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龍書庫

優秀言情小說 踏星 隨散飄風-第兩千六百一十一章 可行?分享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很快,第一个人到了,是个老者,外表邋遢,发丝散乱,跟疯子一样,到来后看到陆隐,疑惑看向管府事。
管府事请他坐下。
陆隐闭着眼睛沉思。
紧接着第二个人到来,是个背负青色长刀的男子,来了后看了看陆隐,同样看向管府事,面对他,管府事没有任何表示,男子冷哼一声,同样坐下。
第三个来的是个很瘦的男子,他的到来让陆隐睁开眼睛,并非此人很强,而是太弱了,一眼就看出,这家伙刚刚突破虚皓境吧,也就是一次源劫星使的程度,这种修为的人也能当组长?
男子面朝陆隐露出讨好的笑容,让陆隐想起枯伟。
随后,一个女子到来,模样很漂亮,就是脸上有绿色纹路,看起来颇为诡异,肩膀上还蹲着一只,蛤蟆?
陆隐盯着那只蛤蟆,蛤蟆也盯着他,互相对视。
女子看向管府事,“府主来过?”。
管府事客气道,“来过,任命玄七大人为代府主,自今日起,天鉴府大小事务交由玄七大人处理”。
四人看向陆隐,颇为诧异。
超棒的都市小说 踏星-第兩千六百一十一章 可行?看書
“他?”,背负青色长刀的男子挑眉,转头看向陆隐,目光凶厉,眼底深处带着丝丝红色,伸手,握住刀柄,一刹那,可怕的气势席卷而出,扫向陆隐,宛如将虚空切割。
其他人没有插手,看热闹。
陆隐好笑,试探吗?他动都没动,任由刀锋般的气势扫过,看起来很是悠闲。
男子放下手,“还行”。
宁苒皱眉,“他有什么特殊能力可以成为代府主?”。
陆隐表现出的修为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出来的,在陆隐看来,唯有那个老者可以看出自己的修为,因为那个老者,是虚变境,其余皆为虚皓境,无人修为超过陆隐。
管府事没有回答宁苒的话。
宁苒看向陆隐,“论修为,你不可能超越府主,既然府主任命你为代府主,你有什么特殊能力?”。
“你要什么特殊能力?”,陆隐反问。
宁苒道,“抓捕暗子”。
陆隐笑了,“我可以”。
宁苒看了看陆隐,随后不再说话。
“你这蛤蟆是?”,陆隐好奇。
宁苒道,“我负责审讯,这是我的本命虚神毒蛤,少有人可以在它的毒素下坚持”。
“是嘛”,陆隐忽然想起一个人,雾子,天赋是吃的毒越强,越能增强自身力量,已经好久没见过了。
“不是说五个组长吗?还有一个呢?”,陆隐问道。
管府事道,“关老大没来”。
“出去抓暗子了?”,陆隐问道。
管府事直言,“不想来,回答是,看不上玄七大人”。
好看的玄幻小說 踏星 線上看-第兩千六百一十一章 可行?鑒賞
其余四人没反应,显然习惯了。
陆隐挑眉,“这么直白,他什么修为?”。
“虚皓境,巅峰”,老者开口了。
陆隐点头,“有个性,也有价值,那就不管他了”,说完,他坐直身体,扫视众人,“就在刚刚,我找出了景云族云舞是暗子,这件事府主已经下令,不得泄露,你们要做的就是找到与云舞有过接触的所有人,将名单交给我”,他看向那个背负青色长刀的男子,“你叫于皮是吧,去景云族一趟跟他们核对名单,这个云舞绝不是一个人在行动”。
于皮愣神,“云舞?景云族?”。
其他人惊讶看着陆隐,刚来就立功了?
陆隐严肃看着几人,“虽然我刚到,跟你们不熟悉,但抓捕暗子是大事,为的是整个人类,我不希望有人阳奉阴违,或者说,你们希望我来一次立威?”。
于皮起身,“没必要,我们能加入天鉴府,为的就是抓捕暗子,只要有线索就不会放过”,说完,走出。
老者与鬼三也都离去,只剩管府事与宁苒。
“云舞人呢?”,宁苒问道。
陆隐耸肩,“府主没带回来”。
宁苒脸色不好,转身就走。
管府事道,“玄七大人可有什么吩咐?”。
“关老大在哪?”。
“就在城池内,西北角”。
陆隐本来不想管他的,但想了想,反正不费劲,那就解决了。
天鉴府形势很明朗,被无数人厌恶,能在这种形势下加入,要么被逼,要么就是真想解决暗子。
虚无极虽然没怎么管理天鉴府,但任命组长并非儿戏,他也会考察一下,既然确定关老大是组长,就代表此人没问题,或许有些张狂自大,但正如虚无极说的,年轻人就要嚣张跋扈。
陆隐见到关老大的时候,他正跟自己手下拼酒,对陆隐是视而不见。
然后陆隐就施展了太璇,一枚骨刺悬浮在关老大眉心,相同的一幕发生过太多次了。
不过在这天鉴府看到太璇着实震撼到了其他人,也让众人看陆隐目光发生了本质的变化。
管府事再面对陆隐不是那般平静,语气充满了恭敬。
关老大同样如此,先前又多桀骜,现在就有多顺从,“府主,景云族就交给我去处理吧,于皮修为太低,人家看不上他”。
陆隐道,“没必要,在这等着,会有事让你做”,收服一个关老大太轻松了,点将台都有半祖,永恒国度还关押了一个祖境。
从于皮到景云家族调查,然后名单传给陆隐,中间过去了十多天,主要是赶路时间长。
“云舞想办法将自己隔离在景云族外,为的就是不让人怀疑她偷窃族内情报,以她的谨慎会想尽一切办法降低旁人怀疑,这也是她的弱点”。
“这个谨慎让我找到了永恒族标志,也让我们看到了与她来往之人究竟有谁”。
“她与这些人来往肯定是光明正大的,但与她联系的暗子,肯定藏在这些人中”,陆隐淡淡说着,看着眼前名单。
关老大,于皮等五个组长还有管府事都坐在前方,听着陆隐说话。
他说的很多人都能想到,但如何找出暗子,这才是最麻烦的,总不能全抓起来。
能与云舞交往的都不是一般人。
陆隐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要确定名单,只为了一个人。
“查这个人”,陆隐在名单中圈起一个人的名字,甩给几人。
几人看去,“奕君?”。
“府主,这个奕君有问题?”,鬼三问道。
陆隐道,“有”。
鬼三看向其他人。
老者开口,“这个奕君不是常人,无论容貌还是才气都冠绝虚神时空,身后有大批追随者,不乏虚太境强者后人,曾经为救自己父亲加入无边战场,于战场立下功劳,名望极高,与不少强者有关联,此女,不好查”。
陆隐抬眼,“就因为这些我才确定她有问题,如果我是永恒族,也会选择让这个女人成为暗子”。
“可她在无边战场立下大功”,于皮忍不住道。
陆隐道,“凭什么?”。
众人愕然。
陆隐道,“当初加入无边战场,她才什么修为?虚上境而已,区区一个虚上境就能立大功,那可是无边战场,虚变境强者进入也难以保证能生还的死地,区区一个虚上境就能立大功,开玩笑”。
众人没有反驳,听起来确实很扯。
“当然,我不是说完全不可能,但这种可能性很低,在我看来有一种办法可以确定让她立下大功”,陆隐目光凛然,“永恒族”。
“永恒族故意让她立功?”,老者惊异。
陆隐道,“这是我能想到的,既然加入天鉴府,一切都要往坏的方面想,证明暗子需要证据,但猜想,不需要,接下来,我们天鉴府任务只有一个”,陆隐一掌压在名单上,“调查奕君”。
与云舞互换消息的,正是奕君,这个女人就是暗子,陆隐要的就是名单上有她,给自己一个合理调查此女的机会,否则莫名其妙去调查奕君太不合理了。
尽管陆隐给出的调查原因有些牵强,但最后一句话没错,一切都要往坏的方面想,这句话可以解释很多事。
陆隐下令,天鉴府所有人的目标就是奕君,不管他们愿不愿意调查。
然而调查很不顺利,天鉴府能查到的只有关于奕君的外部消息,她本人直接无法见。
天鉴府也不能暴露身份明着调查她,否则不仅奕君有防备,遇到的阻碍也极大。
“奕君不是什么人想见就能见的,每天想见她的人太多了,除非我们说出天鉴府身份,明着调查她,否则不可能见她”,于皮苦恼。
关老大也道,“我倒是可以用其它身份见她,但要等,不知道等多久”。
“连你这个虚皓境巅峰都见不到,这女人排场挺大”,陆隐喃喃道。
关老大苦笑,“没办法,除非能在某一方面做到极致,否则想见奕君只能慢慢等”。
“极致?”,陆隐诧异,“什么意思?”。
“就是最的意思”,老者道,披头散发的,很是诡异,”比如同辈第一人,比如最强虚皓境,比如立下大功等等“。
“我闯过虚关,可行?”,陆隐问道。
此话一出,众人呆滞。
管府事愣神,“您,闯过虚关?”。
关老大咋舌,“那个闯过虚关的就是府主你?”。
陆隐道,“是我,应该可以吧”。
众人看陆隐目光又变了。

Categories
科幻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