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龍書庫

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這是我的星球討論-第二百八十六章 竦長劍兮相伴

這是我的星球
小說推薦這是我的星球这是我的星球
少司命住进了王宫。
妖王很是憨憨自来熟,亲热得很;倒是那位无相人马娘一直警惕地盯着,少司命并不在意人马娘的警惕,倒是对妖王的态度很感兴趣。
她的态度可能有某种前因,也可能含有一些特殊的试探,少司命左想右想都不觉得一位妖王真能这么憨,何况那还是狐族,著名的聪明族群。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這是我的星球 愛下-第二百八十六章 竦長劍兮熱推
不管怎么警惕防备试探,少司命并不在意,一位太清怎么可能在意这种事情,她只是来看看“他的新球”,感受一下他现在所处的环境和人物。
她已经可以确定,这颗星球与夏归玄必有莫大关联,光是看这位妖王和人马娘那一身的修行几乎完全是夏归玄的修行之法衍生就明白了,至少有他的传承,很像是他把自己的道演化三千,分而授之,广布门徒的样子。
如此强烈的关联,当然是不可能神识扫一下看看情况就走的,得住一段时间去了解点滴。
了解他所处的一切,了解他为什么会在这里驻留,了解他现在的想法。
也能够感觉自己离他更近一点。
“衣衣姐姐你就先住这间哈,我让人给你送一个新的手表来研究。”
“劳烦陛下了,不敢当姐姐之称……”
“你都晖阳了,闭关都几百年了,当然是姐姐啊,难道是奶奶?”
“……那还是姐姐吧。”
“就这样啦,我有点事先出去一下。”
“陛下自有大事要做,不敢叨扰。”
殷筱如笑吟吟地离开这个寝宫,转到外面,商照夜就紧张地揪着她道:“陛下,你是不是因为捡过一个父神就飘了,谁都能随随便便往宫中捡的吗?你现在身份不一样,盯着你想搞事的人不可能少,她的底细我们还没有好好调查过,起码要查过再说的啊!”
殷筱如微微一笑,扯着她飞速跑了好远,到了自己的寝殿防护最深之处,才小心传念:“可是商姐姐……这位姐姐,我曾见过的啊。”
商照夜傻了:“哈?”
殷筱如道:“在sindy的生态园竹楼,大厅就挂着九幅人物像,其中一幅和这位姐姐很像很像……嗯,虽然那种画更重意而不重形,非说一样的话算不上,但真的感觉很像啊……然后胖虎冲她喊妈妈,胖虎修行的灵气是别人的,这好像对上了。”
商照夜不知道还有这些故事,低声问:“故交?还是宿敌?”
“从sindy的表现看……”殷筱如托腮:“那是老情人吧,但是感觉闹翻了似的,可是sindy还是很喜欢她。”
顿了顿,强调:“比喜欢我,感觉更喜欢她,那像是白月光。虽然sindy嘴硬不承认。”
商照夜:“……”
就这你还留她住这儿,难道不是想办法弄死她?
“如果真是这位,那估计不是无相圆满就是太清,反正绝对是一位仙神。”殷筱如悠悠叹了口气:“你说,为什么我随便往家里一捡,就是个太清?”
商照夜也有些无语,您这运势真的诡异,真是先王的大气运术能造成的吗?先王给自己加鸿运也加不了这么夸张的级别啊,会夭寿的。
殷筱如叹气道:“所以啊,无论她说是晖阳还是虎族还是什么刚出关的,她说啥就是啥,没必要查了……她如果一定要装,跑去给虎族注入记忆伪装有她存在过,估计都不奇怪的,咱们还是别坑人家虎族了。”
“不是……”商照夜奇道:“你就不怕她发现了你和父神的关系,反而要弄死你?”
殷筱如抬头想了好一阵子,轻声道:“因为一个让sindy念念不忘的女人,不会是这样的人。”
“就不能因为她很坏,所以父神才没和她在一起?”
“那就……一起看看呗。”殷筱如笑笑:“如果她是太清,你也保护不了我,不如坦然。”
商照夜看了她老半天,终于摇摇头:“说你不憨吧,却还是心宽傻大胆。”
“喂,我是你的大王。”
商照夜翻了个白眼:“你刚还冲着我喊妈,和胖虎有什么两样。”
“你也可以喊我妈,不就补回来了……”
“我为什么要补回这个啊!”
“诶,商姐姐,你说,这位跑这里来,我们要用怎样的方针对待?两个选择哈,一,让她觉得sindy变了,女人一大堆,渣男本渣,伤心离去……”
“……这不是事实?你还想怎么遮掩?全天下都是他的视频,藏都来不及。”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這是我的星球-第二百八十六章 竦長劍兮閲讀
“所以没有二了!”殷筱如转头喊宫女:“去给客人送一个新手表,里面什么软件都不重要,关键的是必须有视频软件,把夏先生的视频置顶,哦对了,摩耶刚刚送来的凌墨雪新专辑,里面那个MV挺唯美哒,去给客人播新歌听听,记得循环。”
宫女:“?”
夏先生不是王妃吗?
“客人问起,别说你认识这位夏先生哈,我也不认识他,就说是个人类明星,很多绯闻,什么游戏里的眼镜娘啊,大明星凌墨雪啊,副帅焱无月啊,殷家那个很漂亮的殷小姐啊,等等……”
宫女:“……”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殷小姐不是你自己吗!
算了,这位陛下从来古里古怪。
小宫女敲开了少司命的客殿,说是来送手表的,然后又搬了一个三维影像播放器进来,说是让客人听歌休息。少司命起初没有在意,一股子科技感总让她感到违和无比,总是在想,当初太康如果醒来看见这副模样,会是什么表情?
太康的话……少司命出神地想了想,觉得他应该会觉得很有趣。
漫长的修行,战斗,感悟,历练……重复几万年的生涯一定是会厌倦的,是会迷茫的,各类文明的观摩和探索反而是能刺激他乐趣的东西吧。
也是道途更进的一环?
正这么想着,悠扬的古风音乐响起,少司命转头看去,三维影像播放器中出现了漫天飞雪,一位古装少女正在雪中舞剑。
美丽,清冷,剑骨自成。
少司命倒是有些惊奇,人类?这星球的人类也有剑修?还修到了如此境地,已窥乾元。
她的血脉……有点怪异……只从影像判断不清,看来可以去找这位姑娘聊聊,她说不定认识……
想法仿佛被切断,少司命已经看见了太康。
那一刻少司命的心跳都差点停滞。
她从来没有想过,会这么突兀地,看见了不知多久未见的他。
他在漫天飞雪之中负手而立,神情有些邪气的笑意,正在看着少女舞剑。
依然是那样的眉目,依然是那一身装束。
东皇法衣……她亲手织就,送他登基之仪。
原来他还穿着么?
那一战没有损毁么?明明记得也打破了的……
还是……他修复了?然后穿着,直到如今。
少司命怔怔地看着,看影像中的“他”,正在教少女剑意,枯木逢春,点石成金,长虹贯日,万剑归一……
他本不会剑法的。
他的剑是跟她学的。
竦长剑兮拥幼艾,荪独宜兮为民正。
那是她少司命的剑意。
看着飞雪之中的影像,就像看着当初自己与他的过往,同样的雪峰料峭,同样的遍地皑皑,积雪之中,自己在展示:“太康,记住这一剑,最是适配轩辕。”
心神正有些恍惚,影像中的场景已变。
夏归玄浑身浴血地躺在女徒弟怀里,女徒弟流着泪水,吻上了他的唇。
少司命瞪大了眼睛:“等、等一下!”

Categories
仙俠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