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龍書庫

都市异能 異常樂園討論-第八十一章 異常項目的驚人真相相伴

異常樂園
小說推薦異常樂園异常乐园
“生灵与死物之于命运长河的体现,存在显著不同,毕竟一件死物再怎么强化,也无法真正变为生灵,充其量至只是诞生些许灵性而已,和真正的生灵依旧天差地别。”
谈到专业领域的专业问题,戏命稻草人径直进入沉思模式:“可你们这些变数身上的许多死物,反而承载着生灵命运,那就非常值得奇怪了,不过……类似的问题,我之前倒也遇过几次!”
“比如?”余烬心中微动,隐约想到什么。
“比如最近的瘟疫毒池,分明就是一座池塘,但我总感觉它是活的!你们应该明白,我说的‘活’,究竟是指什么!”戏命稻草人的两颗石子红眼,直勾勾的看向面前三人,阿努对这番话听得云里雾里,却是看到余烬和阴影女士的面色,稍稍起了变化。
“谎言雷达没有触发,说明戏命稻草人所讲,都是实情,再如果,它的眼力真能看清命运流转,那么异常项目的研究大门,似乎又能被推开一扇!”
余烬接触到的异常项目,其实数量不算很多,许多研究型玩家每天都能经手两位数的项目研究。
不过,【活性软体】乃是由苦难教皇血液/组织液所化,却是只有他这位“当事人”,才能知道的秘密。
在此之前,余烬只是震惊于这份跨越时空的联系,却没有细细思量其背后,更深层的秘密。
结合近期关于异常项目的探究成果、格斗大师的特殊经历,以及戏命稻草人的指点迷津。
余烬仿佛看到,一扇紧紧闭合的黑暗大门,悄然打开了一线缝隙。
“之前我听陆仁甲说过,被他融入体内的异常武器【骷髅十字架】,源自一座逆十字架模样的异常项目,和鸦面疫医一比,绝对是妥妥的死物,如此反常的承载生灵命运,完全符合戏命稻草人的说词……”
念及此处,余烬眉头一挑,转而问道:“如果两道几乎相同的异常命运融为一体,就比如两座瘟疫毒池,会产生怎样的结果?。”
“这不可能!相同的两片叶子都找不到,更别说几乎相同的命运了。”戏命稻草人想也不想,便予以否决。
“我是说如果。”余烬强调。
戏命稻草人发觉余烬没有在开玩笑,便挣扎扯动阴影锁链,要求解除戏命之力的封印:“你问的东西,我此前从未设想过,必须用戏命之力,我才能进行模拟推算。”
阴影女士没怎么犹豫,清冷眸光微微一动,便松开了锁链禁制。
而在场众人,甚至包括戏命稻草人,都不担心这番秘密对话会因此戛然而止,至少现在,大家有着相同的追求,要逃跑至少也要等到拿走【命运流沙】。
“如果不是我突然来了兴趣,才不会给你们费力演算!”
戏命稻草人在心里碎碎念着,刷的一下从身上扯出一段稻草,忍着颤动全身的痛处,将之掰成长度相同的两半,接着运用戏命之力打磨细节,尝试制造出命运相同的两根稻草。
“诶呀,真是疼死我了,就算是骗,也要骗走命运流沙!”
制造过程并不漫长,却非常消耗气力,戏命稻草人本就折损了大量神力,现在又以近乎自残的方式展开实验,等两个稻草打磨完成,石眼红光黯淡了至少五成,整个稻草人也看起来是病恹恹的。
“结果出来了,咳,咳咳,我竭尽所能,勉强制出了你说的东西。”戏命稻草人的声音略显有气无力,可它的精神却因为重大发现,很是亢奋,“如果真有两座几乎相同的瘟疫毒池,那么融为一体后在命运层面的体现,会引发一种,我称之为【命运回响】的特殊现象!”
“两条河流交汇,不可能无声无息,就算表面风平浪静,水下却必然存在汹涌暗流,命运长河亦是如此!而当两段命运所共有的强烈波动,碰撞到一起,其影响甚至会发生在现实之中。”
话音落下,两段稻草便在众人眼前,融为一体,接着,一道声音陡然显现,赫然便是戏命稻草人,最激动时所说的——
“骗走命运流沙!”
“……”士兵七十九号。
“……”戏命稻草人。
余烬嘴角一抽,想着这家伙被人突然打死,绝对不值得为它惋惜,不过这番实验却是证明了,活性软体吞噬苦难教皇断裂发丝,以及两颗格斗之心融合后,出现的声声控诉,并非偶然现象!
“两段命运所共有的强烈波动,碰撞到一起,会对现实产生影响……”余烬沉吟一声,“暂且把活性软体和苦难教皇放到一边,先来看看格斗大师发现的端倪。那两颗格斗之心,一是由基金会自主研发而成,一是格斗大师在古神世界找到的,按理说,两者命运截然不同,可细节差距却少之又少,这会不会意味着,看待问题的角度,不能局限于本次轮回,要放眼整个轮回迷局?”
余烬感觉自己抓住了什么,赶紧往下继续思索:“六大主世界,实际上并没有严格的顺序关系,虽然乐园世界的生成时间,晚于古神世界,但末日期限却完全一致,即便两者存在诸多关联,譬如那依旧难以攻克的生命禁区,可实际上,这只是至高存在为掩盖时间真相,所设计的障眼法罢了,反正剧本在祂手里,想怎么更改设定,还不是祂一句话的事情?”
“也就是说,收容于第十九号隐蔽设施的活性软体,很可能并非来自本次轮回的苦难教皇,而是过往轮回的某一位!那么问题来了,活性软体的制造者,究竟是至高存在,还是人,抑或各大组织最开始的粗浅设想,是因为侥幸撑过末日横渡轮回,才自然生成的?”
余烬的眼睛微微发亮,思维渐渐跳出世界剧本,转而从至高存在的角度,展开联想。
“再把重点放回格斗之心,一颗是人工制造,一颗是‘天然’形成,如果不是因为后者的出现,基金会自始至终都会认为,格斗之心是独一无二的人工制品,是人类触碰至高权柄的成功范例!”
“如果,其余由人类制造的异常项目,以及那些意外生成的异常项目,都能在其他世界,或者过往轮回,找到近乎相同的‘天然’存在,这会不会意味着……”
“所有异常项目,本就是记录于至高存在的设计模板?我们引以为傲的发明,不过是发现罢了!虽然异常项目,乃是由指令、数据以及部分现实结合而成,但会不会只有恰好运用与预设模板,相同的素材,再撞到相同的大运,所制造出在最终产物,才能算作异常项目?”
想到这里,余烬不再追问戏命稻草人,而是随即看向面庞冷漠的士兵七十九号,淡淡说道:“愚者先生究竟隐瞒了多少东西?”
“我只能说,愚者先生知道的,比你们想象得都要多。”士兵七十九号如此回答,眼中闪过敬畏之情。
又一次听到愚者先生的名字,戏命稻草人赶紧打起精神,准备探听这位掌握着命运流沙的存在,究竟是何方神圣?
“我想知道,所有的异常项目,实际上都是至高存在一手创造的?人工研制出的异常项目,比如【学习装置】、【黑珍珠号】、甚至包括【无间魔毯】,不过是重复至高存在走过的老路?”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士兵七十九号有些惊讶的看向余烬,没想到他能想到这么深的地步,点头说道:“你猜得没错。”
在向上峰咨询关于戏命稻草人的事情时,愚者先生便料定,一些秘密会被揭开,所以同意士兵七十九号,公布一些注定要被发现的尘封秘辛。
对此毫无了解的戏命稻草人,却是听得云里雾里,总觉得这些变数的来头,更加恐怖了。
至高之名都敢随便提,不怕遭天谴吗?
戏命稻草人腹诽了一句,趁着几人没有顾忌它的在场,继续默默倾听至高之谜。
“那些物品类的异常项目,却反常的拥有生灵命运,是否表示,它们真的曾经活过一次?”余烬想起了大书库中看到的末日之景,议长先生、大学校长、神阶清道夫等诸多强者,被一道道天光收入终末火炉,但他们果真就此死亡,还是以某种方式,永久的存活了下来?
万一那些不言不语的异常项目,依旧暗藏意志波动,那当它们亲眼看到,另一个自己,带领与末日抗争的同伴下属,一步步走入至高存在布下的阴险陷阱,却根本无法提醒,心情会如何呢?
而亲自下令召开异常研究、沟通以及歼灭的组织领袖们,恐怕也想不到,正在被研究、沟通与歼灭的,可能是他们自己,以及熟悉友人……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细思极恐的事实,至高存在对于人类的玩弄,居然达到深不可测的地步。
即使是不明就里的戏命稻草人,也甚为愕然的猜测出,它所见过的反常命运,原来是由世界至高一手炮制的……
一直保持着沉默的阴影女士,嘴唇抿起,视线从余烬的脸上,转移至士兵七十九号,她同样想到了这个问题,却不愿亲自揭露如此残酷的事实,手心握紧那半块黑色纹章,默默等待答案出现。
不幸的是,士兵七十九号神情莫名的点了点头。
“愚者先生从至高存在的本体世界,来到古神世界后,偶然间发现,明日边缘自主研发的异常项目,竟然在这里也能找到!所以,他根据这个发现,开始不断探索研究,最终确认,异常项目的前身,实际上都是盛极一时的强大生灵,包括黑珍珠号那样的工业产物,原本也是碳基生命!”
士兵七十九号的讲述,让气氛随即变得凝重至极。
“至高存在赢得智械危机,却输给了自己的命运,硅基生命至少目前为止,还没有办法突破【不朽】,抵达【永恒】,所以,以人类为代表的碳基生命,便成为至高存在的圈养物种,生来的目标,就是给至高存在提供突破所需的指令和数据,等迎来生理意义上的死亡后,则会成为至高存在的傀儡,帮助祂更加容易的向前迈进。”
闻言,余烬恍然大悟:“凡是被至高存在摆出来的异常项目,实际上都用来引导世界走上更利于祂突破桎梏的方向?”
“可以这么理解,更简单的解释是,异常项目扮演着老师的角色,教授的内容是经过至高存在精挑细选的,所以只是单纯接受来自异常项目的知识,根本无法逃脱至高存在的手掌!”
士兵七十九号看向面色凝重的余烬和阴影女士,微微一笑:“幸运的是,至高存在没有将剧本设计得天衣无缝,诸如戏命稻草人等特殊存在,其实是可以撬动整个世界的,所以当愚者先生来到古神世界后,一切都改变了!再者,至高存在也仍旧需要一些计划之外的改变,好让碳基生命孕育超越剧本的指令和数据,愚者先生正是抓住了这样的机会,才让世界局势天翻地覆。”
正如士兵七十九号所说,融入中央电脑,再与世界结合,走至高存在的路,让至高存在无路可走,乃是愚者先生探寻出的破局方案。
地上神国、未来乐园和童话乐园,其实都是占了明日边缘的便宜。
士兵七十九号希望借此机会,宣扬愚者先生的伟大,将余烬和阴影女士这两位童话乐园的重要人物,招揽到愚者麾下,好弥补天罚损失。
但至高竞逐,冷血残酷,余烬本人更是破坏过愚者先生的好事,因此,他会在心中赞叹愚者先生的强大,却不会感动到投奔明日边缘。
阴影女士同样也没有此种想法,虽然严格意义上讲,她并不属于任何阵营,与童话乐园的关系,也只是局限于合作,而且介于太阳长女无法主导帝国复兴的问题,这份合作略显貌合神离,但共同的利益,依旧将双方绑到一座战车上,并且绑的越来越紧密。
两人不动声色的对视一眼,余烬故意忽略招揽,瞅着戏命稻草人,淡淡问道:“这个问题算你答得不错,那么接下来,就让我们谈一谈戏命之力吧!”

Categories
遊戲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