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龍書庫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墨桑-第187章 比劃比劃閲讀

墨桑
小說推薦墨桑墨桑
穿过一个曲折的山洞,出来是一片小树林,走出小树林,眼前是一片宽阔整齐的夯土练武场。
练武场中间,四五十个年纪不一的孩子正在随着口令,一招一式的挥舞。
这些孩子中间,女孩子占了足有七成。
扔掉的孩子中,女孩子也是这样的比例吧。
李桑柔站在树林边上,看了一会儿,才跟上已经绕过半个练武场的米瞎子。
米瞎子绕到看着孩子训练的一个年青女子身后,见年青女子转头看向她,扬声问道:“你林师叔呢?”
“来了!”年青女子指了指米瞎子身后。
米瞎子身后的小树林里,林飒转过屋角,先看到了正从练武场对面绕过来的李桑柔。
李桑柔也看到她了,一脸笑,抬手冲她挥着。
林飒装着没看见,硬生生的拧过了头。
“林大姐!林大姐!是我!马云灿!我给你买了桂花云片糕!你最爱吃的桂花云片糕!”
黑马看到林飒,立刻高高举着那一大包点心,另一只手拼命挥着,时不时跳一下,声音高的后面一串儿的回音:“云片糕!云片糕!”
正看着孩子练武的年青女子噗的笑出了声。
练武场上的孩子们拧着头,看着连蹦带跳的黑马,笑的队形都乱了。
林飒从黑马瞪向李桑柔,立刻又移开目光,把头拧过去。
李桑柔干脆穿过练武场,经过那群孩子,冲她们挥了挥手,走到米瞎子旁边。
黑马在李桑柔之前,几步冲到林飒面前,将那一大包桂花云片糕递到林飒面前,一脸笑,“我问了小宋,小宋说你最爱吃这个。说是早上刚做的,你尝尝。”
“多谢。”林飒不情不愿的接过云片糕,背到身后。
“乌师兄让我带她四处看看。”米瞎子一脸干笑,看着林飒,小意的解释道。
“这里有什么好看的!”林飒生硬的拧着头,不往李桑柔那边看。
“特意来看望林姐姐。”李桑柔往旁边挪了一步,凑到林飒面前。
“这位姑娘是米师叔的朋友么?”年青女子打量着李桑柔,笑着解围道。
她这位林师叔性子太梗。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顺风速递的大当家。”米瞎子勉强介绍了句。
“我姓李,李桑柔,这是我几个兄弟,黑马,大头,蚂蚱。”李桑柔语笑盈盈,一一介绍。
“我也姓李!李启安。”李芍药笑起来。
“你这李,跟她这李,还真是一个李!”米瞎子从李桑柔斜向李启安。
李启安眉梢扬了起来。
“我这李,也是自己挑的。英雄所见略同。”李桑柔看着李启安笑道。
李启安失笑出声,“不敢当,我这个李,是乌师伯替我挑的。大当家和林师叔也是朋友?林师叔极少下山。”
“嗯。林姐姐对我很好。”李桑柔笑眯眯。
林飒忍不住白了李桑柔一眼。
“林师叔?”李启安看看一脸别扭的林飒,再看看笑眯眯的李桑柔,明显十分好奇,刚要问她们怎么认识的,却又咽了回去。
她这么直接问出来,有些冒失,也失礼。
“我们是前几天刚交的朋友,一见如故。”李桑柔打量着李启安,“你下山历练过?去过哪儿?”
“只到过南阳。”李启安有几分惊讶的答道。
看起来,这位大当家知道她们要历练的事儿,看起来对她们门内很熟悉。
她是谁?她怎么知道的?
“你林师叔也去过南阳。”李桑柔指了指林飒。
米瞎子瞪着李桑柔,林飒却是瞪向米瞎子。
“启明说,你说我不是你的对手,大当家要是不介意,咱们比划比划。”林飒从米瞎子看向李桑柔,一边说,一边将手里的云片糕塞到米瞎子怀里。
“我是说:我打不过你,不过你根本没机会在我面前施展。”李桑柔笑的眼弯弯,“你真想比划,也行,让我想想,该怎么比划。”
李桑柔左右看了看,从旁边树上折了根细细的树枝,滑出狭剑,几下削尖,拿着树枝挥了几下,看向李启安笑道:“有墨汁吗?”
“有。”李启安爽快应了句,看向那群好奇无比,伸长脖子看热闹的孩子,“明岩,磨一砚墨拿过来。”
“哎!”站在最前的高个女孩子答应一声,飞奔跑向旁边一排屋子。
片刻功夫,明岩捧着一砚墨过来。
李桑柔看向林飒,林飒从兵器架上挑了把木刀,握着木刀,沉着脸,看着李桑柔。
李桑柔一边笑,一边将树枝尖头在墨里蘸了蘸,走到林飒面前,“准备好了吗?”
“请!”林飒握刀抱拳,没等她提起刀,李桑柔滑步往前,手里的树枝在林飒脖子上扫过,一道清晰的墨痕画到了林飒脖子上。
林飒刚刚一步踏出,感觉到脖子上一抹凉意,一个怔神。
李启安唉了一声,“林师叔,你输了。”
“再来!”林飒憋着口气叫道。
“好啊。”李桑柔退后,重新蘸了墨。
这一回林飒不说请也不行礼了,挥刀就砍。
李桑柔侧身避过刀锋的同时,胳膊贴着林飒的胳膊,树枝再次划过林飒的脖子。
“林师叔你又输了。”李启安直瞪着林飒脖子上交错的两道墨痕。
这位大当家,太快太灵巧了!
“再来!”林飒一句再来,声音没落,李启安急忙叫道:“林师叔别用刀了,换枪试试!”
李桑柔后退一步,往兵器架指了指,示意林飒去换枪。
林飒沉着脸,犹豫了下,转身走向兵器架,换了杆枪头包棉的长枪。
林飒抖动长枪,刺向李桑柔,李桑柔避过枪尖,往前一步,贴着枪杆滑步往前,在林飒挥肘挡过来之前,树枝已经划在了林飒脖子上。
林飒简直要急眼了,掉转枪头,砸向李桑柔。
李桑柔仿佛被呼啸砸下的枪杆荡起的柳枝一般,往后飘退,一个旋身,树枝在砚台里蘸了墨汁,几乎没有任何停顿,树枝划个半圆,再次在林飒脖子上划了一道墨痕。
“林师叔,她太快了!”李启安话音没落,李桑柔已经又蘸了一回墨,在林飒脖子上,划下了第五道墨痕。
米瞎子蹲在旁边,一脸苦楚的看着憋屈无比的林飒。
黑马和大头、蚂蚱三个,挨着米瞎子蹲成一排,揣着手看的六只眼睛圆瞪。
他们还真是头一回这么清楚的看老大杀人。
之前,老大杀人的时候,他们也在杀人,顾不上看,就是看到一眼两眼,也是只能看到喷出的血。
老大这杀人,一点儿也不像杀人,真好看!
林飒抬手在脖子上抹了一把,看着手指上的黑墨,呆了片刻,转身低头,将手里的长枪放到兵器架上。
李桑柔随手扔了树枝。
“大当家身法真快!”李启安一声赞叹,好奇问道:“大当家杀过人吗?”
“嗯。”李桑柔笑着,只嗯了一声。
“她是个天生的杀手,真打她打不过你。”米瞎子凑到林飒身边,陪着小意安慰道。
“你说的对,是她手下留情,没跟我计较。”林飒垂头丧气。
“我头一眼看到姐姐,就觉得姐姐面善,怎么会跟姐姐计较呢。”李桑柔笑接道。
李启安看看林飒,再看看李桑柔,好奇无比,却一个字没多问。
“姐姐这里有茶吗?有点儿渴了。”李桑柔看着左右,笑问道。
“有。”林飒垂着头应了句,和李启安交待道:“我带她们去喝茶。”说着,转过身,往小树林走。
米瞎子揣着手跟在后面。
李桑柔冲李启安挥了挥手,跟在了米瞎子后面。
林飒的住处在一处小山崖上,两间石头墙茅草屋,西边就是凿平的山石,东边北边都贴着悬崖,房屋门朝南开,屋前有个两丈见方的小院。
院子里,靠着西边崖壁,搭出个小小的棚子,棚子下支着锅灶。
院子中间,摆着石桌竹椅,和十来盆兰草。
“坐吧。”林飒又从屋里拎了几把竹椅子出来,到棚子下,蹲在灶前,点火烧上水,进屋里拿了茶饼壶杯过来。
李桑柔接过茶饼,掰下一块,放进茶壶,林飒拎了滚水出来,倒进茶壶沏茶。
李桑柔端着茶,走到棚子下,仔细看着那个连通着屋里火炕的灶台。
灶台简单小巧,放着口四印小锅,四印小锅下面,是个大灶口,小锅旁边有只烧水的小炉口,小炉口下面,也有个灶口,灶口很小。
灶在这里,烟囱却竖在屋子后面,
看起来,大灶烧起来,可以顺便烧些热水,以及,温暖屋子。
那个小灶口,可以单独烧水,烧的时候,也可以顺便温暖屋子。
“山里都是这种灶,这个灶没什么,就是风道讲究,底下有个风口,都打开,比风箱还管用。”米瞎子踱过来,解释道。
李桑柔弯腰往下,仔细看了看,才转身回去坐下。
林飒沏了茶,就坐在石桌旁,双手捧着杯子,对着远山发呆。
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墨桑》-第187章 比劃比劃相伴
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墨桑 閒聽落花-第187章 比劃比劃鑒賞
“你有师门吗?”李桑柔刚坐回去,林飒看着李桑柔问道。
“没有,很小的时候,跟着师父打熬筋骨而已。”李桑柔看着林飒笑道。
“她是个天生的杀手,不能跟她比。”米瞎子接了句。
“嗯,我确实天生就比别人适合杀人,不过,”李桑柔敛了笑容,看着林飒,认真道:“你和我最大的区别,是目的不同。
我打熬筋骨,练功,所思所想,都是为了最快最省事的杀人,怎么快怎么来,怎么省事怎么来。
你呢?你为什么练功?你肯定不是为了杀人。”
“练功,先是强身健体……”
强身健体之后,林飒就卡住了。
从极小时,练功的时候,师父也都是说:要这样,才能击倒对方,要这样,才能制服对方,要这样,才能一刀命中,这些,不也是为了杀人么?
精华玄幻小說 墨桑-第187章 比劃比劃讀書
“山里的功夫,也是对阵用的。”米瞎子立刻接过话。
“也是对阵用的。”李桑柔慢慢噢了一声,“那就是说,也是杀人的功夫了。
杀人的功夫,光在练武场上,是练不出来的。
练武场上,只能练个身轻体健,反应敏捷。
真正杀人的功夫,得在杀人中练习,要么,你杀了别人,要么,你被别人杀死,这样生死之间的日子,过上十年八年,就练出来了。”
李桑柔看着林飒,笑眯眯,手指往练武场方向指了指,“刚才那几十个人,运气好的话,最后能活下来三个五个,运气不好,一个也活不下来。”
林飒瞪着李桑柔,呆了片刻,问道:“那你呢?”
“他刚才说了,我是个天生的杀手,就是这样,我也死过一回了,他救了我。”李桑柔冲米瞎子抬了抬下巴。
“不管什么事,只靠习学,念书,听别人说,都是纸上功夫,真到了对阵的时候,就像你和我。
我功夫远不如你,可要杀你,举手之劳。”
林飒紧紧抿着嘴,脸色微白,这个举手之劳,她已经见识过了,确实,就是举手而已。
米瞎子斜瞥着李桑柔,片刻,似有似无的哼了一声。
“我说的不对吗?”李桑柔听到了米瞎子那一声哼,立刻笑问道。
米瞎子没理她。
“林姐姐这功夫,不堪一击,你那位乌师兄的权谋计划,也跟林姐姐的功夫一样,自以为高明而已。”李桑柔不客气道。
“你怎么知道乌师兄是纸上功夫?乌师兄不是她。”米瞎子没好气道。
“你乌师兄要帮江陵城守城,送器械送图纸,送银钱辎重,或是送几个能打能杀的,至少得挑个像你这样的吧,把程善他们送过去干什么?当靶子吗?
就算我是个变数,不提。
你乌师兄难道没想过,南梁会不会嫌你们没有尽力,没有倾尽所有,干脆捉了程善宋启明,毒打审问,再过来把你们师门一锅端了,或是捉上一群人,带过去,囚禁起来,当奴隶来用。
这个,你们乌师兄想到过没有?要是想到了,是怎么布局的?打算怎么防范?”
李桑柔看着米瞎子,一连串儿问道。
“乌师兄当然想到了,怎么布局,怎么防范,肯定不能告诉你!”米瞎子下意识的往后挪了挪。
“我觉得他根本没想到。
上一任乌先生,带着你们在乱世中挣扎求存,也许能想到,能有本事应对。
至于你乌师兄,天下太平了二十多年了,你们不沾官府,大约也不沾江湖纷争,那就是远离世间最阴暗污秽的地方,这跟你林师姐这功夫,有什么分别?
你凭什么觉得他有本事应对?”
李桑柔极不客气道。
“不沾又不是远离!”米瞎子没好气道。
“算了,咱们不说这个了,你们觉得好,那就好。
天下万物,各有各的生存之道。”李桑柔端起杯子,往后靠在椅背上,自在抿茶。

Categories
言情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