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龍書庫

玄幻小說 諸天最強大佬 線上看-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師徒名分熱推

諸天最強大佬
小說推薦諸天最強大佬诸天最强大佬
道人微微一笑,神色郑重的道:“吾乃截教弟子,算的与令千金有一段师徒缘分,特来见侯爷,不知侯爷可愿让令千金拜于吾门下。”
苏护也是有见识的,尤其是大商军中乃至地方,许多截教弟子都在大商听用,哪怕是苏护手下其实也有截教弟子的存在,所以说对于截教,苏护还是有着相当的了解的。
尽管说截教当中也有一些良莠不齐的存在,可是相对来说,截教弟子的招牌还是相当的响亮的,尤其是在苏护眼中,眼前这道人的卖相还是相当之好的,一看就像是一位得道高人。
苏护只是稍稍沉吟了一下便冲着道人点了点头道:“既然乃是小女同仙长之间的缘分,那么苏护自是乐于见成,不知仙长何日前来苏府,也好定下师徒名分。”
自家爱女若是能够拜在截教门下的话,未尝不是一件幸事,苏护甚至考虑着等到爱女拜师之时,他要好好的宴请四方宾朋前来观礼。
似乎是猜到了苏护的心思一般,道人却是冲着苏护笑道:“贫道之所以于梦中同侯爷相会,其实便是不想让此事太过招摇,最好是不要让其他人知晓,如此对令千金方才有益无害!”
苏护闻言不由的愣了一下,诧异的看了道人一眼,似乎是不太明白对方为什么会这么说,收徒这么大的事情,难道不该是昭告四方,让所有人都知晓吗,怎么眼前这位仙长却是要他保守秘密呢。
这道人不是别人,正是楚毅。
别人不知道苏护之女是何人,但是楚毅却是知晓啊。
说来苏妲己却也是一个可怜人,正因为生的花容月貌,为帝辛所看重,结果却是在入宫的途中被女娲娘娘派遣祸乱大商的九尾狐所害,留下了千古骂名。
想苏妲己那也是一方诸侯之女,自小接受教导,结果为妖魔所害,甚至连死后都要背负骂名。
既然打定了主意要尝试着改变封神的结果,那么做为封神大劫当中极其重要的一枚棋子,楚毅要是不先下手的话,那么楚毅还能选择谁人下手。
毕竟想苏妲己这般轻易的便可收为弟子的存在可是不多,尤其对方在封神大劫当中还有这极其重要的作用。
看了满脸不解的苏护一眼,楚毅神色郑重的道:“令千金命中有一劫数,此劫数关系其生死,若是不能度过的话,怕是令千金便要就此魂飞魄散……”
被吓了一跳的苏护带着几分怀疑看着楚毅,可是楚毅脸上的凝重之色却是让苏护下意识的相信了楚毅的一番话,同时向着楚毅哀求道:“还请仙长能够救救小女!”
楚毅颔首道:“既然令千金拜入本尊门下,那么本尊自然不会坐视令千金遭劫,然而令千金之劫数非同一般,纵然是本尊若是一个不小心的话都未必能够化解得了,所以为免出现什么意外,令千金拜入本尊门下之事,最好是不要让其余之人知晓。”
苏护这会儿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冲着楚毅连连点头道:“苏护记下了,仙长尽管放心便是,关于小女拜师之事,除了小女与在下之外,苏某绝对不会告知其他任何人,哪怕是夫人也不例外。”
楚毅点了点头道:“如此甚好!”
同时楚毅向着苏护又道:“明日贫道会亲往侯爷府上收令千金为弟子。”
看着楚毅的身影正在渐渐的淡去,苏护连忙向着楚毅的身影道:“苏护明日定于府上恭迎仙长大驾光临。”
书房之中,疲惫不堪的苏护猛然之间自梦中醒转过来,不过很快苏护便是精神为之一震,梦中所经历之事却是清晰的浮现于心底。
如果说只是普通做梦的话,苏护也不会放在心上,可是那梦境实在是太过清晰真实了,这让苏护不禁怀疑自己于梦中所经历的一番,难不成是真实发生的吗?
苏护之所以不怎么怀疑自己的梦境,实在是他知晓对于一些仙神之流,引人入梦不过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那梦境如此的真实清晰,只怕真的是真的。
深吸一口气,苏护眼中闪过一抹精芒,低声呢喃道:“是真是假,明日便可知晓。”
不过苏护却是唤来侍从吩咐了一番,然后取来笔墨,却是于一方兽皮之上涂画了起来,如果说楚毅看到苏护在那兽皮之上的涂画的话就会发现,苏护竟然是在涂画他在苏护梦中的模样。
一阵脚步声传来,很快就见一名将领出现在书房门口处。
做为苏护手下大将,身为督粮官的郑伦正一脸郑重的立于书房门前,而苏护仿佛是听到了郑伦的脚步声一般,抬起头来冲着房门之外的郑伦开口道:“郑将军还请进来叙话!”
郑伦听了苏护的话大步走进房间当中,然后冲着苏护便是一礼道:“末将郑伦,拜见侯爷,不知侯爷明人召某前来,可是有什么事情吗?”
郑伦显然颇有些好奇,天色已晚,再加上苏护为了爱女设宴已经折腾了大半天,正常情况下这个时候苏护应该是早早歇息了才是。
偏偏苏护却是派人将他请了过来,说是有要事相商,这如何不让郑伦心生好奇。
苏护将手中笔墨放下,抬头看向郑伦道:“郑将军,我记得你似乎是截教门下弟子!不知对否?”
郑伦只是愣了一下,当即便点了点头道:“回侯爷话,末将昔日曾拜西昆仑度厄真人为师,不过后来下山之后,又拜在截教吕岳门下,所以说末将的确可算的上是截教弟子。”
苏护闻言微微点了点头道:“郑将军你且来看,本候所画之人,你可识得否?”
说着苏护将其方才所画的兽皮推到了郑伦面前,郑伦的目光落在那一张兽皮之上,当看到兽皮之上那一道身影的时候,郑伦不由的眼睛一亮,脸上带着几分惊讶之色,几乎是惊呼出声道:“这……这竟然是楚师叔!”
显然郑伦一眼便认出了楚毅来,截教弟子实在是太多了,如果说是其他人的话,郑伦还真的未必能够认出,可是对于楚毅,郑伦却是有缘曾经在听通天教主讲道之时见过一面。
只是一面,郑伦却是将楚毅的相貌给记了下来,所以说当他看到苏护在那兽皮之上所画之人竟然是楚毅的时候,郑伦下意识的呆了一下,惊呼了一声。
苏护将郑伦请来,其实目的便是为了判断楚毅的身份是否属实,如果说楚毅非是截教弟子的话,那么楚毅的一番话全部都是谎言,他自然不会允许自己爱女拜在对方的门下。
既然如今郑伦认出了楚毅的身份来,确定对方便是截教弟子,而非是如他所担忧的一般乃是妖魔鬼怪之类,苏护一颗心便放了下去,脸上露出几分轻松之色。
郑伦却是颇为好奇的看着苏护道:“侯爷,楚师叔身份可是非同一般,不曾想侯爷竟然见过楚师叔……”
苏护不是傻子,只看郑伦的反应多多少少也能猜到楚毅的身份只怕是不简单,否则的话提及楚毅的时候,郑伦也不可能会是这般的反应。
心中一动,苏护看着郑伦道:“郑将军,你可否将关于你这位师叔的消息告知本候?”
尽管说郑伦不太清楚苏护为什么对楚毅这么感兴趣,但是关于楚毅的一些消息,又非是什么隐秘,既然苏护想要知晓,他自然是知无不言,将他所知晓的关于楚毅的一些消息统统说了出来。
而对楚毅有了一番了解,苏护这才知晓楚毅在截教当中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影响力,而内心深处则是泛起了几分喜悦来。
如果说楚毅先前的一番话并非是在骗他的话,那么楚毅做为截教关门弟子的身份自然不会胡乱欺骗于他,那也就是说他那刚刚得到的女儿将来真的会有一劫。
无论如何都要让妲己拜在对方门下!
苏护心中闪过这般的念头,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与打算。
郑伦看着苏护脸上的神色变幻不定,心中自然好奇,但是苏护已经是答应了楚毅不会将其中任何消息外泄,所以那澎湃是郑伦再如何的好奇,苏护也不可能告知。
摆了摆手示意郑伦退下,苏护这才坐在那里吐出一口浊气,眼中闪烁着精芒。
第二日,也就是楚毅在梦中同苏护约定的时间。
而苏护这会儿却是将需要处理的公务统统押后,像他这般的举动却是相当少见,甚至引来了夫人前来问询,在确定苏护没有什么事之后,这才算是没有跑来叨扰苏护,使得苏护可以呆在书房当中等候楚毅到来。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不过书房当中除了苏护之外,尚且还有一名婴孩躺在那里,不用说这婴孩便是未来的苏妲己。
既然要拜师,那么苏妲己必然是要在场的,否则的话又如何拜师,因此苏护特意让人将苏妲己带了过来,不然的话,若是等到楚毅赶来,见不到苏妲己的话,岂不是显得他根本就没有什么诚意。
虽然说苏护命人将苏妲己带到书房之中的举动很是古怪,但是迫于苏护在府中的权威,自然是没有谁敢质疑、阻拦。
等到楚毅的身影出现在书房当中的时候,正在书房当中逗弄婴孩的苏护第一时间便察觉到房间当中多了一人出来。
转过身来看向楚毅的时候,苏护眼中闪过一抹精芒,果然是同自己在梦中所见没有什么区别。
再加上苏护又从郑伦那里验证了楚毅的身份,甚至对楚毅不再如昨夜入梦之时一般一无所知,如今再看楚毅,苏护自是明白自己爱女能够拜在楚毅的门下,那绝对可以算得上是其一场造化。
因此苏护看向楚毅的时候,眼中没有了防备与疏离,反倒是多了几分亲近,苏护的变化自然是引来楚毅的疑惑。
楚毅毕竟没有掐算天机的本事和能力,自是不知道苏护已经从手下督粮官郑伦那里知晓了他的许多信息。
微微拱手,楚毅向着苏护道:“方外之人,楚毅见过冀州侯!”
苏护连忙向着楚毅拱手道:“仙长实在是客气了,仙长亲临,礼当由本候大开中门,亲迎仙长入府才是。”
微微摆了摆手,楚毅道:“侯爷莫不是忘了楚某先前所言了吗,此番楚某前来苏府之事,当是你知我知,莫要泄露了消息,为他人所知晓才是。”
苏护笑道:“苏护如何不记得仙长的叮嘱,所以特意命人提前将小女带来此处,所以除了本候之外,也只有小女在此,不会有其他人知晓此间之事。”
楚毅点了点头,目光自然是落在了边上正躺在那里,用一双水灵灵的眸子盯着自己的婴孩。
虽然说婴孩状态的苏妲己看不出未来倾国倾城的风华,但是五官之间却是秀丽无比,一看便是美人胚子。
仿佛是见到楚毅向她看了过来,躺在那里的苏妲己不由的挥舞着小手,咯咯的笑了起来。
将爱女的举动看在眼中,苏护自然是心中生出几分欢喜来,自家女儿见到楚毅的举动仿佛是印证了楚毅的话一般。双方或许真的有着冥冥之中的缘分也未可知。
说到底苏护对于楚毅所言多少是有几分怀疑的,这也是正常,如果说楚毅说什么他就信什么的话,恐怕他也不可能坐稳一方诸侯之位了。
只听得苏护笑着道:“看来小女同仙长师徒之缘当真是天定啊!”
楚毅心知自己所言的师徒缘分不过是他用来忽悠苏护的一番谎言罢了,不过如今不管是谎言也罢,还是真的同苏妲己有缘也罢,他本来就是奔着苏妲己而来,哪怕是假的,今日过后,那也能成了真的。
好一个苏护,准备的还真是足够齐全的,拜师所需要准备的一些东西,苏护早早的便已经命人备齐。
此刻苏护向着楚毅道:“仙长,眼下吉时已至,小女当行礼拜师才是。”
说话之间,苏护探手向着苏妲己凌空一抓,顿时将小人儿自小床之上抓了出来,凌空悬于半空之间。

Categories
科幻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