳膊走路,贴的那么紧?还有说有笑的?
但是这个话,张林生自己都知道太幼稚,说不出口。
深呼吸了几下,张林生压下了心中的情绪,勉强挤出一丝僵硬的笑容:“我明白的,你,你要……要上班么。”
他摆摆手:“我没误会。”
曲晓玲有些焦急的回头看了一眼饭馆,低声道:“浩南哥,我借口上厕所跑出来找你,我不能多待,还得回去呢。你……你千万别乱想,千万别不高兴,好不好?”
张林生张了张嘴巴,没回答,却低头指着地上的披萨盒子:“这个……这是我前会儿买的,本来是想去你家给你送过去的,你……你带走吧。”
曲晓玲低头一看必胜客的披萨盒,女人的眼神就变得很复杂,看着张林生,用力咬了咬嘴唇,低声道:“浩南哥,我,我陪客人吃饭呢,这个披萨,我不方便带上去的……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我,我明白你对我的心意,我这都明白……但是我现在不方便带上去……要不,要不你留着,晚上等我下班了,我陪你一起吃,好不好?”
张林生失魂落魄,慢吞吞低声道:“哦,对……不方便,你不方便拿进去的,那就,那就算了……”
少年深吸了口气,抬起头来,用自以为很平静,但其实依然很失态的表情,看着曲晓玲:“没事,我都懂的。你上班吗。我真的没事,你快回去吧,我也回去了。”
曲晓玲大概也是真的着急,又回头看了一眼饭馆,咬牙道:“浩南哥,我们晚上再说,等我下班了。我们再说,好么。”
说完,她拉了拉张林生的手,用力握了握,然后掉头,回饭馆去了。
其实,张林生心里,此时此刻,就一句话。
纠结反转了半天,但终究没说出口。
这句话是:你不上那个班,行么?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但这句话,终究没问出来。
·
张林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起身,晃晃悠悠走到了路边。
站在路边,低头看,给母亲父亲买的东西都在,唯独那个披萨盒子,没拿。
——也不想回头去拿了!
张林生站在路边,鬼使神差的,他拿起了手机,胡乱的看了看通讯录。
总觉得心里堵的难受,想找人说两句话。
然后,他按了自己除了父母和曲晓玲之外,最熟悉的那个电话。
电话响了几声。
嗯?居然开机了?
然后接通。
“喂?师兄啊?”电话那头,陈诺的声音仿佛带着笑意。
张林生忽然语塞,没说话。
电话那头陈诺还在笑:“怎么了?还在为那个钱的事情纠结?你真的别纠结了,给你了就是给你了,也是你该拿的。你帮我做事情,这些就是酬劳啊。天经地义的,而且,以后我还有别的事情要让你做的……”
张林生张了张嘴,一开口,他的嗓音居然嘶哑的连他自己都有点意外。
“那个……师弟啊……”
“?”电话那头,陈诺仿佛愣了一下,然后语气严肃了起来:“你声音不太对……你是出什么事儿了?”
“我……我是遇到了点事,我自己想不明白,脑子有点乱。”
电话那头,陈诺沉默了几秒钟。
“堂子街有家罗氏生煎,你打车过来吧,我在这里等你。”
·
堂子街,罗氏生煎。
晚上的生意一般……这家店生意最好的时候是早饭和午饭。店里的桌勉强坐满,倒是路边摆着的桌子都还空着。
出租车停下,张林生付钱下车,走进店里的时候,就看见不大的店面里,陈诺正坐在一张桌子前,面对着店门。
而就在陈诺同桌,一个女人和陈诺面对面坐着。
张林生只能看见一个背影,看不清女人长相……但是从背影看,这个女人身段很好看。
陈诺对张林生挥了挥手,然后和同桌的女人低声说了两句什么,就站起身来走了过来。
走到了门口,拉着张林生在临街的路边,找了张桌子坐下。
“你脸色不太好啊,师兄。”陈诺皱眉:“遇到什么事情了?”
张林生嘴唇蠕动了几下,却有有些不知道怎么说了。
陈诺也不着急,递给了他一支烟,给他点上,拍了拍张林生的肩膀:
“从大了说,你知道我的一些秘密。从小了说,在老蒋那儿论,你还是我师兄。那么咱俩就不算外人了。
有什么事情,遇到了什么难处,你都可以和我讲的。”
张林生感觉到了陈诺眼神里的诚恳,他抽了两口烟,终于开口了。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穩住別浪 線上看-第一百零二章 【你以爲呢!】分享
“那个,我,我喜欢上了一个女人。”
“……嗯。”陈诺没表示任何意外,点了点头:“你继续说。”
这个年纪的少年郎,遇到的难事儿,往往都是和女人有关,陈诺并不意外。
“你还记得,之前你骑摩托车送我去过的那家夜总会么?就是我妈妈当清洁工的那家。”
“嗯,记得。”陈诺点头。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穩住別浪討論-第一百零二章 【你以爲呢!】相伴
张林生硬着头皮,低声道:“我喜欢的那个女人……就在那个地方上班。”
“……”
陈诺皱眉,看着张林生,没着急多问,而是想了一下,缓缓道:“嗯,你继续说。”
几分钟后。
张林生把自己和曲晓玲从认识,到今天发生的事情说完。
陈诺心中也忍不住有点感慨了。
要说张林生和那个女人的纠葛,还真的和自己有点关系了。
要不是张林生几次无意中背锅,吓走了肖国华和李青山的手下……那个女人也不至于会对一个高中生另眼相看吧……
“那么,你现在是不爽?……但是我想问你的是,你不爽的点,到底是哪里?”
张林生脸有些红,神色很局促。
终于,少年咬了咬牙:“她,她在那个地方上班,我也没说过什么……她,她要陪客人吃饭,让客人订房提成么,我也不说什么……
但是,但是……
但是她有必要挽着人家的胳膊,还有说有笑,那么亲密吗?
我,我,我……”
陈诺仿佛笑了一下,点了点头,忽然轻轻的摆了摆手。
陈阎罗的脸色很平静,平静的甚至有点冷漠。
他摆手制止了张林生那些幼稚的仿佛孩子气的情绪话。
然后,陈诺冷冷的丢了一句话过去。
“所以呢?你以为,她每天在场子里上班,在包间里上班,是怎么上班的,是怎么工作的?”
“…………”张林生语塞了。
陈诺冷冷的继续道:“挽着男人的胳膊,嗯,挽着了,又怎么样?有说有笑,很亲密是吧?
那!又!怎!么!样!”
说着,陈诺的目光如电一般,射在浩南哥的脸上!
冷笑了一下,陈诺才语气很不以为然的样子:
“你以为呢?浩南哥!
你不会这么傻吧?
难道你觉得,她每天在包间里陪酒上班,是在包间里,跟客人规规矩矩的坐在沙发上,大家都彬彬有礼,保持一定距离,坐的互相距离半米远,然后老老实实的,你一杯,我一杯的喝酒,再清汤寡水的,唱上两首歌……
是这样上班吗?
我想,你就算再傻,也不可能幼稚到这种地步吧?
马路上走着,挽着胳膊,你反而受刺激了?
你以为,她上的是什么班!”
这几句话,仿佛一根钉子,被狠狠的砸进了浩南的心脏里!
忽然之间,浩南哥觉得自己有点喘不上气!
而陈诺,就这么不说话,冷冷的看着他!
·
【继续一万一!不分章了!
明天更新也是差不多晚上的时间,我明天白天家里有点事情。但更新不会少的。
最后,可以求一点月票嘛?】
·

Categories
都市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