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龍書庫

超棒的言情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第四百零六章 她流產了鑒賞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小說推薦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作精总裁他后来翻车了
“靳珩深,你干嘛要追过来,你的出现总是能把我弄得一团糟,我本来可以没有压力,平淡过一生……”
想着想着,夏岑兮忍不住掉了眼泪。
她的脑海里,全是靳珩深的身影,怎么也挥散不去。
最后,麻木的夏岑兮,带着麻木的心,收拾了桌子,打扫好了卫生就来到了安宁的房间。
“妈咪,怎么了,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正在玩玩具的安宁见夏岑兮进来了,便站起来拉着夏岑兮的手。
见安宁今天格外的黏自己,夏岑兮心一软,本来的烦躁也少了很多。
她坐在安宁的小床上,摸着他的头道:“妈咪想着很久没和宁宁睡了,就想着今晚和宁宁睡觉,好吗?”
安宁眼睛亮了,笑着说:“当然好啊,我好几次想和妈咪睡,都被驳回了。”他嘟着嘴巴,格外的不开心:“虽然安宁需要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孩子,但是也想一直和妈妈在一起……”
见安宁这么可爱的样子,夏岑兮又喜又悲,但还是很好地收了自己的情绪。
“妈咪,你是不是还在为那件事不高兴啊?”
安宁看夏岑兮的笑有些勉强,就怕她还在纠结那件事,心里也后悔,不该问妈咪这件事的。
看安宁都皱着眉,夏岑兮把他抱进怀里,才觉得有了安全感:“没事,妈咪没有怪你,也是妈咪的不好,一直没有和你说你爹地的事,乖。”
“妈咪,宁宁只要妈咪,有没有爹地都没有关系,我只想妈咪好好的,毕竟是妈咪一直在我的身边,对我好的也是妈咪。”
听到安宁这么说,夏岑兮觉得心里暖暖的,更加抱紧了他。
关于靳珩深的事,她想她应该有了想法, 但是还需要时间来让她准备,能让她以一个好的姿态来面对靳珩深。
这么想着,看了看怀里的安宁,夏岑兮就觉得足够了,她要的只是平静的生活,要的也只是安宁。
她不会再和以前那样陷得太深,会慢慢从这段感情中走出来,及时止损的道理她懂,所以她更不能做那些没必要的事。
怀里的安宁已经睡着,夏岑兮的心却开始明朗起来。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靳珩深这边。
偶遇了那个酷似自己的小孩之后,靳珩深就一直心神不宁。
他回到宾馆里,依旧是静不下心,不停的在房间里兜着圈子。
眼前浮现的是那个酷似夏岑兮的女人,还有那个一眼看去就和自己如出一辙的小孩子。
一想到夏岑兮这么多年带着孩子在外奔波,他的心头微涩。
每每想到当年的那些事情,他就恨不得扇自己一个嘴巴。
为什么没有冷静下来多问问,给她一点耐心?
他都不敢想象,这么多年夏岑兮带着孩子,都经历了什么。
当时夏岑兮离开的时候,把艾希交了出去,手里也没有个存款,也就是说离国之后的日子他都是从零开始。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線上看-第四百零六章 她流產了分享
靳珩深闭上了双眼,再次睁开眼睛时,双眼里满是泪水。
超棒的都市小说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笔趣-第四百零六章 她流產了展示
孩子……
猛然间,他忽然想到了那张小孩子的脸,整个人在一次精神的起来。
世上没有这么巧的事,哪里会有异国他乡,长相还和他如此相似的孩子?
如果说和他没关系,他定是不信的。
想到这儿,他这才后知后觉的拿起了手机,一脸焦急的打给了王景恒。
“喂,王景恒帮我调查一下,我今天在s国遇见了个孩子,我需要知道他所有的信息,包括他的父母。”
他神色冷静,沉吟道。
这个孩子,绝对是有问题的!
对面的王景恒听见这么一番话,顿时有些头大,s国这么多人,找一个孩子,何谈容易?
不过他还是硬着头皮,对着电话例行公事的询问:“好的,靳总,麻烦您形容一下,想调查孩子的长相,还有出没的位置,我这边好做筛选。”
“出没的位置,就在我这家酒店的附近,至于长相的话……”
靳珩深沉思片刻,随即果断的回答:“和我长得一模一样。”
说完这句之后,靳珩深觉得还不够,又忍不住补充到:“如果还不明白,可以找一下我儿时的照片,应该和那个差不了多少。”
好看的都市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第四百零六章 她流產了推薦
和靳珩深长相一模一样的孩子?王景恒听到这个消息也是为之一震。
“还有其他的吗?靳总。”
“没有了,反正就是和我很像。”听他说完这话,王景恒沉默了。
“那个孩子眉眼之间,真的和我太相像了。我完全有理由怀疑,他就是当年夏岑兮带走的那个孩子!”
王景恒听着靳珩深这样的陈述,内心也是格外的复杂。
靳珩深说的这些,和他刚拿到的消息,大相径庭,简直是背道而驰。
他犹豫了片刻,还是对着电话惨痛的说出了一件事:“靳总,之前你要我调查的眼下有些眉目了,正是关于夏夏小姐的。”
“夏小姐当年到国外以后,第一件事情是修改名字,第二件事情则是去了医院,因为改名的文件没有批下来,所以还留着她夏岑兮的档案。”
“去了医院?”靳珩深蹙起眉头,一下飞机就去,难不成是患上了什么疾病?
“她去医院干什么去了?”
“这已经是几年前的事情了,记录的并不清楚。”王景恒语气谨慎,小心的斟酌着词句:“档案也只有这些。档案里面显示,当年夏岑兮去的是妇产科。”
越往后说,王景恒的语气就越发的小心翼翼。
“而且,还有一个流产的挂科记录。”
“其他的信息很模糊,不过这个很清晰,因为是异国的流产手术,所以记载的很清楚。”
“也就是说,当年的夏小姐曾经可能流过产。您今天看到的,很可能并不是您的孩子,只是个……偶然。”
王景恒咬了咬牙,还是把这一句话给说了出来。
听到这么一句话,靳珩深如遭雷劈一般站在了原地。
她当年,选择了流产?
靳珩深声音低沉,语气冰冷:“所以,你是说今天我遇到的,是别人的孩子?”
“……对的,靳总。”
听着靳珩深语气之中的阴冷,王景恒的冷汗忍不住的往下掉!

Categories
現言小說